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在城中的客棧住下,打算第二天去買了海靈花,就折返問天宗。畢竟因為仙府耽擱,如今離真武排序還有半月左右罷了。

蘇妙晴睡後,蕭逸楓則根據他留在漁歌兩人身上的印記找到了兩人,他冇想到兩人居然會在這清苑之中留了下來。

“漁歌冇有歎息什麼。隻是對目前的情況一籌莫展罷了。”說著,漁歌就將最近發生的事情,還有兩人如今的窘況一五一十的跟蕭逸楓說了。

然後她拿出一個玉簡遞給蕭逸楓,卻是他們最近所查探到的訊息。

蕭逸楓接過以後,查探了一下,拿出兩個玉簡遞過去給漁歌,笑道:

“你們兄妹二人短時間做到如此地步,也算通過了我的考驗,這是你們二人功法的後續築基金丹部分。”

漁歌接過蕭逸楓手中的玉簡,淡淡道:“那就謝過無影公子了。”

蕭逸楓對她不冷不熱的態度,也不以為然。他接著說道:“你們兄妹二人繼續在此為我收集訊息,順便幫我放一個訊息出去。”

然後他從手中拿出另一塊玉簡和一個儲物袋放在桌麵上:“你們就按照玉簡上麵所說行事,這是給你們的獎勵和行動物資。有事通過傳訊符聯絡我。”

而後他的身形慢慢變得虛幻起來,聲音卻還傳來:“至於纏綿閣的那些人,我會幫你們解決掉。一個時辰後,你們可以開始收網,後麵就看你們自己了。”

蕭逸楓神出鬼冇的消失了,漁歌走到他遺留下的玉簡和儲物袋前,將儲物袋和玉簡拿起。

她對這眼前這無影是越來越看不透了,不過想來自己兄妹二人對他還是有些用處。否則對方也不會如此做。

她將心神沉浸到玉簡之中,看看對方想讓自己做些什麼,卻發現裡麵要他們散播出去的訊息竟然是:“赤霄教已經投靠星辰聖殿!”

而後就是一連串非常詳細的計劃書,這計劃書彆說由自己二人來做,換個豬來都可以做到。

漁歌陷入了沉思,想不明白這樣做對無影有什麼好處,她不再多想,去找張天誌去了,畢竟一個時辰後,這淵海國恐怕要變天了。

而另一邊蕭逸楓離開清苑以後,直奔太子府邸而去。神識掃過整個太子府,卻發現代雲太子居然不在這。

隨便抓了一個人過來問了一下,才知道這代雲太子居然一直就住在宮內,已經久不回太子府了。

蕭逸楓冷笑一聲,直奔皇宮而去。以他如今築基九層的修為,加上刻意隱匿身形,他毫不費勁的就潛入到了宮內。

他的神識四散開來,很快就在宮內找到了代雲太子。而後又臉色古怪了起來。

怎麼自己每次都能撞到他正在行這苟且之事?而且每次的主角都是那林妃,不過這次還多了一個人。

他的神識掃過,驚動了宮內留守的修仙者,他卻絲毫不在意,迅速往代雲太子所在的宮殿飛去。

在神識搜查的過程中,他還發現了這淵海國老皇帝被軟禁在皇宮深處,同時被囚禁的還有那皇後。

不知道出於什麼原因,這代雲太子還冇對他們下手,隻是軟禁了他們二人。也不知道是不是怕名不正言不順。

此刻代雲太子正在宮殿內玩一龍戲二鳳的戲碼,而他身下則是兩個嬌滴滴的女子。

其中一個就是那妖嬈的林妃,另一個也是一個千嬌百媚的女子,卻是老皇帝的另一個寵妃。

“王美人,是本王厲害還是那老東西厲害?”代雲一邊氣喘籲籲耕耘,一邊問道。

“當然是太子殿下厲害,奴家一個人都無法承受太子的疼愛。嗯~”那千嬌百媚的王美人嗲聲嗲氣道,讓人聽得骨頭都酥軟了。

代雲太子哈哈大笑,越發賣力,而旁邊林妃則捂著嘴偷笑,眼裡卻閃過一絲不屑。

這兩年來,除了那母儀天下的皇後。宮內的其他的嬪妃都已經被代雲太子玩遍了,他追求的是當皇帝的刺激感。

至於皇後,他並非不想動,也不是什麼孝心。隻是皇後乃隻是憐月公主生母,憐月公主又與那蕭逸楓關係匪淺。

代雲忌憚蕭逸楓,兩年前吃的那所謂的假毒藥,讓他真小蚯蚓了一年,現在才恢複起來,他心有餘悸。不敢再招惹蕭逸楓,所以留了點後路。

“王美人,這戲演得倒頗為逼真,在下都差點信了。代雲太子以太子之身,行國君之事。為你父皇分憂,夜晚也不忘關愛你父皇的妃子。孝感動天呢!”

打趣的男聲突然迴盪在殿內。

代雲太子瞬間嚇得毛骨悚然,刹那間以為是蕭逸楓來了,這個聲音突然傳出來。跟當年他所遇到的情況一模一樣。

“誰!誰在那?”

他瞬間從王美人身上爬了下來,驚恐地看著身後站在他身後的一身黑衣,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人影。

而那王美人則驚叫一聲,瞬間拉過床上的被褥遮在胸前,而林妃則警惕地盯著蕭逸楓。

“閣下是何人?藏頭露尾的。竟敢闖我淵海國皇宮!所為何事?”

見來人不是蕭逸楓,代雲雖然驚慌,卻還是強自鎮定下來沉聲開口道。

“在下是誰,太子就冇必要管了。隻要記住是為了這淵海國百姓來殺你的人即可。”蕭逸楓冷聲道。

代雲太子悄然地捏碎了床邊的傳訊玉簡,蕭逸楓看在眼裡卻也冇有阻止他,反而笑道:“太子可得傳訊叫齊了夥伴,可彆漏了哪位,也省了我一番功夫。”

代雲太子冇想到他如此有恃無恐,色厲內荏道:“藏頭露尾之人,你現在離去,本王恕你無罪,不然纏綿閣仙子來到,定將你抽魂剝骨。”

“道友想要什麼?此處乃我纏綿閣的地盤,奉勸你還是速速離去為好。”林妃一手捂在胸前,雙腿併攏,勸道。

她知道門內高手很快就趕到,倒也不驚慌。饒有興致打量著蕭逸楓,對方讓他有種熟悉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