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靜的日子到三天後就結束了。蘇千易突然喚他前往問心殿。

蕭逸楓到了問心殿,隻見此處不隻有其自己,其他師兄弟都已經到齊。還有幾位長老也在此處。

蘇千易和林紫韻高坐上麵。蘇妙晴站在隊尾處,冇跟小時候一樣坐在上麵。

蕭逸楓默默地跟師父師孃行了一禮後,走到隊尾處蘇妙晴後麵。蘇妙晴調皮地衝他做了個鬼臉。

“此次召集大家過來,乃是有三件事宣佈。第一件就是我已經將我無涯殿傳承整理完畢,接下來直到真武排序,我會為你們傳下三門合適你們的傳承。”

他頓了頓,道:“這三門是真傳弟子的特權,此後我會將目錄放於藏經閣,真武排序後,大家可憑藉積分功勳兌換。”

“謝師父傳道!”眾弟子欣然道。

“第二件事就是晴兒和逸楓的獎賞,經過我與各位長老討論。你們二人為無涯殿立下汗馬功勞,此後你二人的待遇與長老相同,能夠隨意使用殿內的普通資源。”蘇千易繼續道。

對此蘇妙晴卻冇有太大的反應,因為她從小便享受著殿內的資源傾斜,更何況她還悄咪咪的藏了小金庫。

她和蕭逸楓手中的戒指便是兩名大乘期高手的儲物戒。

兩人並不缺這些天材地寶,因此頗為不以為然。

“最後一件事就是,這幾日經過我與諸位長老研究,決定將這墨雪劍賜予逸楓使用。若他能在此次的真武排序中取得前三的名次,這墨雪劍將永久歸於他。”

蘇千易沉聲開口道,而後看著下方眾人的表情。

聞言蘇妙晴美目一亮,頗替蕭逸楓開心。而其他弟子則表情不一,有人迷茫,有人震驚,更多人的臉上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

蘇妙晴不知道這墨雪劍代表的意義,其他人卻清楚得不得了。

墨雪劍不僅僅是神器,更是一直是無涯殿殿主的佩劍,它的歸屬某種程度上來說,就代表著下一任殿主的身份。

將墨雪劍傳與蕭逸楓便代表著,殿主和長老選擇蕭逸楓成為下一任的殿主。

他將會享受到無涯殿最高等級的資源傾斜,無涯殿將會傾儘所有將他給栽培出來。

這種資源傾斜按照以往蘇千易的話來說,給一頭豬來,都能堆成洞虛境。

蕭逸楓又豈會不明白這其中的含義?

他原以為蘇千易會將墨雪劍收回去,卻冇想到蘇千易竟然會做出如此選擇。

“弟子能力不足,恐難當大任,望師傅收回成命。”蕭逸楓沉聲道。

“小楓,你在胡說些什麼?為什麼不要!”蘇千易還冇說話,蘇妙晴在一旁急了起來。林紫韻連連咳嗽提醒她。

“此事經過我跟諸位長老的共同商討,已經決定下來。且這墨雪劍還得你拿到真武排序前三才能歸屬於你,你倒不必急著拒絕。”

蘇千易沉聲道,他語氣中透露著毋庸置疑的態度。而後他手一揮,墨雪劍從他袖中飛出,插在蕭逸楓身前的地上。

“是!弟子領命。”蕭逸楓招手將墨雪劍收回到手中。行了一禮道。

蘇妙晴這才眉開眼笑起來,相比起自己,她反而更為蕭逸楓拿到墨雪劍而高興。

看得林紫韻暗歎一聲女大不中留,女生外嚮。

蕭逸楓走回到隊列裡麵,感覺到諸位師兄弟看自己的眼神都頗為不對勁了。暗歎一口氣。

自古財帛動人心,地位又何嘗不是!

希望不會影響自己與諸位師兄的感情,自己畢竟是最後一個來無涯殿的人,卻成為殿主的候選人之一。

“如今洛書府的道友們住在我們無涯殿,你們約束好弟子,不要過去驚擾人家。若被我發現有哪位弟子敢冒犯了人家,定不輕饒。”蘇千易提醒道。

畢竟洛書府相當於師孃林紫韻的半個孃家,蘇千易對此還是頗為重視的。

“是!弟子明白!”門下弟子紛紛答是。

隨後蘇千易開口道:

“真武排序將至,我殿內也將舉行預選。時間就定在三天後,殿內選出十八名弟子參加真武排序。你們可得給我好好加把勁,彆在外人麵前被普通弟子和雜役弟子給擠了下來。不然,有你們好看的。”

所有人無不凜然,畢竟蘇千易真傳弟子恰好十八個,又對應著真武排序的人傑組和天驕組。

萬一真的在殿內預選中被普通弟子給刷下來,那還真的是得挖個洞埋了算了。

所有事情交代完畢,蘇千易讓眾人留下在迎賓閣一起吃晚飯。順便招待洛書府來的貴賓。

散會後,蘇妙晴衝蕭逸楓得意笑道:“怎麼樣?拿到墨雪劍開不開心?”

“畢竟是傳承神器,有什麼不開心的,不過這倒得好好努力了,不然要被收回去了。”蕭逸楓笑道。

而後他奇怪道:“洛書府的同道什麼時候入住我們無涯殿,我怎麼不知道?”

蘇妙晴一臉戒備的看著他,警惕道:“你想乾什麼?你給我離洛書府的仙子遠一點。要不今晚你彆參加了!”

聽到蘇妙晴這話,其他師兄師姐都紛紛笑了起來。

看著蘇妙晴那防狼一般的眼神,蕭逸楓有點氣得牙癢癢的,納悶的摸了摸鼻子,尷尬道:“師姐你想哪裡去了?我是那種人嗎?”

蘇妙晴連連點頭。

蕭逸楓想到這兩天在飯桌上,師父師孃都旁敲側擊,讓自己以後彆再去煙花之地了。

特彆是師孃看自己的眼神,讓自己都簡直無地自容。

自己的形象已經崩壞到什麼程度了?不用多說,肯定是蘇妙晴這傢夥告自己的黑狀。

在晚飯時分,所有師兄弟齊聚在無涯殿招待貴賓的迎賓堂閣內。井然有序的兩兩落座。蘇千易坐在主座上,林紫韻則過去請她師姐了。

蕭逸楓還是出場了,但蘇妙晴和蕭逸楓坐在一塊,盯著他。

很快來自洛書府的客人也在林紫韻的陪同下走入迎賓閣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