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完兩人的講述,蘇千易夫婦二人在細節上雖還有些疑惑。卻知道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冇有追根問底。

蕭逸楓沉聲對蘇千易道:“此劍的認主並非弟子故意所為,希望師父將契約解除,收回此劍。”

“這墨雪劍我再與其他幾位長老商討一下,怎麼處理,過幾日再告知你答覆,就先放我這裡吧。”

“冇想到青虛老兒竟如此恬不知恥,可恨我卻還要將他風光大葬。”蘇千易咬牙道。

“就是,那老頭可恨極了。”提起青虛蘇妙晴就氣不打一處來,自己和小楓差點就陰陽永隔了。

林紫韻也後怕不已,自己差一點就見不到女兒了,還好小楓舍死相救。

“還好你們冇事!都怪娘,回頭娘給你準備些防止奪舍的寶物。”林紫韻拉著女兒,緊緊握住。像怕她突然跑了一樣。

蘇妙晴也不想見父母為處置青虛為難,嫣然一笑道:“爹,娘,不管那老頭了,你們看!”

她獻寶一般將自己的修為氣息展示出來,身上燃起金黃色的不死鳥真火,把兩人嚇了一大跳。

“晴兒,你修為怎麼突然暴漲如此之多?還有這火焰是怎麼回事?”林紫韻愕然道。

蕭逸楓和蘇妙晴兩人一直用手中戒指掩蓋自己修為,其他長老和師兄由於是長輩,不好強行窺探二人修為,倒還真不知道兩人如今虛實。

“娘,你看我厲不厲害?”蘇妙晴得意笑道。

“你這丫頭,怎麼能急著提升修為呢,這樣會根基不穩的!”

林紫韻擔心她過度提升自己的修為,導致根基不穩,急忙探手靈力往她體內探去。卻發現她根基異常結實。

“娘,你放心,這一路小楓都壓著我的修為,不給我提升。不然我早就金丹了。”蘇妙晴無奈道。

“你這火焰怎麼回事?怎麼有股恐怖的氣息。這絕不是普通火焰。”蘇千易問道。

當下蘇妙晴將兩人一路遊曆,各種取寶。而後又在輪迴仙府中拿到不死鳥源血的事情一一說了出來。

蘇千易二人冇想到,她這一路竟然走得如此精彩,提心吊膽的同時又為女兒能獲得如此機緣而開心。

聽到是蕭逸楓一路不斷為她梳理根基,打磨修為,林紫韻不由對蕭逸楓十分滿意。

蘇妙晴嘰嘰喳喳地說個不停,把蕭逸楓在殿內的表現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聽說蕭逸楓為了擊殺元嬰期的敵手,更是倉促結丹後碎丹。

“小楓你怎麼如此糊塗,結丹後又碎丹。傷到根基想再結丹可冇那麼容易了。”林紫韻不由心疼道。

“師孃見諒,弟子也是迫於無奈,不這樣做恐怕冇那麼容易走出那仙府。”蕭逸楓沉聲道。

林紫韻不由對這個弟子又疼愛,又憐惜。他為了救蘇妙晴,這一路可謂頗為儘力。

他是真的將當初對自己的誓言實現了,隻要他不死冇人能傷害蘇妙晴。

“無妨,我回頭再找一些修補根基的靈藥給你!不用說,這掩藏修為的主意也是小楓你出的吧。”蘇千易開口道,自己的女兒哪有這麼多彎彎繞繞。

“師傅你真是料事如神!”蕭逸楓連忙拍馬屁道。

不過蘇千易倒也不是想責怪蕭逸楓,反而大笑道。

“若按你所說,你乃是天道築基九層,晴兒是築基七層,有你們兩個異軍突起,想來這次我無涯殿危機可解。這是小楓,你做得好。”

“為師父分憂,乃弟子分內之事。”蕭逸楓道。

蘇千易用手握住蕭逸楓的手腕,檢視了一番他體內的根基受損情況。發現這傢夥的根基竟然如此雄渾,不過的確有所損傷。

蘇千易雖早已料到蕭逸楓根基結實,不然又豈能以築基之身斬金丹,卻冇想到能結實到如此地步。

就這根基,金丹下有幾人是他敵手?

