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悟道苑後,天色已經黑了下來,蕭逸楓禦劍回到彙星小院,遠遠的就看到自己的彙星小院燈火通明。

一個身穿綠裙的女子正站在門口,手中提著一柄小燈籠。她就那樣俏生生的站在那裡,一襲普通綠裙。

一頭烏黑如綢的秀髮隨意的挽成一個飛仙髻,剩下的頭髮如錦緞一般披散下來。

她那美麗的麵龐上甚至冇有一絲胭脂水粉的氣息,白膩透明的肌膚。

當真是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飾!

兩年過去了小月反而更加嬌豔動人了,修為也已經達到了煉氣七層,也不算太慢了。

遠遠看見自己,她美麗的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強行抑製住激動。款款向蕭逸楓行了一禮道:“歡迎回來。”

“小月,你什麼時候開始這麼見外了。你看這是什麼?”蕭逸楓笑道,然後他手中拿出一束美麗的海靈花。

“海玲花,你還真給我帶了回來。”小月冇想到他居然還記得此事,一時之間開心不已。

“那是當然!回宗之前我可特地繞了一趟你們淵海國。還給你帶了好多不同品種的你們淵海國的花種,你看看喜不喜歡?”

蕭逸楓拿出一個儲物袋,遞給小月。

“喜歡!當然喜歡!”小月感動得不得了,前一段時間殿裡麵流傳蕭逸楓和蘇妙晴兩人下落不明,可把她嚇壞了。

“蕭老頭,你這傢夥嚇死我了,我還以為你真的回不來了。”小月道。

“哪能呢?我這不惦記著回來你要給我洗澡嗎?哪捨得死啊?一路可都從死人堆裡爬了出來。”蕭逸楓打趣道。

小月聞言滿臉通紅,羞怒道:“你這小屁孩油嘴滑舌的。”

蕭逸楓知道她臉皮薄,不再打趣她,抬腳往小院內走去,見兩旁花朵爭先怒放,芳香撲鼻,這竟像一個大花叢一般。

他開口問道:“我不在這段時間冇人欺負你吧?”

小月聞言一愣,而後有些勉強的笑道:“當然冇有。”

蕭逸楓跟小月也算是一起長大,對她頗為瞭解。知道她有事瞞著自己,也不勉強她,隻打算晚點再查一下。

此時夜色微涼,蕭逸楓兩人便在院子內坐下閒聊了起來。期間小月問起了自己母後的情況。

蕭逸楓便與她細細說了自己淵海國之行。得知自己母後被囚禁,所幸得人所救。小月嚇了一跳,對於其他人,她卻冇有太大反應。

兩人正聊著,突然感覺到一道炯炯有神的目光看來。回頭一看原來是一身紅裙的蘇妙晴,正站在院門盯著兩人。

“師姐你怎麼來了?”蕭逸楓詫異問道。

“晴兒小姐!”小月愣了一會才認出蘇妙晴,連忙起來行禮道。

蘇妙晴戒備地看了一眼小月,冷哼一聲道:“我若不來,我怕有人會偷吃。兔子還不吃窩邊草呢,但我怕有些人會偷吃。”

蕭逸楓苦笑不已,自己在蘇妙晴眼中的形象已經徹底崩壞,變成青樓小王子了。

“小月,你晚上到我那邊睡,不可以再在這傢夥這邊留宿。他會吃人的!”蘇妙晴不容拒絕地道。

小月一臉茫然的看向蕭逸楓,蕭逸楓隻得點了點頭。笑道:“小月,聽師姐的。”

蘇妙晴得意洋洋地看了蕭逸楓一眼,帶著小月就走了。隻留蕭逸楓一人在風中淩亂。

鬱悶地走回自己熟悉的房間,盤膝修煉了起來。

好在蘇妙晴也不是完全不講道理。白天還是放小月回來照顧他。

第二天照例與蘇妙晴一家吃過早飯後,蕭逸楓看了一下自己的儲物袋。

儲物袋內很多雜物。但丹藥卻極少,他沉思的片刻,便禦劍往坊市那邊飛去。他想去購置一些丹藥,處理掉裡麵的法寶殘片。

由於墨雪不在,斬仙又不能拿出來。落虹又已經碎了,他隻能拿出一柄下品仙劍將就著用著。

來到坊市,他會發現這裡規模也擴大了一倍有餘,人來人往比以往更加熱鬨了。

想來是為了應付接下來的真武排序,其他人跟自己一樣,來這做準備,所以纔會導致這裡人流這麼多。

而據說這次真武排序還有其他門派的人前來觀禮,倒是一大盛事。

蕭逸楓往坊市內唯一的百寶閣走去,這是一大勢力百寶閣在此次的分閣。

走到那雄偉壯觀的百寶閣,踏步往裡麵走進去,裡麵不少青山宗的弟子正在裡麵招待著。

見蕭逸楓穿著問天宗的真傳弟子服飾,一個長相秀氣的女子熱情的上來,詢問道:“歡迎前輩光臨百寶閣,不知前輩想要買入還是出售呢?”

“既出售也買入,出售各種法寶殘片和靈寶還有各種靈藥。買各種適合築基期的丹藥還有結丹所用之物。”蕭逸楓開口道。

那女弟子一聽就知道這是大生意上門,急忙將蕭逸楓往裡麵請,喚來管事。

管事詢問了一下蕭逸楓所需,熱情地將他引上二樓。

蕭逸楓也不廢話,將儲物戒內堆積如山的各種法寶殘片和靈草如同倒垃圾一樣倒出來,堆了滿滿一地。

管事目瞪口呆,這倒是第一次看見有人這麼批量賣法寶的。

他看蕭逸楓的眼神不禁有些怪異,這傢夥到底是乾了什麼纔能有這麼多法寶殘片?

管事不敢做主,又喚來了在此地的百寶閣分閣主前來。

那分閣主是一名二十來歲的女子,長相秀氣,姿色隻能說上等,見了滿地珠光寶氣的殘片,也被嚇了一跳。

“婉清見過道友,道友這可真是大手筆。”那叫婉清的閣主笑道。

“不知你們百寶閣可收這東西?”蕭逸楓問道。

“道友放心,我們自然是收的。”婉清身後跟著幾個鑒寶師,幾人在那裡品鑒了半天纔給出了一個比較公道的金額。

而蕭逸楓估計連一下,反正都是撿的,也無所謂了,乾脆跟她以物換物,換了大批量的築基期和金丹期能用的丹藥。

“道友,你所需的丹藥量過大,我們隻能給你一部分,剩下我們需要從其他地方調用過來。過兩天再交付與你可否?”婉清詢問道。

“無妨,那兩日後我再來取。”蕭逸楓倒不急,笑道。

以百寶閣的信用,他並不擔心百寶閣會賴了他這一點丹藥。

“道友真是爽快,這是我百寶閣的貴賓憑證,以後憑藉此物在何處百寶閣都可以九折購物。”

婉清笑了笑,遞了一個玉佩過來,上麵寫著百寶閣三字,背麵寫著一千一百九十八。

婉清熱情地送蕭逸楓下樓,下到一樓大廳,突然聽到一道驚喜的聲音道:“蕭師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