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二人本想到天月國想找你們兄妹敘舊,冇想到卻撲了個空。不料卻在此處再次遇到你,倒也是緣分。”蕭逸楓笑道。

然後他看一下那男子問道:“不知這位是?怎麼不見天誌兄?”

漁歌這纔想起旁邊還有個人,略微尷尬地介紹道:“這是淵海國的齊王殿下,這兩位是我的朋友蕭公子和蘇仙子,乃是修仙之人。”

齊王微微一笑道:“冇想到世間還有蕭公子和蘇仙子這般出塵的人物。此次相見倒是小王的緣分啊。”

“王爺嚴重了。”蕭逸楓笑了笑,至於蘇妙晴則輕輕點了點頭,表示見過。

這位齊王他們兩個倒是第一次見,上次在宮中時並未見到,也不知是何緣故。

“兩位仙師也是來此處賞花嗎?如今倒是海靈花盛開的季節。不是小王自誇,這美景可是一絕!”齊王開口笑道。

“在下隻是替朋友過來買一些花種,她也是對此處的海靈花念念不忘。恰逢其會罷了,倒冇有兩位這般閒情逸緻專門過來賞花。”蕭逸楓笑道。

“蕭公子,你不要誤會。我跟齊王殿下也隻是有事商量,纔來此處罷了。不是你想的那般。”漁歌連忙解釋道。

本想宣示主權的齊王嘴上的笑容微僵,他冇想到漁歌竟然會完全不顧及自己感受,心中不禁有些苦澀。

“哈哈,那我們倒是一群無意賞花的人聚在一塊了,倒也是緣分,不如坐下來好好賞一下花。”蕭逸楓笑道。

漁歌二人自無不可,四人在亭中坐下,閒聊起來。不過都是蕭逸楓和那齊王在有一搭冇一搭地聊天。

蘇妙晴則一言不發隻是靜靜的聽著他們說話。漁歌則是有些出神的看著蕭逸楓,神色異常複雜。

引得蘇妙晴不斷在兩人身上看來看去,把蕭逸楓看的渾身不自在。

這詭異的情況,一時之間四人氣氛有點尷尬。

“蕭公子,能不能借一步說話?”漁歌猶豫良久還是開口道。

蕭逸楓看了看蘇妙晴一眼,蘇妙晴卻把臉撇開,不去看他。

他笑道:“自無不可,師姐還有齊王殿下,還請稍待片刻!”

蕭逸楓起身率先向花海中走去,漁歌也起身微微行了一禮道:“蘇仙子,還有齊王殿下,漁歌先失陪一會兒。”然後便緊跟蕭逸楓向花海中走去。

蕭逸楓與漁歌一前一後在花海中走著,他不知道漁歌要跟自己說什麼,難道是自己化身的那個神秘人的事情。

如果是這樣那就有點麻煩了,以自己的身份不能視而不見。

不一會,兩人走到遠離亭子之處,蕭逸楓在花海中站定,回身看向漁歌,靜待她開口。

兩人立在藍色的花海中間,周圍花瓣飄飛,清風輕拂,撩動兩人髮梢,漁歌輕輕理了一下耳邊頭髮,靜靜看著蕭逸楓。

兩人都是一等一的容貌,男俊女美,倒是一副絕美的畫麵。而亭中,蘇妙晴二人也轉頭看向蕭逸楓兩人,不知道在想什麼。

“不知漁歌姑娘想跟在下私下說些什麼?不會又是來打趣我吧?”蕭逸楓想起之前船上被打趣的事情,笑道。

漁歌搖了搖頭,看向蕭逸楓認真道:“漁歌有一事,想求蕭公子。希望公子能答應我。”

“漁歌姑娘言重了,你儘管說,在下力所能及,赴湯蹈火,在所不辭。”蕭逸楓沉聲道。

漁歌拿出了一對玉佩,遞了一塊給蕭逸楓,嫣然一笑道:“漁歌怎麼會讓公子赴湯蹈火?漁歌想請公子在看到這玉佩亮起之時,前來見漁歌一麵。”

蕭逸楓接過玉佩,心中微沉,卻還故意問道:“漁歌姑娘,不知這是何意?”

漁歌搖了搖頭,輕聲道:“公子到時便知,這個時間長短不定,大概在百年之內,到時請公子務必要過來一趟。”

“漁歌姑娘之約,在下無論如何,必定會前來。”蕭逸楓認真道。

他哪裡不知道漁歌選的是自己化身的神秘人找她之前?相信到時候她會找理由拖延幾天,然後見自己一麵。

如此深情厚誼,蕭逸楓哪怕鐵石心腸,也仍然覺得難以承受。

漁歌定定地看著他,眼神中的複雜讓蕭逸楓都看了心裡一顫。

“相信公子已經看出了漁歌如今有修為在身,以後性命無憂。但公子以後若是路過,記得要來尋漁歌。我對公子說過的話,仍然算數。”漁歌輕聲細語道。

“漁歌姑娘,在下已有意中人!姑孃的心意在下……”蕭逸楓艱難開口道,後麵的話卻再說不出來。

漁歌卻是搖了搖頭,那雙秋水般的眼眸水光盈盈,看著蕭逸楓,咬緊嘴唇彷彿要哭出來一般。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雖然殘忍,蕭逸楓還是說了出來。

漁歌聽到他這話,突然淚水不斷往下流,往前一步抱住蕭逸楓。

蕭逸楓猝不及防下被她抱住,僵在原地,哀歎一聲,這年頭怎麼都喜歡動不動抱上來!不用轉頭,他都能感覺到蘇妙晴那殺人般的眼神。

亭中的蘇妙晴,此刻麵無表情,看不出喜怒。隻是眼眸中冷若冰霜。讓她旁邊的齊王大氣不敢出,他此刻也哀莫大於心死。

很快漁歌便控製住了情緒,滿臉通紅地離開了蕭逸楓的懷抱,不好意思地道:“對不起,給你添麻煩了。蕭公子,我也不知怎麼了。我們趕緊回去吧!”

說著便轉身走向亭中,蕭逸楓歎了口氣,也跟在她身後。

此刻亭中蘇妙晴已經坐回原位,拿著茶杯,彷彿什麼事也冇發生一般。齊王連笑都有點難擠出來了,氣氛異常尷尬。

好在很快莊園內便來報東西已經準備好,幾人移步前往。

蕭逸楓在廣場中,將所有花種收入儲物袋中,付清尾款。跟那樂開花的管事寒暄了兩句。

突然,蕭逸楓和蘇妙晴都看向了遠方,而後漁歌也看向那個方向。

兩道長虹從天際掠過,落在他們的身前,現出一男一女的身影來。

兩人身穿白色衣衫,外套淡藍色的外衫,男的俊朗不凡,卻有些陰翳的樣子。女子則身材高挑,明豔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