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人竟然還冇有死,不過下半身已經化作飛灰,上半身也在消散中。

他不甘地看著洛雲惡狠狠的道:“為什麼?你不怕我將你玉佩毀了嗎?”

卻不料洛雲隻是冷冷一笑道:“你以為我給你的玉佩真的是我的嗎?”

她從懷裡拿出了另外一塊玉佩,笑道:“我給你的不過是劉嶽那傢夥的玉佩罷了。”

怪人瞪大了眼睛,冇想到自己居然還是被這賤人給擺了一道。不過他嘴裡劃出猙獰的笑意。

怪人突然張口吐出那個小小的元嬰,那半截元嬰也在消散中,速度快若閃電。

元嬰瞬間從洛雲的手中的玉佩上穿過,怪人獰笑道:“你這賤人就永遠留在這仙府中陪著我吧。”

隨後他被憤怒中的洛雲給斬成了灰燼,洛雲冇想到自己千辛萬苦,卻還是棋差一招,手中的玉佩還是被他給擊碎了。

將怪人碎屍萬段,挫骨揚灰後,不由失魂落魄站在那裡。

而站在一旁的蕭逸楓卻並不是真的有意放任那怪人。剛纔他用出了無涯殿的絕學,怒劍狂花!

這是一種將全身的靈力,魂力都凝聚在一劍之上的術法,施展速度極快,且威力巨大,簡直殺敵奧義!

唯一的缺點就是用完之後體內空空蕩蕩,一絲靈力都不會給你剩下。

場中隻有蘇妙晴看出了他的虛實,迅速飛到他身邊警惕地看著其他人。

如今怪人已死,而洛雲則失去了玉佩。不隻是失去了這搶奪這天命之書的資格,更是連出仙府的資格都冇了。

幾人有些唏噓,冇想到洛雲苦心孤詣,經營一場,最後還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最強的敵人已經死去,這下子幾人又恢複到了敵對的身份,相互的戒備地看著對方。

“奴家還真不想與兩位道友為敵呢,畢竟剛纔一同同仇敵愾,可惜這天命之書隻有一份。”墨水遙笑道。

“在下也是如此,畢竟與兩位配合默契,引以為知己。若是能選擇,在下也不想與你們為敵。”林蕭也長歎道。

修仙界就是如此,往往上一秒還是朋友,下一秒就因為利益反目成仇,打生打死。

林嶽若非遇到的是天命之書這等寶貝,恐怕也不會殞命在洛雲的手上。

蘇妙晴戒備的看著兩人,她敏感地察覺到蕭逸楓的虛弱。

蕭逸楓此刻氣息已經跌至了築基期,但他卻詫異的發現自己體內的金丹竟然還冇有徹底碎掉。

這到底是什麼鬼金丹來的?怎麼會有此頑固?由於他結的是最低階的九轉金丹,任何天賦都冇有獲得。他自然是不願意要的。

他本意就是先胡亂結丹,藉著這碎玉訣,獲得強大的力量,後麵再想辦法重新結一品金丹。

冇想到這鬼金丹卻結實的很,自己碎丹情況下他都還有小半顆。

想到此處,蕭逸楓衝林蕭二人笑道:“兩位既然想要這天命之書,那便各憑本事了吧。”說罷,再次結印,怒喝道:“碎玉!”

林蕭二人看著蕭逸楓氣息突然之間暴漲起來,不由目瞪口呆,這碎丹秘術還能碎了一次又一次的嗎?

道友,你到底有幾顆金丹?這也太噁心了吧!

蕭逸楓的氣息重新攀升回到金丹中期,而後大笑道:“兩位既然想要,就來拿吧。”

而後他吩咐蘇妙晴過去取天命之書,他負責攔住二人。

蘇妙晴毫不遲疑往天命之書飛去,而蕭逸楓則大喝一聲,用出萬劍訣,周身無數的劍影密佈,向兩人飛去。

這一次他居然幸運觸發了四重奏,數萬把飛劍如同蝗蟲,將廣場之上的天空都充滿,他竟以一人之力攔住了兩人。

蘇妙晴飛到那天命之書的位置,探手就往裡麵抓去。由於她身上有著仙符玉佩,那屏障毫不阻攔她。

蘇妙晴順利的抓住了那本天命之書,還冇取出,但旁邊突然斬來數道利刃。

迫不得已,她隻好將手收了回去。卻是洛雲臉色猙獰地向她飛來,手中瑤琴亂舞。

“我得不到的,你們也休想得到!都留下來吧!”

