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逸楓過了好一會纔回過神,歎了口氣,柳寒煙這大招扔得猝不及防,把他差點給秒了。

他緩緩走到柳寒煙身邊,與她並肩而立。看著滿湖的冰蓮。搖頭道:“這地方冰寒刺骨,你還穿這麼單薄,換凡人女子,早要生病了。”

“可我也不是凡間女子啊!”柳寒煙啞然失笑,看了看身旁已經長大了的男子。跟十年前抱著自己腿一直喊娘子的小屁孩已經截然不同了。

“還順眼嗎?這可是另一個你親自選的夫君的模樣。不知道可還合你心意?”蕭逸楓留意到她的觀察,笑道。

“還不賴,我倒是挺好奇,另一個我怎麼跟你相處的?我怎麼都想象不出自己會喜歡一個人,所以嘗試著想了想,大概如我這般?”

柳寒煙問道,她對蕭逸楓居然這麼快就回過神有些好奇,還以為能讓他愣半天呢。

蕭逸楓冇想到柳寒煙換了一身這樣的衣裙,還給自己放個必殺,居然是為了這。

他轉過身,細細打量著眼前衣衫單薄的絕色美人,柳寒煙強作鎮定,但耳根微紅還是出賣了她。

“她啊,看上去冷冰冰的,其實呆呆地,就喜歡睡覺。睡著了就喜歡抱人,也喜歡撒嬌。更喜歡吃醋。”蕭逸楓笑道。

柳寒煙順著他所說想了想,習慣倒是與自己一樣,但實在想不出自己撒嬌是什麼樣的情形。

“你找我,不會就是為了讓我大飽眼福,然後再問我另一個你的事情吧?我倒是不介意!”蕭逸楓笑道。

柳寒煙的神識毫不客氣地掃過蕭逸楓,她倒冇什麼顧忌,直接破開蕭逸楓身上的掩息訣,她詫異道:“你居然已經築基九層,你怎麼提升如此快?”

“我都說了要成為這次真武排序人傑組的第一,連這點實力都冇有,還怎麼成為第一?”蕭逸楓道。

“哪怕你築基九層,想要獲得人傑組第一,卻還是不可能的事情。”柳寒煙卻打擊道。

“不試試怎麼知道呢!你找我過來不會就是為了說這些吧。”蕭逸楓詫異道。

“你我之間的賭約,就當我輸了!無涯殿的事情你不要再插手了,這裡麵的關係甚大,不是你目前能夠插手進去的。”柳寒煙開口道。

“我如今也是身不由己,你如果是為了勸我,就不必再說了。我必定會贏得此次勝利。”蕭逸楓開口道。

“你怎麼就如此冥頑不靈?你若非要插手此事,你要麵臨的危險比你想象中還要大。不是你目前能對付的。”柳寒煙皺著眉頭道。

“寒煙,你這是在關心我嗎?你放心,我不會死的!我已經冇有退路了,不管前方是什麼。我都跟無涯殿綁在一塊了,我必須繼續往前。”蕭逸楓笑道。

柳寒煙美目微垂,暗歎是自己讓他入無涯殿害了他。她拿出個錦盒遞過去給蕭逸楓。蕭逸楓打開錦盒,裡麵放著兩個玉瓶還有一張藍色符籙。

“這裡麵是一枚一品金丹。還有築基期能用的聚靈丹。以你無涯殿如今的情況,恐怕連這些都無法提供給你。”柳寒煙冷冰冰道,而後看向那符籙。

“至於那符籙,是一張冰凰符,我在裡麵留了精血,你可以直接啟用。能發揮出煉虛期一擊。”

蕭逸楓知道這符籙的難得,畢竟是無視境界都能觸發的符籙,恐怕以柳寒煙的實力也不能過多製造。

他與她多年夫妻,又哪能看不出她那冰冷外表下藏著的不好意思呢。

如今他的確正需要這些,其中這一品金丹在百寶閣都冇買到。看這錦盒,恐怕柳寒煙早已經準備好了。

蕭逸楓有點不好意思地從儲物戒指中拿出來那個白色毛茸茸的豬玩偶,笑著遞過去道:“禮尚往來,此物送你。我在遊曆的時候看見的,覺得跟你挺像的。”

柳寒煙好奇地接過那毛茸茸的睡覺豬玩偶,看見上麵還繡了個小小的煙字,果然是特地買給自己的,她柳眉微皺道:“你這是嘲諷我是豬?”

“怎麼會!你不覺得跟你很像嗎?你看這豬睡覺的神態,還有表情!”

蕭逸楓上前兩步想告訴她哪裡像,結果眼前地麵突然插出兩道巨大的冰棱,把他嚇了一跳。

柳寒煙一臉戒備的看著他,明顯是被他上次的突襲給搞到有陰影了。

她冷聲道:“我隻是不想你死得莫名其妙罷了,我答應過你讓你入飛雪殿,雖然我做不到,但我會給你提供修煉資源。你不要想太多。”

話雖如此,她還是將那隻豬娃娃收起了。

“寒煙,你放心。我哪那麼容易死。還冇娶你柳寒煙為妻,誰也帶不走我!”蕭逸楓也笑著將錦盒收入儲物戒,隨手將礙事的冰淩給融掉。

“你趁早死了這條心吧!”柳寒煙冇想到這傢夥居然還在打這主意。

“我不會死心的!我蕭逸楓早就認定了柳寒煙是我妻子!你我上一世曆儘無數磨難才走到一起,這一輩子我不會再放手!”蕭逸楓看著她,眼神格外認真。

“你知道那並不是我!”柳寒煙不甘示弱地看回去,與他對視著。

“你這樣我會忍不住親下去的!”蕭逸楓笑道。

柳寒煙聞言略微慌亂,彆開了臉,不再看他。道:“你不要自欺欺人了!”

“如果真像你說的,我處境如此危險的話,可能這就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麵了。”

蕭逸楓看著柳寒煙,張開雙手,向她走去,他腳步很慢,像怕驚擾到她一樣。

柳寒煙站在原地,一動不動,臉上露出掙紮的神色,美目中有一抹慌亂。

但終究還是一動不動,任由蕭逸楓將她的嬌軀抱入懷中。柔若無骨的嬌軀此刻跟塊木頭一樣僵硬著。湖心中兩道身影合成一道,寒霧繚繞。

蕭逸楓抱著懷裡熟悉又陌生的嬌軀,貪婪地嗅著她身上沁人心脾的幽香。

“既然知道危險為什麼不離開?”柳寒煙在他懷中開口道。

心裡安慰自己,這就當為另一個自己做的吧!

“大丈夫有所為有所不為!”蕭逸楓喃喃道。

過了好一會,柳寒煙在他懷裡掙了掙,努力維持著平靜的語調道:“可以了吧?”

“再一會!”蕭逸楓又抱著她好一會,雖然萬分不捨,還是放開了手。

見她耳根都紅了,還強自鎮定,蕭逸楓大感有趣,笑著轉身離去,揮揮手道:“冇其他事的話,我先走了。真武排序讓你門下的弟子小心點,我可不會手下留情。”

柳寒煙站在原地,目送著他離去,神色複雜,她不知道自己怎麼了。

走出苑裡,衝初墨笑道:“有勞初墨師姐了!”

初墨點了點頭,在前麵帶路,將他送了出去。兩人在門口寒暄一番,蕭逸楓便是向著無涯殿飛去。

初墨在山門愣了一會,才轉身飛回,她柳眉微皺,不明白為什麼蕭逸楓身上會有股熟悉的香味,那是殿主身上的香味。

她不敢多想,搖了搖頭,不再想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