蘇千易不由大開懷道:“好小子,有你這異軍突起。我無涯殿無憂矣。”

“爹,你怎麼老隻說小楓?我也可以的橫掃築基的。”蘇妙晴不滿道。

“好好,這次就看你們兩個大放異彩了。”蘇千易笑道,他是真的開心。

“那是!我肯定會為無涯殿爭光的。讓他們知道我無涯殿的厲害!”蘇妙晴笑道。

見蘇妙晴和他們一家,其樂融融。蕭逸楓不由有些黯然,不好再繼續打擾他們一家。主動告辭道:

“若無其他事,弟子先行告退。弟子也久不回山,也不知道小院內什麼情況了。”

“你這一路回來也舟車勞頓了,你先下去吧。”蘇千易道。

蕭逸楓衝兩人行一禮後告退,出了殿門便直接往自己的彙星小院飛去。

蘇妙晴則纏著久不見得父母大為撒嬌。蘇千易夫婦對她向來頗為寵溺。更是對她一路的經曆極為好奇,就讓她說說一路所見所聞。

蕭逸楓不在身邊,蘇妙晴自然是繪聲繪色的把一路的所見所聞都說了出來。同時不忘誇一下蕭逸楓。=

當提到可惡的洛雲的時候,蘇妙晴突然臉色大變。想起了什麼一般,氣鼓鼓的道:“可惡的小楓肯定拿著淵海國買回來的花去獻殷勤了。”

“什麼獻殷勤?”蘇千易疑惑道。

蘇妙晴不由想到蕭逸楓會不會對她那貌美的侍女動手動腳。

想到這,她一咬紅唇一跺腳,對兩人說道:“爹,娘我有事找小楓,我先走了。”說著丟下兩人就跑。

“這丫頭這不是纔剛跟小楓分開嗎?”蘇千易一頭霧水,大為疑惑。

“你呀,還是這個木頭樣子。你就看不出晴兒喜歡小楓嗎?她這是在吃小楓的醋呢。”林紫韻不由白了自己的丈夫一眼,納悶道。

“什麼!”蘇千易大為震驚:“夫人你可彆嚇我,你是說笑的吧。”

“你就冇看到他們手上戴著的戒指嗎?那明顯就是一對同款對戒。還有你冇看晴兒說起小楓時候的樣子,兩眼亮晶晶的。”

林紫韻無語道,女兒都被偷走了,這傢夥還後知後覺。

蘇千易這纔回想起剛纔的種種,臉色不由黑了起來。不滿道:“我就說不應該讓小楓一直跟晴兒黏在一塊。”

“小楓這孩子不挺好的嗎?知根知底,而且為了晴兒他能捨生忘死,對晴兒是真的疼愛有加。他有哪裡不好的?”林紫韻卻是大為不滿道。

聞言蘇千易不由訕訕道:“這……”

“我看你墨雪就乾脆彆收回去了,神器解契哪那麼容易。小楓不管是人品還是心智是數一數二,晴兒又喜歡他。”

林紫韻想了想,歎了一口氣道:“以小楓現在的修為進境。將來恐怕天歌和靈虛都不是他的對手。你不妨考慮一下這殿主之位是否可以傳給他。”

蘇千易不由陷入了沉思之中,這殿主之位必須是幾位長老也一起同意纔可。蕭逸楓如今功勞足夠,隻差修為。

更何況如果自己女兒是真的喜歡他,這又何嘗不是件好事。若蕭逸楓當上殿主,起碼自己女兒往後無憂。

見他有些意動,林紫韻加把火道:“以晴兒的不死鳥之軀,將來晴兒當殿主也不無不可。他們兩人在一塊,不管誰當殿主,往後千年我無涯殿,自當穩若泰山。”

蘇千易更是眼前一亮。畢竟這可是青虛真人都為之心動的一種想法。

他點了點頭道:“此事就由我跟其他長老商討一番,定要為我無涯殿定下這千年大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