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月在彙星小院中打理著蕭逸楓送的花草,看著那一朵朵剛種下的燦爛海靈花,嘴角不由笑出了笑意。

這是整株移植的,而她儲物袋中還有許多各種名花種子還冇種下,這兩天忙得不得了。

這些天她白天纔回來彙星小院,晚上就被蘇妙晴緊緊盯著。

倒給她解決了一個尷尬,畢竟自己在蕭逸楓出門時,可是說過回來給他洗澡,現在人回來了,自己卻冇這個勇氣。

她把白淨的臉湊到那海靈花前,深深的吸了一口。聞到滿鼻的花香不由開心的笑了起來。

就在此時,她聽到了腳步聲,開心的回過頭,笑道:“蕭老頭,你回來了。”

不過站在院子前的並不是蕭逸楓,而是另一個魁梧的男子。

這男子長得魁梧有力,臉上棱棱角角如同刀削一般,雙眼炯炯有神,整個人充滿男子魅力。

看見小月他笑了起來,道:“小月姑娘,這些粗重活又何必你弄呢?”

“朱文濤,怎麼是你?你來這裡乾什麼?”小月的臉色冷了下來。

“小月姑娘,我來這當然是找你呀,我對你的心意你還不明白嗎?你又何必繼續在這裡當低微的侍女呢?跟著我不好嗎?”朱文濤不解的說道。

小月看著眼前的男子臉上全是無奈,這朱文濤一直對自己死纏爛打。還單方麵到處宣佈自己是她女人,各種送自己東西。

對方雖然對他極好,但卻並非她喜歡的類型。而且眼中那不加掩飾的貪婪**眼神,讓她很不舒服。

之前就是這朱文濤過來歡天喜地地說蕭逸楓和蘇妙晴死在了遊曆過程中,害她哭了好幾天。

“你不用再說了,我在這裡很好,我是不會離開蕭少爺的。”小月冷冷地說道。

“你為什麼一定要跟著那個廢物,他不過就是有個真傳弟子的身份。除去了真傳弟子他什麼都不是!隻要我在真武排序中能戰勝他,我也可以當真傳弟子。”朱文濤怒道。

“你閉嘴!不許你汙衊蕭少爺!反正不管怎樣我都不會離開這裡。我再跟你說一次,我對你冇有那方麵的意思。你死心吧!”小月再次跟他坦白道。

聞言朱文濤不禁怒不可遏道:“我到底哪裡比不上他?你情願在這裡跟著他做卑微的侍女,也不願意跟我走!是不是他威脅你?隻要我這次贏了,向殿主求他賜你給我,一定能救你出去的。”

“冇有!我是自願的!你不要再自作多情了好嗎?麻煩你快讓開,等一下蕭少爺回來看見就麻煩了。”小月對這人的自以為是真是煩透了。

朱文濤卻依舊不依不饒,走進院子裡麵。臉色漲紅,伸手向小月抓去,說道:“我不信,你一定是喜歡我的!”

小月被他抓著手腕,掙紮著道:“你想乾什麼,你快放開我!”

朱文濤滿眼通紅,鼻息厚重,正想對小月做什麼的時候,一道淩厲的劍光向他斬來。

朱文濤險了又險的躲過,回身看去,隻見院子門口站著一個青年男子,手持一把仙劍。冷聲說道:“你冇聽小月叫你放手嗎?不想死給我滾!”

“你是何人?敢管我的閒事!”朱文濤怒道。

“你站在我院內,還問我是何人。不覺得有些可笑嗎?”蕭逸楓啞然失笑,但眼睛裡麵毫無笑意。

“你就是那蕭逸楓?這是我與小月的事與你何乾?我勸你不要糾纏小月,她跟我是相愛的!”朱文濤反而先生氣道。

蕭逸楓發現這人真的是少了一根筋一樣,自我感覺良好。

“冇聽到小月所說,她對你冇感覺嗎?小月是我的人,你再騷擾小月,我讓你吃不了兜著走,趕緊滾!”蕭逸楓冷聲道。

“姓蕭的。你不要囂張!這一次真武排序你敢不敢跟我賭一把,你若輸了將小月交給我。”朱文濤指著蕭逸楓道。

“你這人怕不是有點毛病!小月她又不是物品,她想去哪是她自己做的決定。輪不到我們做決定!”

蕭逸楓不想再跟他廢話。指著門口道:“趕緊給我滾。否則我就要上報給執法堂了,擅闖我洞府,騷擾我侍女!”

“姓蕭的你不要囂張。這一次真武排序,我便挑戰你!到時候定將你打得滿地找牙,看你還好不好意思當這真傳弟子!占著小月不放。”

朱文濤恨恨地看了他一眼,又回頭看了小月,才轉身離去。

他走後,小月彷彿做錯事一樣,低著頭道:“對不起!蕭老頭,我冇想到他會跟過來。給你添麻煩了,要不我去找他,讓他改變主意。”

“這又不是你的錯!我要不是看到,你還想瞞我多久。這種事情你乾嘛不跟我說?白白讓這傻子糾纏你這麼久,你不會真喜歡他吧?”蕭逸楓翻了翻白眼。

“怎麼可能?這傢夥少根筋的,像想把我吃了一樣。我隻是不想給你添麻煩。”小月急忙解釋道。

“以我們兩個的感情,至於這麼見外嗎?”蕭逸楓笑了笑,難得見這傢夥一副做錯事的樣子。

他摸了摸她的小腦袋,惹得小月一陣不滿。

“可是他是地脈築基,而且已經築基五層了,真的冇事嗎?”小月還是擔心道。

小月擔心蕭逸楓真被他打敗,到時候就顏麵掃地了。隻怕要淪為笑柄。

“冇事,不過如此,到時候看我把他打得滿地找牙,給你出口惡氣。”蕭逸楓笑道。

“你不要小看他,到時候你彆輸的太難看了,回來找我安慰。”小月見他這滿不在乎,氣不打一處來。

“那我到時候贏了怎麼辦?要不要跟我賭一把?不過你都還欠著我洗澡呢。”蕭逸楓打趣道。

“哼!你要贏了,我就陪你洗澡!”小月漲紅著臉說道。

“可是你說的,我可冇逼你哦。就衝你這話,我要用超過三招打敗他,就算我輸。”蕭逸楓大笑道。

“你這傢夥。”小月氣鼓鼓的在原地跺了跺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