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逸楓隻是輕輕一抬手,瞬間就將代雲太子從床上吸到自己手上。

他掐住代雲的脖子,認真道:“非常不巧,在下這一路走來,所見所聞讓我很生氣,我想要的是你的命。”

蕭逸楓並非濫殺之人,也不是什麼聖人。但這一路走來,源海國已經被這兩人攪得烏煙瘴氣,百姓苦不堪言。

這代雲太子所做的荒唐事更是罄竹難書,蕭逸楓想不到有什麼理由能夠留他活下來。

代雲太子在他手上奮力的掙紮著,林妃想出手相救,卻被蕭逸楓一個眼神嚇得不敢輕舉妄動。

突然大殿大門洞開,闖入三個女子來。她們每一個都美豔動人,恰是蕭逸楓曾經見過的梅蘭竹菊四侍中的三個。

“不知這位道友為何要挾持代雲太子?莫非要與我纏綿閣為敵?奉勸道友放下他,否則休怪我們不客氣!”蘭侍開口道。

蕭逸楓看了她一眼,笑道:“不巧,在下偏偏就要與你這纏綿閣對著乾。”

說著他將代雲太子拉到身前,湊到他耳邊說道:“看王美人表現,我還以為代雲太子有所成長,不料還是小蚯蚓。”

代雲太子雙眼一瞪,掙紮著想要說些什麼,蕭逸楓便手中微微一用力。

代雲太子脖子一歪,竟當場氣斷,瞪著雙眼死不瞑目。

蕭逸楓彷彿丟一隻死雞一樣,隨手將他扔在地上,嚇得殿中那王美人尖叫不已。

“你!!好膽!既然如此你就留在此處吧。”蘭侍冇想到他說動手就動手,竟然真將代雲太子給直接殺了。

蘭竹菊三侍瞬間組成了陣容,將蕭逸楓困住。

蕭逸楓手中黑氣繚繞,斬仙出現在手中,他嘴上邪魅一笑道:“到底是誰留在這,還是個未知數呢。”

恰好他想驗證一番,自己在天命之書中得到的東西。天命之書每六分之一是一道天命之術,蕭逸楓恰好得了一半,三道秘術。

蕭逸楓在心中默唸一聲:天命在我!

所謂的天命在我,其實就是改變人的運氣的一種秘法。

而後,從斬仙上瀰漫出恐怖的黑煙,黑煙瞬間籠罩在整個大殿之內。

半盞茶後黑煙消散,地上隻留下了三具乾癟的屍體,剛剛還千嬌百媚的女子瞬間成了乾屍。

蕭逸楓則手持斬仙,彷彿做了什麼微不足道的事情。彈出數道赤色火焰將三侍的屍體給燒掉。

這三個侍女,區區的八轉金丹,以蕭逸楓如今築基九層的功力,更施展了天命之術,殺之如屠狗。

蕭逸楓冇想到這“天命在我”如此詭異,施展之後自己的氣運竟然瞬間暴漲,他每一擊都能夠引動四重奏。

這已經不是一般的幸運了,真的隻能用氣運來解釋。

他將斬仙收起,解開秘術,緩緩走向林妃和那王美人。

王美人早已經被嚇得花容失色,渾身發抖,一直往床角縮,嘴裡大喊道:“不要殺我!不要殺我!”

林妃也被他這詭異的手段嚇得臉色發白,這可是三個金丹期的高手,轉眼之間就被他給抹殺了。

“前輩饒命!”顧不得冇穿任何衣物,林妃起身向蕭逸楓跪下磕頭,露出雪白的後背,讓人遐想連翩。

蕭逸楓走到她身前,微微彎腰,伸手輕輕的挑起她的下巴,讓她直立起上半身,笑道:“林妃娘娘,可知我為何還冇殺你?如果猜中了我饒你一命。”

林妃愣了一下,她也想不明白。

隨後她恍然大悟,想到了一個可能,她跪在地上,拉著蕭逸楓的手,往她雪白處按去。

“隻要前輩願意饒我一命,林瑤願意做任何事情,生生世世侍奉前輩。”林瑤勉強笑道。

觸手溫潤滑膩,蕭逸楓抓住手中的溫潤,輕輕將她從地上拉起,笑道:“娘娘你倒是識趣。”

林妃被他帶著緩緩站起身,臉上也露出瞭如釋重負的笑容,看來自己猜對了。

蕭逸楓緩緩地湊到她小巧的耳邊,輕聲笑道:“可惜你猜錯了。我隻是想跟你說一聲,多年不見。林妃還是這般小巧玲瓏。”

林妃渾身僵住,她瞪大了美目,難以置信的看向蕭逸楓。

那傢夥不是名門正道問天宗弟子嗎?怎麼一身魔氣?

她瞬間就想到了蕭逸楓還是要殺她,否則不會泄露自己的身份。

她渾身顫抖著,突然一把抱住蕭逸楓,手不安分向蕭逸楓身上摸下去,試圖挑動他**。

她帶著哭腔道:“求求你,不要殺我,我願意為你做什麼任何事情。不會暴露你的身份。”

蕭逸楓緩緩輕撫她的秀髮,柔聲道:“娘娘這就不體麵了,不要害怕,因果循環,下輩子不要再做壞事了。”

林妃緩緩在他懷中安靜下來,緩緩閉上了眼睛,無力地從他身上跌落。

蕭逸楓看著那具曾經妖嬈動人,讓無數人癡迷的嬌軀,逐漸變得冰冷。

他手中再次彈出一道幽幽火焰落到她身體上,瞬間將其焚燒殆儘。

蕭逸楓看向殿中倖存的那王美人,這女子已經嚇得泣不成聲,身下濕潤一片。

他冇有理會對方,化作一道黑煙瞬間飛向大殿之外,向著宮內其他修仙者飛去。

他將纏綿閣留在此處的力量都迅速清理乾淨,剩下的事情,以張天誌漁歌他們的聰明才智,自然會知道怎麼做。

蕭逸楓絲毫不做停留,迅速飛出宮外,找了個僻靜的地方換回自己原來的衣服之後。便打算回客棧之內睡上一大覺。

路過夜市之中的時候,蕭逸楓突然靜靜看著一個攤子,停了下來,那是一個賣小布偶的攤子,上麵掛著各種布偶。

蕭逸楓鬼使神差走了上去,定定看著其中一個白色的毛茸茸布偶,那是一個小豬模樣拳頭大的玩偶。但全身都是白色絨毛,此刻正躺著呼呼大睡的模樣。

“公子,這是要買給心上人嗎?我可以幫你在上麵繡上字的。”中年的女攤主問道。

蕭逸楓點了點頭,買下了那個玩偶,讓攤主在豬額頭上麵繡上了一個煙字,收入儲物戒中。

剛剛看到漁歌,讓他又想起柳寒煙了,柳寒煙其實頗為喜歡這些毛茸茸的東西。

看到這個玩偶,莫名地覺得跟柳寒煙很配。就買了下來,有機會再送給她吧。也不知道她會不會要。

結果打開房門,卻發現蘇妙晴坐在他的房間裡麵,正直勾勾的盯著蕭逸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