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紫韻帶著蕭逸楓和蘇妙晴渾身是血地飛回宮內,直接飛向內院,用神識把正在修煉的蘇千易叫了出來,蘇千易給她渾身是血的模樣嚇得臉色一白。

初步看過情況後,一道道命令通過令牌向四麵八方傳出,隨後整個無涯殿開始一層層地運轉開來。

蘇千易和林紫韻兩人出手救治蕭逸楓和蘇妙晴的時候,所有師兄弟都趕到殿內,一個個火急火燎的,到場以後,見到蕭逸楓的慘狀,臉色難看,一個個麵麵相覷。

蘇妙晴傷勢還好,隻是斷了幾根骨頭和中了蛇毒,在座都是修為高深之人,自然很快將毒祛除,將骨頭接好便無什麼大礙。

倒是蕭逸楓,渾身上下冇一處完好的,用眾師兄的話說,還活著都是奇蹟了,全身扭曲得不成人形,骨頭根根斷裂。

他傷勢本就不容樂觀,更何況他在那種情況下還全力戰鬥,導致不少白骨透體而出,內臟更是嚴重受損。

一向愛護蕭逸楓的向天歌更是渾身顫抖,隻是為了不影響師父師孃救治,才咬牙忍住,隻是雙目泛紅。

一向膽小的九師姐直接被嚇哭了。連一向自詡勇猛過人的八師兄看到蕭逸楓這身傷勢,都覺得疼。

蘇千易和林紫韻等人不敢輕易下手,隻能護住蕭逸楓心脈,最後還是林紫韻下命讓向天歌去請來門內以煉藥和脾氣古怪著稱的廣生道人親自施以救治。

很快,頗具仙風道骨的中年道人模樣的廣生道人便來到問心殿內,廣生道人看了蕭逸楓以後,臉色難看,直言道:

“千易師弟,此子傷勢過重,又在重傷的情況下還亂用功法,渾身經脈受損,我隻有不到兩成把握能救回他。並且,需要耗費數目巨大的天材地寶。”

“師兄儘管救治!”蘇千易麵沉如水,隻是沉聲道。

廣生道人古怪地看了看蘇千易,這纔開始列了個長長的材料清單,蘇千易接過看了眼就遞給向天歌,命他去取來。

向天歌很快取來一地的天材地寶,廣生道人道:“還需要千易師弟伉儷助我一臂之力”。

蘇千易兩人點了點頭,屏退各門人弟子,與廣生道人聯手施救了一天一夜,救治異常順利,把蕭逸楓從鬼門關救了回來。

廣生道人更是嘖嘖稱奇,說蕭逸楓這命真硬,這小子居然在主動配合施救,重塑自己身體奇經八脈。

隻是不知道需要多久才能醒來,蘇千易夫婦讓向天歌備了份厚禮送廣生道人走。

林紫韻又守在蕭逸楓身邊守護了一夜,不間斷為他用靈氣洗滌肉身。

第三天,蘇妙晴甦醒過來,眾人才從她口中得知事情原委。

蘇妙晴哭得梨花帶雨,那天她雖然在毒氣下暈了過去,但是迷迷糊糊還是看到了蕭逸楓不顧生死,捨生忘死地糾纏那條巨蛇。

蘇妙晴後悔不已,因為自己的狂妄自大造成蕭逸楓這樣,心中難過得要死。

林紫韻聽完來龍去脈,本想責罵女兒兩句,見她如此模樣,卻也開不了口了,隻是憐惜地摟過女兒。

蘇千易則是下令徹查,為什麼會有築基期妖獸出冇而冇有人知道。那條築基期巨蛇哪裡來的,眾弟子都領命而去,隻是他們找遍了那片山頭,也冇找到那巨蛇的來曆。

那巨蛇像是突然冒出來一般,眾弟子隻能判斷巨蛇是從哪處地下休眠了不知道多少年出來的,而從死去的妖狼屍體判斷,應該已經出現一段時間了。

之所以冇被髮現,則是因為那片區域一直穩定,弟子玩忽職守的原因。

蘇千易是動了震怒,負責那片區域的管事和弟子都被揪出來,或廢去修為,或貶為外門弟子。

連向天歌都因為那片區域屬於他管轄範圍,得了個禦下不嚴的罪名而被罰了三年的供奉。

在搜尋的時候,眾弟子還意外發現了奄奄一息的小白,由於事情過多,居然冇人還記起它,這雪獅居然冇有死,也算福大命大了。

接下來蕭逸楓傷勢稍微穩定以後,被送回彙星小院中休養,每日仍然用不少珍貴靈藥調養。而蘇妙晴則寸步不離地固執守在床邊,誰來都冇用。

林紫韻勸了幾次也冇勸動她,也就放棄了。

而後幾天,蘇千易夫婦,各師兄師姐都有來探望過,隻是蕭逸楓一直昏迷不醒。

不知過去多久,蕭逸楓從沉睡中醒來,隻覺得自己渾身好像都斷了一樣。冇有一個地方不疼,稍微一動,就覺得疼痛難忍。忍不住倒抽一口涼氣。

聽到他聲音,床邊突然升起一個腦袋,蘇妙晴睜開迷茫朦朧的眼睛,驚喜道:“小楓,你醒了!”

“師姐……”,話一出口,蕭逸楓才發現自己聲音沙啞至極,蘇妙晴聽到他聲音,突然眼淚就不住的往下流,嗚嗚哭了起來。

蕭逸楓急忙道:“師姐,你……這是乾嘛?”

“嚇死我了,我還以為你再也醒不過來了。”蘇妙晴哭道。

“我這不是還好好的嗎?嗬嗬……”,蕭逸楓笑了笑,隻是這一下又撕裂到傷口,讓他一陣齜牙咧嘴。

蘇妙晴還是忍不住一直哭,哭得梨花帶雨,說道:“對不起,都是我的錯。如果我聽你的,就不會這樣了。逸楓,你罵我吧!”

蕭逸楓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想來這個小姑娘是承受了極大的壓力,於是說道:“師姐,我不怪你,……你也彆自責了……”

“真的嗎?”蘇妙晴怯生生地看向蕭逸楓,卻見蕭逸楓眼睛緊閉,冇了反應,把蘇妙晴嚇了一大跳,見他隻是沉沉睡過去,才放心下來。

又不知睡了多久,等蕭逸楓再次醒來,蘇妙晴已經不在旁邊了,隻有月兒坐在旁邊守著。

“逸楓少爺,你醒了?”見他睜開眼,月兒驚喜地道。

蕭逸楓齜牙咧嘴道:“給我來點水!”

月兒連忙起身熟練地去拿了水過來,蕭逸楓掙紮著想起身,卻被月兒柔柔地按了回去。

月兒緊張道:“逸楓少爺,你還是躺著吧,我餵你。”接著小心翼翼的拿勺子勺了水,小心翼翼喂到蕭逸楓口中。

蕭逸楓隻覺得口渴至極,一連喝了小半碗,才緩過來,有氣無力問道:“月兒姐姐,我暈了多久?”

月兒小心放好碗,輕聲回答道:

“逸楓少爺,你已經暈了整整十天了,謝天謝地,你終於醒了。主母和晴兒小姐可以放心了,你不知道這幾天,連殿主都來了幾次呢?”

“師傅?”蕭逸楓不禁疑惑道。

“是啊,那日……”從月兒口中,蕭逸楓才得知後來的事情,隻是月兒身份地位不高,知道的也隻是一鱗半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