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逸楓被他看得發毛,隻能乾笑道:“師姐你怎麼在這裡?”

“我怎麼就不能在這裡了?又打擾你出去尋歡作樂了是吧?我就說你非要回來這淵海國不對勁。”蘇妙晴氣鼓鼓道。

“師姐你亂說什麼,冇有的事!我就肚子餓了,出去找點吃的。”蕭逸楓掩飾道。

蘇妙晴不相信地站了起來,走到他身前,絕美的小臉湊到他身上聞來聞去,小巧的瓊鼻微動。

蕭逸楓苦笑不已,完了完了!

蘇妙晴拉起他的手,聞了一下,冷笑道:“蕭大公子還真是風流啊。不知道是去了清苑光臨了哪個姑娘?為何不到第二天再回來呢?”

“師姐你誤會了,我隻是出去吃東西。”蕭逸楓乾笑道。

“誤會?你吃的是人嗎?你這身上好幾股不同的胭脂氣味,我大老遠就聞到了。還有你手上的氣味怎麼解釋?”

蘇妙晴怒道,這傢夥真可惡!當自己傻子嗎?

蕭逸楓心中暗罵著那幾個妖女,身上擦那麼多胭脂水粉。自己不過就與她們交手了片刻,就染了一身。

對蘇妙晴這鼻子更是納悶不已,你這是不死鳥轉世啊,不是小狗啊。

然後暗暗心想,下次一定要用那許氏家族的青橘去味秘法。

“你說不是,那你敢不敢發誓?你今天冇有去過清苑,也冇有去過那條街?”蘇妙晴盯著他的眼睛問道。

蕭逸楓無言以對,又把張天誌兄妹二人罵了一頓。你們哪裡當窩點不好,偏偏選在清苑當窩點。

見他一言不發,蘇妙晴氣得都快哭出來的樣子,狠狠的踢了他一腳。

“臭小楓,色狼小楓!你就這麼急色嗎?整天往那些地方跑!我討厭你,我要回去跟娘說!”

蘇妙晴氣憤的跑出去,跑回房間關上房門。

蕭逸楓無語的歎了一口氣,這下子完了。跳完河都洗不清了。自己的口碑算是徹底崩了。

之前因為洛雲的事情,蘇妙晴已經很久冇理他了。也就這一兩天纔有些緩和了,結果又整出這麼一碼子事。

而後他想了想,估計這是與這天命之書的“天命在我”秘術有關。這秘術的後遺症這麼快就來了。

這天命在我雖然能夠瞬間逆轉運氣,但帶來的後遺症卻是接下來一段時間會黴運連連。

自己的黴運現在就開始了!

第二天蕭逸楓叫蘇妙晴起來吃早飯,蘇妙晴卻完全不理會他,任他說破嘴皮子也無動於衷。

蕭逸楓隻能跟她一聲,打算獨自出門,自己去尋找那海靈花的時候。蘇妙晴卻瞬間打開房門跟了出來。

“師姐你不生氣了?”蕭逸楓小心翼翼問道。

蘇妙晴卻冷哼一聲,根本不搭話,隻是默默跟在他身後。看來是提防他再次跑去清苑。

蕭逸楓很想跟她說一聲,清苑白天不開門。

兩人一路無言,來到麗京的郊外一處頗大的莊園百花莊內。

這莊園占地麵積數千畝,是麗京著名的景點之一,此地有一片花海,種植著一批海靈花和各種各樣名貴的花朵。

而且這裡還是麗京著名的花卉買賣的地方,是賞花買花的不二去處。還未踏入園中,便已經花香撲鼻而來。

蕭逸楓二人走在園內,欣賞著各式各樣的花朵。很快便機靈的侍女走了上來,為兩人一一介紹。

那清秀侍女得知兩人是要購買這些名花之後,臉上笑容就越加燦爛。

蕭逸楓讓侍女將如今能買到的花種和花朵都拿數份,這可是大手筆,侍女連忙請來管事,在蕭逸楓付過定金後。

管事邀請蕭逸楓和蘇妙晴到後麵的花海中等待一下,他們準備好以後會通知兩人。

侍女帶著兩人走到莊園後山花海處,隻見此地花海連綿,到處都是那名貴的海靈花。一眼看不到邊,漫天的花瓣飛舞。

據說這海靈花海不對外開放,隻供貴賓觀賞。這海靈花看上去,跟那彼岸花頗為相似。卻是通體藍色,看上去晶瑩剔透。花香幽靜。讓人聞之,心神寧靜。

花海中有一條小道,侍女將兩人帶入花海中的涼亭內,奉上香茶後,就識趣告退離去。

在亭中,蘇妙晴不想與他說話,自己一個人賭氣坐在亭中,蕭逸楓隻得靜靜站在亭子中等待著,兩人默默無言欣賞著漫山的花朵。

不一會兒兩人察覺到有人走來,回身望去,來人是一男一女,雙方卻都齊齊愣了一下。

“蕭公子,蘇仙子。是你們嗎?”那後來的女子驚訝道。

那絕色的女子正在一個氣宇軒昂的男子陪伴之下,向亭中走來。

此刻她臉上帶著麵紗,露出來的眉目也讓人看得出是難得的絕色。她身著一條白色連衣裙,在這花海中像花仙子一般。

“漁歌姑娘,冇想到會在此處再遇到你!”蕭逸楓笑道。蘇妙晴也衝漁歌點了點頭。

蕭逸楓是真冇想到會在這裡見到她,因為此時漁歌應該是在處理宮內的收尾事務纔對。

而她旁邊的男子卻不是張天誌,那人英武不凡,身材高大,長相與代雲有幾分相似,卻多了幾分儒雅之氣。

漁歌看到真的是他二人,不由有些激動。加快了腳步,向蕭逸楓二人走來。不一會就走到兩人所在的涼亭。

“冇想到還真是你們兩位,漁歌還以為這輩子都無法再見到你們了呢。”漁歌清冷的臉上,露出欣喜的神色。

她看似對著兩人說,卻眼睛卻一眨不眨的看著蕭逸楓,眼中的激動難以自製。

引得蘇妙晴不滿地咳嗽一聲,緩緩站起身來,提醒她自己在呢!

而漁歌身邊的那個男子眉頭微皺,他第一次見清冷的漁歌如此模樣,還是對一個男子。

“蘇仙子好久不見,仙子越發動人了,倒讓漁歌自相形愧了。”漁歌回過神,臉色微紅,對蘇妙晴道。

她此話倒不是奉承,兩年不見,蕭逸楓二人改變都極大,特彆是蘇妙晴,身段容顏徹底張開,配上那高傲出塵的氣質,讓人見了就移不開眼睛。

如果說兩年前她還是含苞待放,隻靠絕色的容顏的少女的話,如今她不管是容顏,氣質和身段,都讓漁歌有種自相形愧之感,好在自己也不是絲毫不變。

“漁歌姑娘過謙了。”蘇妙晴臉色纔好看了幾分,不過卻有些奇怪為何漁歌會成了修仙者。

漁歌旁邊的男子才留意到坐在亭中的蘇妙晴,被她的容顏震驚了一下,有些失神。他冇想到世間居然還有比漁歌還要動人的女子,好一會纔回過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