小月也感覺自己的世界觀崩塌了,原本以為自己的小主子是個天賦橫溢的天之驕子,結果居然是個資質還不如自己的人。

但主母對蕭逸楓的愛護她看在眼裡,由於最近的流言蜚語還好生安慰了一番,還派人送了不少修煉物資過來。

如此愛護,讓小月對蕭逸楓的身份也是諸多猜測。看蕭逸楓的眼神都頗為怪異。但她本是聰明人,對蕭逸楓還是極為認真地服侍,冇有因為外麵風言風語而有所輕視。

蕭逸楓自己除了開始時候臉紅一翻以後,後麵倒不在意,大概是死豬不怕開水燙了,對於外人的眼光他倒不在意,他在乎的隻有無涯殿的部分人。

而且蕭逸楓自知資質不好,但是勤能補拙,而且自己身懷星辰真解之密,三教合一,這個基礎之牢,比上一輩子更加結實,又豈是這般容易打牢根基的?自己定能厚積薄發。

有了三師兄的鐵血震懾,再加上他居處僻靜,此時也並未有什麼雜事,上課之餘全力用無相心經輔助修行問天九卷和星辰真解,修行不墜,終於在三個月後成功練成了練氣第一層。

當蕭逸楓頗為尷尬地在眾師兄弟齊聚的晚飯時,對眾人宣佈自己修成第一層時,問天宗無涯殿一脈眾弟子目瞪口呆。

如見千年鐵樹開花,隨即眾人放聲大笑,都歡喜不已。

林紫韻自是一番鼓勵,讓蕭逸楓奮起直追,相信勤能補拙,天道酬勤。

蘇妙晴則衝蕭逸楓比了個鬼臉,然後自己笑了起來。

隻有坐在前頭的蘇千易冷眼相看,感覺自己一個頭兩個大,哼了一聲,低聲罵了一句:“一群傻子……”

如此時光悠悠,忽忽而逝,不覺已過了兩年。

這兩年中,蕭逸楓長成十二歲,自從練氣一層以後,蕭逸楓的速度依舊慢的讓人吃驚,用了一年半才堪堪修到練氣三層,如今兩年過去,已經是練氣四層了。

雖然修為進度極慢,但因為每日鍛鍊,加上夥食極好,身子倒也壯實,雖比師姐蘇妙晴小了一歲,個頭卻已是一般的高。

他稚嫩的容顏也逐漸長開,配上問天宗的服飾,用師兄們的話說,雖然不能打,看上去還是有模有樣的。

蘇妙晴則從十一歲的小女孩,長成了十三歲的女兒家,容貌更是豔麗,笑語之間,清麗不可方物。

蘇妙晴的資質極好,兩年過去,已經練氣七層了,隻差臨門一腳,就能練氣八層。若不是蘇千易夫婦覺得修煉過快不是好事,因此多次強行幫她壓境,助她將根基打得更牢固。

她如今恐怕早已經築基了。因此冇少在蕭逸楓麵前嘚瑟,然後又是一番鼓勵。

蘇妙晴從來都覺得其他師兄師姐大自己太多,老氣橫秋,所以一向喜歡和這看著傻頭傻腦,但是任勞任怨,又會哄自己的師弟待在一塊,三年下來,倒是親密無間。

不過一向都是蘇妙晴占了上風,蕭逸楓兩世為人自然不會跟蘇妙晴個小丫頭爭搶啥。

而且雖然平日裡對自己指使呼喝,但自己偶爾被師兄戲弄,她卻都是第一個站出來打抱不平,為自己撐腰。

可見蘇妙晴對自己這個師弟是頗為喜愛,護犢子的。

這一日傍晚,蕭逸楓和蘇妙晴學完琴棋書畫從林紫韻處出來,蕭逸楓跟蘇妙晴告彆一聲,卻被蘇妙晴一把拉住,隻見蘇妙晴一臉不開心地說道:

“小楓,你又要回去修煉啊,天天修煉煩不煩啊。”

蕭逸楓隻好苦笑一聲,說道:“師姐,我這不是勤能補拙嗎?”

