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過宗主,見過諸位殿主,見過諸位前輩。”隨著所有的正道大佬入座,廣場上十餘萬餘名弟子齊聲道。

聲音震耳欲聾,整齊劃一,如同一個人一般,而十餘萬弟子排列井然有序,衣著劃分統一。

弟子們一個個衣袂飄飄,精神飽滿,修為精湛,把其他前來觀禮的弟子都給震了一下。

問天宗不愧是修真界第一大宗,弟子不管人數還是質量,都不愧於天下第一大宗之名。

“都起來吧!此次乃是我問天宗十年一次的真武排序,貧道廣陵謹代表問天宗歡迎各位同道的大駕光臨。”

“此次旨在為各殿爭光,希望爾等發揮出自己應有的實力。但比試第二,友誼第一,不可傷了和氣。爾等可明白?”

“弟子明白!”下方弟子齊聲道。

“此次真武排序宗旨是公平公正公開,規則簡單,各弟子不可傷及他人性命,不可用下三濫手段,每人全程隻能使用三張符籙,不可帶靈寵上場。”

“此次比試各弟子會獲得自己的號碼牌,由抽簽決定對手,人傑組和天驕組同時進行,每人每天進行一場比試。”

“以下是接下來今天的各位的對手,祝各位弟子旗開得勝,取得優越的成績!”

說著廣陵真人將手按在身前的一個球形珠子上,一道道碧綠光芒飛出,落入到蕭逸楓等參賽的弟子手中。

而球形珠子射出一個巨大的投影投射在廣場之上,一百六十名弟子的名字出現在上麵,上麵記錄著各自的對手,還有交手擂台也在上麵投影出來。

蕭逸楓在上麵找到了自己的資訊,自己的對手是一個叫石破天的人,乃是長生殿的弟子。而蘇妙晴也抽到了另外一個太極殿的弟子。

他在上麵掃視一週,發現自己殿內的人冇有撞上,不由長出一口氣。畢竟萬一殿內的人自己先碰上了就不好了。

比試資訊出來以後,整整十個擂台同時升起。那是一個個巨大的圓形陣盤,周邊環繞著強大的法陣,上麵寫著乾坤坎兌等字樣。

每個擂台上都有一個長老,正在台上站著,既充當裁判,也提防弟子們出手不知輕重,傷及性命。

由於人數過多,哪怕十個擂台同時開始比試,也得整整比上十六場。分上下午各八場。

在擂台升起後,廣陵真人吩咐道:“好了,比試在半個時辰後開始,各參賽弟子開始做準備吧。”

“是!”參賽弟子應道。

今天蕭逸楓的比試是在下午,倒一下子閒了下來。倒是師兄師姐們的比試多在上午。

一時之間他百無聊賴,蘇妙晴也是下午場,拉住他結伴在廣場外跟其他弟子一樣閒逛。

而比試則在半個小時後開始,正當兩人正在閒逛著的時候,突然看見無數弟子往一個方向湧去。

兩人也結伴走了上去,蕭逸楓護住蘇妙晴擠開人群,走到裡麵才發現那是兩塊巨大的方形玉盤,一紅一綠,上麵記錄著所有弟子的名字,旁邊則是一些小數字。

蘇妙晴等人的名字也在上麵,兩人看了不明白這是什麼。而不斷有弟子跑去旁邊找一位弟子,從他手上拿到一個玉簡。

“最新的最全的參賽弟子資訊!要買的趕緊來!”那邊有個弟子舉著玉簡高喊。

“快給我一份!”不斷有弟子湧上去搶購。

蕭逸楓拉了旁邊一個弟子詢問道:“請問這位師兄。這是在乾什麼?購買這些弟子資訊有什麼用?”

那位師兄本來急著去買玉簡,被蕭逸楓拉著,轉身過來,本來一臉不耐煩,卻看見旁邊的蘇妙晴,一下子態度就和藹了起來,滿臉笑意道:

“這位師弟師妹,這是首次參加真武排序吧。這可是我們真武排序的一大熱門活動,猜魁首呢!就是盲猜到底誰是這一屆的魁首,而上麵則是這些弟子的賠率。”

說著他轉向那兩塊巨大的玉盤,狂熱道“不管你壓多大,這人傑天驕榜都能接得下。隻要你贏了,便按上麵的倍率賠給你。”

蕭逸楓和蘇妙晴兩人瞬間醒悟過來,什麼猜魁首,這不就是賭博嗎?

為什麼問天宗這麼個仙氣飄飄的地方會冒出這麼個賭具來。

“這位師兄,這宗門裡麵的人不管嗎?這不就是賭博嗎?這到底是誰開設的?”蘇妙晴疑惑道,蕭逸楓也好奇。

“這位師妹有所不知了。這個人傑天驕榜是我們太上長老開設的,他老人家向來喜好這些。宗主也管不了他,而他每年也隻開這一次助興,也就任著他來了。”那師兄嘿嘿笑道。

蕭逸楓目瞪口呆,本門居然還有這麼一位奇葩的太上長老,自己怎麼就不知道?

怪不得有能力能夠在這廣場開設這麼一個巨大的人傑天驕榜。原來連宗主都管不了的大佬。

陣盤有兩塊,蕭逸楓看了一下自己的名字,兩塊上麵的賠率不一樣。紅色陣盤上的是一賠十,而綠色陣盤上則是一賠二。

“這位師兄,這紅色陣盤和綠色陣盤又是怎麼一回事呢。”蕭逸楓問道。

“紅色陣盤代表著盲猜,現在下注盲猜這一次的魁首。因為不確定性,所以賠率特彆高。再過半個時辰這個陣盤就會被封起。”

“而綠色陣盤則是這一場的賠率,每次賠率都會根據對手實力而發生變化。師弟你要不要也玩兩手?”那位師兄看他頗感興趣的樣子,熱情的邀請道。

蘇妙晴眉頭一皺,她雖然喜歡玩,但對這些都完全不想沾染。

畢竟十賭九輸,她在房間見多了,正打算拉著蕭逸楓走。

誰知道蕭逸楓兩眼發光,彷彿被那兩塊玉盤給吸住了一般。

蕭逸楓興奮得看向蘇妙晴道:“師姐你有多少靈石?都借我。”

蘇妙晴警惕的看著他說道:“你想乾什麼?你不會想賭這個東西吧?十賭九輸你不知道嗎?”

“師姐,你相信我!我保證還給你,還給你算利息。”蕭逸楓衝她笑道。

“不借!這是壞習慣。沾染這東西的人冇有什麼好下場的。”蘇妙晴看著蕭逸楓那財迷心竅的樣子,直皺著眉頭。

“師姐求你了!我現在真的很缺錢,我不會輸的,我隻玩這一次。你信我!”蕭逸楓諂媚道。

為了以後的修煉生涯他也算陪出去了,最近吃豆子一樣吃丹藥,恐怕很快就冇錢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