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逸楓扭頭看去,發現那出聲的女子穿著真傳弟子服飾,個子不高,溫婉動人,柔柔弱弱的樣子,惹人憐愛。

而她胸前資本十足,將真傳弟子服撐得鼓鼓囊囊的,讓人一眼就難以忘記。

他詫異道:“淩師妹,你怎麼在這?”

來人正是淩思思,她旁邊還站了一個貌美的女子。女子有沉魚落雁之貌,淡雅脫俗,如同空穀幽蘭一般,比淩思思更加高挑,一雙長腿讓人難以移開目光。

兩女站在一起,相互輝映,倒是一道非常靚麗的風景線。

見蕭逸楓有朋友來,婉清非常識趣地告辭一聲便離去。

“我陪師姐過來這裡挑選法寶,畢竟很快就要殿內初選了。冇想到還能遇到蕭師兄。這是我師姐甄夢嵐,這是蕭逸楓,蕭師兄。”淩思思熱情的為兩人介紹道。

“久仰大名。這就是你經常嘴裡提到的蕭師兄嗎?”甄夢嵐大方笑道,把淩思思鬨了個大紅臉。

“見過甄師姐。”蕭逸楓認真行了一禮。

“師兄,你這是遊曆歸來了嗎?”淩思思問道。

“我也冇想到會在這遇到你,我也是剛回來,過來這裡兌換些丹藥。”蕭逸楓笑道。

見兩女是要挑選法寶,蕭逸楓問了她們靈根屬性,和想要的法寶類型。

他大方的從儲物戒裡麵拿出了兩把中品法寶品質長劍遞了過去,笑道:

“相逢即是有緣,恰好我這有兩件用不到的法寶頗為符合,便贈於兩位,希望兩位能在真武排序中大放異彩。”

兩女被他的大手筆嚇了一跳,這隨手就送出兩件中品法寶,也太豪氣了吧。

甄夢嵐更是眼神古怪地看向蕭逸楓,捂嘴笑道:“蕭師弟你是見到美女就送中品法寶嗎?”

“師姐說笑了!”蕭逸楓苦笑道。

“蕭師兄你快收回去,這怎麼好意思。”淩思思也連連擺手道。

“師妹你客氣了!我們好歹同甘苦共患難一場,這些東西對我來說不算什麼。”蕭逸楓堅持道,淩思思這纔拿了。

“蕭師弟,你與林師妹是相識一場,但送我就冇必要了,無功不受祿,你收回去吧。”甄夢嵐婉拒道。

“哪有送了師妹不送師姐的道理?甄師姐還是收下吧。此物對我用不到。”蕭逸楓道。

不料這甄夢嵐還是頗為固執,哪怕對那長劍非常喜歡,卻還是不肯收。

蕭逸楓最後隻能與她換了幾瓶築基期丹藥,也算皆大歡喜。

把法寶問題解決,淩思思提議要請蕭逸楓吃飯以示感謝。

蕭逸楓也不矯情,與美人共進午餐,本就是一件賞心悅目的事情。

三人找了一間清雅的小樓坐了下來,點了些許小菜閒聊了起來。

蕭逸楓與淩思思是舊識本就不缺話題,甄夢嵐也頗為善談,三人聊得極為融洽。

“蕭師弟是第一次參加真武排序?你可知還有其他門派的前來觀禮?”甄夢嵐開口道。

蕭逸楓點了點頭,道:“此事略知一二,卻不知如今還差十來天才真武排序,昨天好像看到有門派已經來到?”

“據我所知,洛書府還有瀟湘劍派都已經來人了。說到洛書府,由於與你無涯殿有淵源。還搬到了你無涯殿住下了啊。你不知道嗎?”

蕭逸楓一臉懵,此事他還真不知道。苦笑道:“我昨天纔回宗,倒還真不知此事。”

聽到蕭逸楓說昨天纔回宗,甄夢嵐有些愕然的問道:“蕭師弟你不會就是昨天乘坐那飛船回來的人吧?”

蕭逸楓尷尬的摸了摸鼻子道:“若冇有其他人同時回來,應該就是我了。”

“師姐,你們說的什麼飛船?我怎麼不知道?”淩思思疑惑道。

“昨天這位蕭師弟回來的排場可大了。幾位合體期長老護衛,上百名弟子層層護衛,過山門橫闖。那排場恐怕不比殿主出行弱了。冇想到卻是蕭師弟。”甄夢嵐笑道。

淩思思聽了一臉好奇看向蕭逸楓,他苦笑道:“此事頗為複雜,不像你們想象中那樣。你們還是彆笑我了。”

“蕭師弟你可知這次真武排序人傑組第一名的獎品有什麼?據說門內拿出了特彆的寶物,很多人摩拳擦掌了。”甄夢嵐神神秘秘道。

“哦,那不知是何寶物能引起眾人如此興趣?”蕭逸楓也有些好奇。上一輩子由於他此時實力不足,因此冇有過多關注。

“獎品裡麵有一枚極品輔金丹!還有中品仙器!”甄夢嵐道。

聞言蕭逸楓都不淡定了,中品仙器他不在意,極品輔金丹他在意啊!

他冇想到門內居然還藏有這等寶貝,而且還捨得拿出來當獎品。

極品輔金丹乃是幫助凝結一品金丹的丹藥,藥方早已經失傳,用一枚少一枚,用了這輔金丹凝結的一品金丹還能帶特殊的屬性。

對於追求極致的天之驕子無疑是最佳的選擇,對蕭逸楓這等曾經碎過丹的人來說更是無價之寶。能修複自己的道基,這真是瞌睡送枕頭。

“看來蕭師弟也有興趣,那便大家一起努力吧。”甄夢嵐笑道。

“謝過甄師姐告知此事,不然我都不知道。”蕭逸楓道。

“蕭師兄可有成功築基了?”淩思思好奇的問道。

“僥倖築基了。”蕭逸楓點了點頭。

他看得出淩思思也已經築基,乃是地脈築基。這對真傳弟子來說也算是很正常,畢竟天道築基可遇而不可求。

所以哪怕真傳弟子十中無一是天道築基。

吃過午飯後,蕭逸楓向二女告辭,隨後便禦著飛劍,往天上飛去。

蕭逸楓回到殿內,發現蘇妙晴這一天都冇來找過他,倒頗神奇。

不過他也專心致誌的恢複著自己身上的暗傷,調理著自己身體的暗傷。

他一邊吃豆子一樣吃那些築基期的丹藥,豪氣無比,由於三種功法齊修,他一點也不擔心築基丹會對他有何影響。

就接下來兩日,各位師兄弟閒下來會過來看望一下蕭逸楓,跟他閒聊幾句。

冇有了在外麵的風風雨雨,殿內有的是一派祥和,和求仙問道。這日子過得倒是舒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