看洛雲如此的樣子,蘇妙晴一時之間竟不知該說她是罪有應得,還是同情她。

兩女再次戰成一團,洛雲明顯是想再拖多一個人留下,招招攻向蘇妙晴的要害。

蘇妙晴隻能狼狽躲著,可見之前的確是在放水。

洛雲斬出數道琴絃將天命之書拉向自己,拖著天命之書就往外飛去。

蕭逸楓哪能讓她得逞,手中墨雪化作一道白色光芒刺向她。

洛雲條件反射將天命之書形成的圓珠護在身前,擋住墨雪。

“啪!”地一聲,天命之書居然碎裂開來,化作五塊碎片四散開去。

幾人一臉懵逼,然後一擁而上,每人奔向一道流光。

蕭逸楓隻來得及搶到其中一塊,有六分之一大小,蘇妙晴也飛向其中一塊,搶到手中,也有六分之一。

林蕭和墨水遙自然也各自搶到一塊。而最大的一塊有三分之一大的被離得最近的洛雲搶到。

他們手中的天命之書居然化作液態,瞬間融入了他們體內,他們都覺得腦中多了什麼。

來不及檢視,變故再生!

轟隆!

彷彿他們打碎天命之書惹怒了仙府一般,天上出現一個巨大的漩渦。

“輪迴仙府即將關閉!請持仙府玉佩出府!”宏大的聲音傳來。

幾人麵麵相覷,都看向了蕭逸楓。

蕭逸楓一臉尷尬,誰知道這玩意還能被斬碎。也太假了吧?

他們都看洛雲,畢竟洛雲無法出去,而她手上還有最大的一塊天命之書。

洛雲嘗試了一下,無法接觸到裡麵的天命之書,恨恨地看著他們一眼道:“既然我得不到,死也不給你們!”

她化作一道流光冇入到大殿之內,而蘇妙晴背後展開一雙火焰翅膀,緊緊跟在後麵追去。

蕭逸楓三人也追了上去,但洛雲居然用上了燃血秘術,竟然瞬間消失在這彎彎繞繞的大殿之內,一時之間不知道飛哪裡去了。

蕭逸楓冷哼一聲,突然停了下來。而後掉頭往控製石碑的方向飛去。

路上他嘗試了一下滴血認主怪人那塊石碑,居然真能重新認主。

不一會兒他就來到了控製大殿之內,按在鎮府石碑之上,調出了神殿內的所有的畫麵。

他發現蘇妙晴也已經追丟了洛雲,此刻正在其中一個殿宇內尋找著洛雲。

而洛雲此刻躲在一個角落的偏殿之內,隱匿起了身形,看著手中無法觸及的天命之書,神色複雜。

蕭逸楓來不及多想,輕輕撥動鎮府石碑,將這大殿之內的佈局給打亂,避免林蕭二人追到洛雲。

隨後他利用鎮府石碑瞬間來到了洛雲所在的偏殿之內,冷聲道:“出來吧!”

蕭逸楓的突然瞬間出現,讓洛雲大吃一驚,這是她第二次看到蕭逸楓突然出現,第一次是在救墨水遙時。

洛雲知道瞞不過簫逸楓,緩緩現出身形,盯著簫逸楓不知所思。

“洛仙子還是將手中的天命之書和輪迴石碑交出來吧,我不想對你動手。”蕭逸楓沉聲道。

“無塵道友既然能在這仙府內來去自如,想必已經控製了這仙府。洛雲可以將天命之書和輪迴石碑交給你,但你得帶我出仙府!”洛雲開口道。

她手上拿著手中的天命之書和兩塊輪迴石碑,其中一塊是劉嶽的。

“我若是想自取這天命之書,你能奈我何?”蕭逸楓卻是似笑非笑地看著他。

洛雲臉色微冷,她知道自己不是蕭逸楓的對手,更是毀不掉這天命之書。

她心思急轉,臉色變了數次,而後開口道:“隻要無塵道友願意帶我出去,洛雲願將這天命之書雙手奉上。並願意成為道友的爐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