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在太極殿內通過玄光鏡關注著場上熱鬨的那位太上長老,正喝著香茶,看著自己儲物戒內越來越多的下注靈石,樂開了花。

投入到他下注牌的靈石都會直接落入他儲物戒內,這些年通過這個,他賺得盆滿缽滿。

突然他收到了傳訊,裡麵傳來弟子焦急的聲音。他一口茶噴出來,三千枚極品靈石!

他不由臉色奇怪地看向場中的蘇千易,場內的蘇千易卻彷彿就全然不知一樣。

這傢夥想乾什麼!三千枚極品靈石!這是一位普通大乘期的所有財富有多了吧。

一千枚盲猜,按賠率,自己得賠一萬枚!

更何況還有兩千枚實時押注的!可是不收也太慫了!他認真看了又看蕭逸楓的資料。

他冷笑一聲,蘇千易,不管你打什麼主意,你如意算盤打錯了!

最後他還是咬了咬牙,飛出一道回信。這些年自己通過這人傑天驕榜還是賺到了不少的,哪怕蘇千易真贏了,自己還是賠得起的。

在那邊焦急等候的師兄得知收到了太上長老的傳訊,長舒一口氣,再三詢問道:“這位師弟,你真的要押自己一千枚極品靈石奪魁首嗎?”

“當然!”蕭逸楓點頭道。

那位弟子顫抖著遞給兩塊下注牌,蕭逸楓將一千枚投入裡麵,印下自己的二十五號的名字。

而蕭逸楓手上還整整有著兩千多枚的極品靈石。他毫不猶豫的壓到了這一場的自己身上。賠率一賠二!

這下子賺大了,蕭逸楓也忍不住心裡樂開了花!

一賠二,哪怕賠率不高,但是自己必勝!

“師姐你就不想贏一點嗎?”他不由問蘇妙晴。

蘇妙晴被他慫恿的有些蠢蠢欲動,還是咬咬牙搖了搖頭。狡黠道:“你贏了難道不分給我?”

“必須的!”蕭逸楓不禁啞然。

下好注後,兩人在場內閒逛,廣場內有不少各式各樣的小攤位和交易會,倒也熱鬨非凡。

“蘇師妹,蕭師弟好久不見!”突然背後傳來一道沉穩的男聲。

蕭逸楓二人循聲回頭望去,那人俊朗非凡,星眉劍目,笑容和煦,正是廣陵真人的小弟子玄奕。

“玄奕師兄。”蘇妙晴頗為禮貌地點頭道。

“見過玄奕師兄!”蕭逸楓行禮道。

“蘇師妹,許久未見,彆來無恙?師妹什麼時候回來的?”玄奕笑容真摯,眼睛深情地看著蘇妙晴。

他對蘇妙晴一見傾心,一直在想方設法討好蘇妙晴,倒也跟蘇妙晴有不少共同話題,本來一切往好方向發展的時候。

蘇妙晴不聲不響地在兩年前突然之間就下山了,倒讓他極為納悶。他一點防備都冇有,隻能經常往來無涯殿打聽訊息。

現在突然遇到蘇妙晴,他不由驚喜萬分。魂牽夢繞的心上人就在他麵前,比兩年前更加出塵絕世。

蕭逸楓看著玄奕,突然有點古怪的感受湧上心頭,心頭像堵著什麼一樣,沉悶不已。

他想到上一輩子蘇妙晴正是和玄奕兩情相悅,最後成了夫妻。

似乎是月老綁死的紅線,這輩子蘇妙晴和玄奕兩人相處還不錯,蘇妙晴下山的時候似乎還給他買了玉佩。

師姐有喜歡的人,自己為什麼會不開心呢?蕭逸楓苦笑著想到,這難道就是當父親的感覺?眼看從小長大的師姐被人帶走的感覺?

他不想,或者不敢多想,隻能如此勸自己。

“玄奕師兄,我也是剛回來冇多久,冇想到在這裡見到你。”蘇妙晴保持著禮貌道,話語裡麵卻有點慌亂和疏離。

玄奕敏感的察覺到了蘇妙晴語氣裡麵的疏離,他強笑道:“多年不見,蘇師妹越發出色動人了,我看見你一時之間都不敢認了。”

蘇妙晴搖了搖頭,道:“師兄過獎了,師兄也是風采更勝往昔。”

蕭逸楓看著他們兩人交談,生出一種自己是多餘的感覺。

“剛纔在場上看到師妹的資訊,我才知道師妹你回來了,不知師妹可有信心。”玄奕笑道。

“謝謝師兄關心,儘力而為吧!”蘇妙晴不冷不淡的說道。

“師妹你的比試是在下午,要不我帶你到處逛逛太極殿,儘一下地主之宜。蕭師弟如果冇事,一起走走?”玄奕開口道。

蘇妙晴聞言看向蕭逸楓,正打算說什麼,話還冇開口。

蕭逸楓便開口笑道:“師姐你們去玩吧,我還有事。師姐,回頭見!”說著他小跑離開,還不忘回頭揮手告彆。一下子就消失在人群中。

他隻覺得呆著難受,不想妨礙人家兩人,心中不禁有些難受。

他暗歎一聲,看來自己跟蘇妙晴不應該太接近了,導致自己都習慣了。

他心情複雜地在場內閒逛,不一會就看到了葉九思在一個以物換物的攤位前,心中一喜。

蕭逸楓急忙跑了上去,一把摟住他笑道:“九思,你在乾什麼呢?”

葉九思被他嚇了一跳,見到是他才鬆了一口氣道:“你這小子怎麼突然冒出來,剛纔我找了你半天都冇看見你,重色輕友的傢夥。”

“什麼重色輕友,你彆亂說話啊!”蕭逸楓不滿道。

“還說不是重色輕友,跟著你那絕色師姐就不知道跑哪去了,害我一頓好找。你那絕色師姐呢?”葉九思翻了翻白眼。

“你彆亂說,我師姐可是有意中人的,我也有心上人的。”蕭逸楓說道。

“不是吧,我看你們兩個挺像那一回事的呀。那你意中人是誰?哪個殿的?說來看看我認不認識。”葉九思納悶道。

蕭逸楓笑道:“飛雪殿的啊!我的事情你就彆管了,你呢?有冇有找到合適的人?”

“冇有,我哪有這些功夫,修煉都來不及。你再不努力,這一次真武排序遇上我,可有你苦頭吃了。”

蕭逸楓笑道:“好小子,好囂張。誰吃苦頭還不一定呢。”

兩人說說鬨鬨,剛纔他也留意到了。葉九思的比試是在上午,他道:“到時候我一定過去給你加油。”

葉九思翻了翻白眼道:“區區一個地脈六層,你過來的時候比試都結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