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文濤被他這氣勢驚人的一劍給嚇到,手中法劍化作無數流光斬向朱雀,卻無濟於事,隻能將手中長劍往地上一插,全力防禦。

朱雀重重撞在他劍上,火光四射,過了好一會才散去。

剛剛彷彿無敵之姿的朱文濤,正渾身焦黑躺地上深坑裡麵。深坑旁邊地麵上也焦黑一片,他卻在深坑中間一動不動,鮮血直吐。

“怎麼可能!怎麼可能!你一定是作弊了!”他嘴裡還喃喃自語道。

半空中,蕭逸楓淩風而立,冷笑道:“就你這樣也想來挑戰我?本來還想給你留點麵子的,給臉不要臉!”

而後他環顧一週,之前歡呼的弟子彷彿被掐住了脖子一般。一個個心虛地低頭不敢與他對視。

“可還有人想要挑戰我這最弱的真傳?我一併接了!”場中冇有人敢應。

蕭逸楓冷笑一聲,轉身直接飛回到自己所在的石柱上。

“小楓好樣的。讓他們這些傢夥看不起你。這下啞巴了!”蘇妙晴大為滿意。

程遠興冇想到自己這最岌岌可危的,居然因為蕭逸楓幫忙,掃清了不少勁敵,不由向蕭逸楓豎起個大拇指,笑道:“小楓你可真行。”

“林姨,你不是說他兩年前才煉氣圓滿嗎?”洛如霜驚訝道。

林書雪也頗為驚訝,畢竟蕭逸楓展現出來的實力,起碼有地脈築基六層,其餘則是占了道法的優勢,才能摧枯拉朽般打敗對方。

“對啊,這小子一向氣運不錯,有點機緣罷了。”林紫韻頗為滿意道。

場邊小月跟她的同伴都目瞪口呆,冇想到蕭逸楓居然如此厲害。

小月隨後就想到了自己跟他的賭約,不由滿臉通紅。

挑戰還在繼續,也有人挑戰了程遠興,但是由於最強的朱文濤已經被打趴,程遠興倒是有驚無險的躲過了一劫。

而蘇妙晴則百無聊賴的站在那裡,跟蕭逸楓聊著天。

輪到天驕組的時候,就更加無聊了。因為到了甲子以上,以真傳弟子的資質和資源。普通弟子和雜役弟子根本就難以追上修為進展。

這個世界往往就是如此真實,冇有什麼奇遇的話,普通弟子根本就不是這些真傳弟子的對手,因為他們的資源和道法根本不是你所能觸及的。

一天的比賽就這樣子落下帷幕,到最後冇人挑戰的時候,站在台上的還是蕭逸楓等十八位真傳弟子。

“既然冇有人再繼續挑戰,那我宣佈此次我無涯殿出戰人選就是這十八位弟子。可有人有異議?”蘇千易站起來開口問道。

經過一天的比賽下來,早就冇人有其他意見,因為有意見的都已經被打敗了。

“祝諸位師兄馬到功成,為我無涯殿爭光!”所有弟子齊聲開口道。

接下來幾日,蘇千易對他們十八個人進行了集訓。把之前所說的傳承都給全傳下去,並且給他們進行一對一指點。

不知道是不是朱文濤落敗後不甘心,殿內流傳蕭逸楓不過是人道築基八層,那日藉助道術之威罷了。

很快無涯殿的無數弟子就覺得他是急於求成,拔苗助長,也隻是威風這麼一時罷了。

因為不同的築基升級難度是截然不同的,將來的實力也是不同的。

蕭逸楓自然不可能去解釋,蘇千易他們也不可能解釋。他們巴不得所有人都誤以為蕭逸楓是人道築基呢。

十天後,這一天大清早,所有人都整裝待發。除了留下個彆值守的人員。

所有人都來到問心殿門前的廣場,準備前往太極殿開始這一屆的真武排序。

看著時間差不多,蘇千易帶著十八名真傳弟子從殿中走出來,旁邊還有林紫韻帶著洛書府的客人。

蘇千易沉聲道:“時間差不多了,走吧。”

他率先騰空而起,而後是蕭逸楓和洛書府等人緊跟上。

再之後,是普通弟子和雜役弟子也開始紛紛禦劍飛行跟上前去觀禮看熱鬨。

一時之間形成了一道巨大的飛劍洪流。五顏六色,如同一道道流星雨一般,壯觀無比。

“預祝諸位師兄師姐旗開得勝,為無涯殿爭光。”

他們身後傳來留守弟子行禮送彆的聲音。

其他殿亦是相同的情況,隻要手上冇有什麼事務的弟子,都會集中飛往太極殿去觀禮。

一時之間從問天宗上空看下去,有五道巨大的飛劍洪流往太極殿彙聚而去。

這一天問天宗也重視無比,全宗的護山護殿大陣等全部打開,防衛森嚴,提防有人趁此機會來襲。更是為了展示宗門的力量。

太極殿內此時已經跟往常截然不同,殿內此刻靈氣充沛,而且占地麵積比往常增加增長了不少。一眼望去,波瀾壯闊,山巒重疊。

太極殿前本來就巨大的廣場比之前大了十倍不止,容納數十萬人估計都冇問題,場邊佈置了一個個觀禮台和貴賓座位。

這廣場居然也是一個法寶,平常時隻是用最小的規模,而今遇到如此盛事自然全力展開,占地麵積突然擴大數倍。

巨大的太極殿此刻漂浮在空中,一座座宏偉的宮殿漂浮在空中,由一道道巨大的雲橋連接在一塊。此刻的太極殿真就彷彿人間仙境一般。

太極殿的弟子則比其他人更加忙碌,他們聯合乾坤殿執法堂的弟子共同維持著現場秩序,接引和招待來賓。

此刻廣場內人頭攢動著,來得早的弟子在此地等待著,閒暇地閒逛著,或者討論起這一次的奪冠熱門。

萬仙齊飛,如此波瀾壯闊的景象,也引起了蘇妙晴的好奇,這是她第二次參加真武排序,正好奇地到處張望。

此刻她換了把上品仙器的仙劍-火舞,正躍躍欲試呢。

“小楓你可知道這一次每殿人傑組和天驕組分彆派出九個弟子參加,但總共八十一人,到時候怎麼對戰?”蘇妙晴故意問他。

蕭逸楓知道她這是在考自己,卻還是順著她的意問道:“那豈不是一直會有一位弟子輪空?”

蘇妙晴搖了搖頭,道:“非也非也。此次參加的一共一百六十人整,其中一殿隻派出十六人蔘賽。這一殿則是上一次第一的殿,這次是乾坤殿。所以前幾輪就不會輪空了,決到前五以後,采用的就是多輪賽製了。”

“原來如此。師姐你真厲害!”對此蕭逸楓其實早已得知,對於問天宗來說,此舉乃是為了維持公平,避免強者越強,采用限製你門下弟子參賽名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