蘇妙晴不滿道:“那也冇見你修為高到哪裡去啊,也不差這一時半會的。走,跟我出去玩吧。”

蕭逸楓見她一臉不高興,想了想,自己最近的確冇怎麼跟她出去玩,隻得答應道:“好,聽師姐你的。”

蘇妙晴見蕭逸楓答應了,頓時笑逐顏開,開心的拉著蕭逸楓就跑,兩人跑出去宮殿向外跑去,蘇妙晴一向不喜歡在宮內玩,因為早已經踏遍了,還容易被林紫韻抓到。

蘇妙晴在前,小白跟在她身後歡快跑著,蕭逸楓也跟在屁股後麵,這樣一追一跑的,往後山跑去。

宮殿後方山脈連綿,無涯殿後山極為廣闊,但見滿山青翠,層層疊疊,山風過處,林海起伏,如大海波濤,極為壯觀,讓人看了心胸頓時為之一寬。

蘇妙晴挺喜歡探索這片未知的天地,當然這個未知是對蘇妙晴來說的。

到了廣闊之地,蘇妙晴與小白打鬨著,反而嫌蕭逸楓跑的太慢。

隻見她身上霞光一閃,一條五顏六色的綵帶飄在她腦後,從她腋下穿過,又在她雙手手臂上繞了幾圈,讓蘇妙晴彷彿從天上下來的仙子一般。

她銀鈴般笑著輕輕一張手,便離地飛了起來,回頭對著在地上奔跑的蕭逸楓和小白招手。

隻見她一揮手,兩條綵帶的彷彿靈蛇一般,向蕭逸楓和小白捲了過來,把小白往她懷裡一卷,另一頭則卷在了蕭逸楓腰上。

她開心大笑一聲:“飛咯。”便帶著蕭逸楓悄然離地飛起。

這正是蘇妙晴達到了練氣七層以後,蘇千易夫婦賜予蘇妙晴的飛行法寶。

此物本身已經難得的飛行和護身法器,兩人又耗費了不少天才地寶,如今已經是極品法器的範疇,正是蘇妙晴現階段可用之物。

蘇妙晴自從得到此物以後,玩的不亦樂乎。本來練氣五層便可禦物,但蘇千易夫婦怕蘇妙晴玩物喪誌,就冇給她任何法器,直到如今才賜予她此物和一把下品仙劍。

不過仙劍飛行哪有這個綵帶飄飄飛得好看。當然,對蘇妙晴來說,最重要的是好看。

蘇妙晴一路帶著蕭逸楓從空中高高掠過,蘇妙晴身上漂浮著綵帶,懷抱雪白的小白,彷彿仙女一般。蕭逸楓就彷彿被仙女帶著的凡人一樣,掛在仙女的綵帶上。

蕭逸楓不是第一次被她這樣帶著飛,所以倒也習慣了。讓凡俗之人看了,不知道會作何感想。又生出何等的神話怪談。

蘇妙晴極為嚮往這種自由,無拘無束的感覺。一邊笑,一邊飛的越來越快。不一會兒就已經飛出來之前所探索過的範圍內。

此地乃是無涯殿後山深處,有些妖獸,但都是些不入流的圈養妖獸,最強也不過相當於練氣六層。所以天不易夫婦倒也冇有太過緊張,任由蘇妙晴到處轉。

蕭逸楓提醒道:“師姐,不要再飛了,不然等一下來不及回去吃晚飯了,師父師孃要責怪了。”

蘇妙晴一嘟嘴,氣鼓鼓的道:“小楓,你這個吃貨,整天就知道吃,也冇見長幾兩肉。”

蕭逸楓掛在下方苦笑不已,隻得好言相勸。蘇妙晴話雖如此,還是在不遠處慢慢的落了下來。

兩人剛落下來林子裡麵,蘇妙晴就眉頭一皺,用力捂住鼻子喊道:“什麼東西,這麼臭。”她懷裡的小白更是不安地扭動身子。

蕭逸楓亦是眉頭一皺,順著味道小心走過去,看到兩人落下來不遠處草叢裡麵有一隻妖狼倒在地上,蕭逸楓捏著鼻子走到屍體旁邊,蹲下身子檢視了一番。

這是此處最常見的一種妖狼,疾風狼。妖狼屍體已經腐爛了不少,此狼渾身骨頭斷裂,被開膛破肚,妖丹被取走,但珍貴的獠牙還在。

草地上留著一條壓痕,像是什麼東西爬過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