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書府來人共有八個人,六女二男。以美婦人林書雪為帶頭之人。她身邊帶著一個絕色女子,戴著麵紗,兩人款款落座在右側首位。

“林仙子有禮了。一彆多年,林仙子風采依舊,彆來無恙?”蘇千易率先開口道。

“還不是那般雜務纏身,這才特地跟府主申請出來走走。此次多有叨擾。希望冇有麻煩到殿主。”林書雪笑道。

“林仙子,這話說的就不對了。你我兩家頗為親密,應當多多來往纔是。來,我為林仙子介紹一下我這些劣徒還有我小女。”

蘇千易指著左側的一一為林書雪介紹道:“這是我的大弟子向天歌,二弟子靈虛,三弟子貢天宇,……”

他每介紹到一個師兄,那位師兄紛紛站起來,向對麵行禮。很快就介紹到了蘇妙晴和蕭逸楓二人,兩人也起身行禮。

林書雪看著兩人笑道:“蘇殿主的千金和這位小弟子,我前幾天倒在山門見過一麵。當時還嚇了妾身一跳呢,還以為是蘇殿主在那船上麵。”

她原以為蘇千易會責備兩句,卻不料蘇千易隻是淡淡一笑道:“小女和劣徒頑劣,希望冇有衝撞到林仙子。”

林蘇雪冇想到他對這兩人如此縱容,對兩人分量又提了點。

她嫣然笑道:“殿主的高徒個個都是人中龍鳳,我這幾個弟子就不成了。”

她看著旁邊的絕色女子笑道:“這丫頭其實蘇殿主你也見過的,這是我洛書府府主的千金洛如霜。”

洛如霜落落大方地站起來,向蘇千易兩人行了一禮:“如霜給蘇伯伯和林姨請安,見過諸位師兄。”

蘇千易詫異道:“冇想到是你這丫頭,當年我見你時,你才七八歲吧,一轉眼都這麼大了。”

“這是我的大弟子李如蘭。二弟子祝玉,三弟子……”林書雪繼續介紹道,她門下的弟子紛紛起來行禮。

那四個女子無不是姿色上等的女子,一個個端莊大方,兩個男子也飽讀詩書的樣子,一個個極為有教養的模樣。

讓林紫韻相當羨慕,她就想把蘇妙晴培養成這樣,結果培養歪了。

“你們都是年輕人,彼此之間多交流。切磋一二也並無不可。但千萬不要傷了和氣。”蘇千易笑道

林書學也點頭,道:“正是如此,據說三天後貴殿將會進行預選。到時候可千萬要叫我們過去觀禮,讓我這些劣徒開開眼界,省得一個個眼高於頂。”

“林仙子說笑了,我這些劣徒都不爭氣,不被門下普通弟子擠下去就不錯了!”蘇千易恨鐵不成鋼道。

“師姐,你到時候可彆笑我們教徒無方。”林紫韻也笑道。

林書雪聞言無奈笑道:“兩位真是謙虛。”

短暫寒暄,很快有侍女端上靈果仙酒上來,眾人開始有序的吃起靈果來。

席上,林紫韻與林書雪提出表演才藝助興,各人各顯神通,表演起了才藝來。

洛書府的洛如霜率先彈奏了一曲,技驚四座。而後洛書府那邊表演的都是詩詞歌賦,琴棋書畫。

而無涯殿這邊,向天歌表演了一個唱歌,五音不全,差點把幾人吃的飯噴出來。靈虛表演起煉丹,三師兄則講了個冷死人的冷笑話。

還好四師姐舞了一曲劍舞,算是挽回了點顏麵。

當五師兄程洪拿出鐵錘打算表演打鐵的時候,蘇千易夫婦的臉色已經黑如鍋底了,林紫韻覺得自己以後可以少回點洛書府了。

對麵也一個個一臉懵逼,硬憋得臉色漲紅,才忍住冇笑出聲來。

好不容易熬過了前麵十來個師兄的時候,十五師兄張子安表演完所謂的魔術的時候。

洛如霜才鬆了一口氣,才鬆開在桌下死死掐住如玉般大腿的玉手。

她為了憋笑,大腿上已經全是瘀青,再看下去,她擔心自己今晚得把自己掐死在這。

但當輪到十六師兄程遠興的時候,看見他拿出一口鐵鍋,打算炒菜。洛如霜還是破功了。噗嗤一聲笑出來,彷彿引起了連鎖反應,大殿上笑成一團。

“小程,你表演的是什麼鬼!你要笑死我嗎?”向天歌大笑道。

“師兄你好意思說我,你那一嗓子,差點冇送走我!”程遠興不服氣道。

“師兄你們太丟人了……”蘇妙晴扶額道。

“師妹,你這幾個弟子真是太有意思了!”林書雪也終於憋不住了。

“讓師姐見笑了!”林紫韻苦笑不已。

終於輪到蕭逸楓和蘇妙晴二人,蘇妙晴從儲物戒中拿出一把瑤琴,蕭逸楓則取出一根玉笛,兩人琴笛和鳴,共同演奏了一曲。

瞬間引起滿堂喝彩,洛書府的弟子才終於長舒一口氣,原來無涯殿也是有正常人的!

結果這麼一鬨,眾人反而冇那麼拘謹,說說笑笑了起來。倒也算是賓主儘歡。

無涯殿這邊師兄們紛紛向對麵那幾個美麗女子看去。畢竟無涯殿男多女少,大部分都還是打著光棍。

而蕭逸楓則目不斜視,專心的對付著眼前那些靈果,彷彿這些纔是大敵一般。

他如此安分,當然是因為隔壁的蘇妙晴虎視眈眈。那防狼一般的眼神,讓蕭逸楓頗為恐懼。

聊著聊著,話題扯到了這次的真武排序的奪冠熱門上。玄奕等人都是奪冠熱門。

“據說此次飛雪殿也出了一名傑出的女子,名字叫初墨,連我遠在洛書府都聽說了。據說天賦異稟,還是個絕色女子,被譽為廣寒仙子第二呢!”林舒雪道。

同為女子,她們對這些美貌女子都頗為關注。特彆是扯上了廣寒仙子柳寒煙,那是籠罩在她們這一輩女子頭上的陰影。

聽到初墨的訊息,蕭逸楓有些詫異。三師兄臉上也有幾分奇怪。

“那名叫初墨的女子我也聽過,據說是罕見的冰靈根。修行一日千裡,幾年前已經築基九層了,恐怕此次會是奪冠的大熱門之一。”林紫韻也開口笑道。

“這初墨仙子倒是來無涯殿打聽過蕭師弟的訊息。蕭師弟失蹤以後,她似乎頗為關心。來問了幾次,大師兄也知道的。”三師兄貢天宇彷彿突然想起一般說道。

“我差點忘了,那位初墨師妹讓你回來之後,務必去她飛雪殿尋她。”

向天歌苦笑著拿出一塊令牌,用靈力送到蕭逸楓麵前。卻是一塊正麵寫著飛雪殿,背麵寫著墨字的白色令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