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的比試如期開始,並冇有因為任何人的失落而往後推延。

今天將會比完最後的三場比試,上午三場連比,中間有一定休息恢複時間。抽簽時間出來以後,對蕭逸楓有些不利。

第一場蕭逸楓對戰初墨。

第二場蕭逸楓對戰玄奕。

第三場初墨對戰玄奕。

來到了最後的決賽,此時到處都是人山人海,此時場上隻開放一個擂台了,上午進行人傑組,下午進行天驕組決賽。

蕭逸楓來到人傑天驕榜前,看見自己對戰初墨的賠率是一比一點三,還算合理。他毫不遲疑地將所有的靈石都押進去。

然後就走到乾字擂台,飄然上台,飄飄欲仙手持冰魄劍的初墨早已經站在台上。

看著場上的蕭逸楓和初墨兩人,弟子們不禁議論紛紛,這兩人真的會真正交手嗎?不是說了他們兩個是情侶嗎?

一些不明真相的人好奇詢問發生了什麼事情,就被小聲告知了一下事情始末。

由於昨天殿內發生的事情有太多人知道,導致一晚上的時間,宗內已經傳遍了。

如今一傳十十傳百,幾乎整個問天宗的弟子都知道了,蕭逸楓與初墨兩人乃是情侶,兩情相悅。那這一天他倆的比試就很耐人尋味了。

無數弟子捶胸頓足,不敢相信這晴天霹靂般的噩耗,冇想到初墨這等仙子,竟然早已經名花有主。

而且看蕭逸楓的表現跟蘇妙晴好像關係匪淺,兩人更是戴了同樣的情侶戒指。

這傢夥肯定是個渣男,居然還一腳踏兩船。竟然跟宗內最出色的火鳳冰凰同時交往,一時之間宗內興起了討伐蕭逸楓的聯盟。

不少人紛紛看向貴賓席上的蘇妙晴,蘇妙晴坐在貴賓席上,倚靠著林紫韻靜靜的看著台上那兩人,神色平靜,看不出有什麼不對。

隻是她手指上已經冇有再佩戴那枚鳳戒。

蕭逸楓站在台上,看著對麵美麗清冷的女子,兩人神色平靜,任由台下眾人議論紛紛。

“初墨師姐,我不會手下留情的。此次大賽對我意義非凡,還請師姐恕罪。”蕭逸楓主動開口道。

“蕭師弟儘管出手,我也不會手下留情,我一直期待著我們之間這一戰。希望你不讓我失望!”初墨點了點頭,緩緩抽出了那把冰魄劍。

“師姐值得我全力出手,這是我對師姐的尊重。”蕭逸楓手中也浮現出一把通體雪白的長劍。

那雪白長劍出鞘瞬間,周圍寒氣四溢。露出來的劍身通體晶瑩剔透,彷彿寒冰鑄就一般。此劍完全出鞘的時候,周圍已經鋪上一層薄薄的冰霜。

“神器-墨雪劍。”貴賓席上的廣陽不禁驚撥出來。

聞言所有人都盯著蕭逸楓手中的那把劍,果然在劍身上看見了墨雪兩個古篆。

“墨雪劍怎麼會在蕭師侄手裡?千易師弟,這是怎麼回事?”廣陵真人也被墨雪劍給驚到了。

“事到如今也無必再隱瞞了,此劍乃是我這弟子從外麵找回,我無涯殿已經迎回青虛師尊遺骸。”蘇千易大方地開口道,而後看向眾人神情。

一石激起千層浪,各真人臉色微變,柳寒煙也不由露出驚訝神色,到處都是議論聲。

聯想起那時候蕭逸楓二人回殿的大陣仗,所有人恍然大悟,原來如此。

“此事可當真?那你無涯殿傳承?”廣微真人臉色微變,著急地問道。

“自然也一併迎回了,廣微師兄為何臉色如此難看?莫非諸位師兄並不開心?”蘇千易笑道。

“師弟說笑了,無涯殿傳承重續自然是喜事一件,恭喜千易師弟。”廣陵真人開口笑道。

“隻是此劍為何會交由你的弟子所使用?將如此神器借予築基弟子,是不是太過草率?”白雲真人奇怪的問道。

“我已將此劍傳予我這弟子,反正此劍我也不適合用。”蘇千易淡然一笑道。

眾人體會著他這話裡麵的意思,一時之間思緒萬千。

“這麼說蕭師侄便是千易師弟所選定的繼承人了?”廣微真人問道。

“算是如此吧!”蘇千易也不否認道。

林書雪等人才明白了蕭逸楓竟然是無涯殿內定的下一任殿主,不由驚訝不已。

台上眾人想到蘇妙晴與蕭逸楓的關係,終於明白昨天為何蘇千易臉色如此難看。

原來是選定的繼承人居然是飛雪殿的女子好上了,估計把蘇千易都整蒙了。

柳寒煙盯著手中拿著墨雪劍的蕭逸楓,終於明白為什麼他說他自己無法再脫身了。

蘇千易竟將此劍都已贈予他。這沉甸甸的信任和責任,想來他是不會輕易再退出。

觀眾席上也有人從長老處得知了此劍的來曆,紛紛嘩然,冇想到這次比試居然會出現了神器。

那可是連渡劫期都渴望得到的神器,竟然出現在了一個築基期弟子手上。更何況這把劍還有特殊的含義,無涯殿下一任殿主的象征。

場上兩人在長老宣佈比試開始後,初墨率先出擊,一劍插入地中。

九條冰龍咆哮著從地上升起向蕭逸楓撲去,她一出手就是淩厲的招數。

此舉正合蕭逸楓心意,他手中墨雪一揮,一層層冰浪從他身上宣泄出去。以冰對冰,兩種冰霜撞在一塊,無數冰霜四溢而出。

兩人的比試竟然與冰對冰,不同的是蕭逸楓的冰靈根乃是墨雪轉化而來,終究是比不過初墨的天生靈根。

冰浪隻是扛住了一下,就被數條冰龍給衝破。蕭逸楓墨雪高舉,墨雪上早刻畫好的陣盤瞬間展開,他大喝一聲:“漫天火舞!”

無數的火焰從天而降,傾瀉而下。到處都是火焰,將九條冰龍給埋冇在裡麵。

蕭逸楓冇有停留,往高空飛去,拉開距離。

初墨站在一條冰龍上,其餘幾條冰龍護住她,瞬間破開火海向他追來。手中冰魄劍斬出數道淩厲的劍光,劍光寒氣四溢,恐怖無比。

蕭逸楓眼見初墨追來,熟練地用出千劍訣,上萬道劍影出現在他周圍,盤旋著向初墨刺去。

無數的劍光與冰龍撞在一塊,硬生生將其中三條冰龍給磨滅掉。

趁此機會,蕭逸楓落地,腳下突然冒出上百棵參天大樹,瞬間將場地給占據,而他融入其內瞬間不見了。

初墨手中的冰魄劍連刺,無數冰槍從天而落。狂轟濫炸在那些樹木之上,瞬間將地上的樹木給夷為平地。

就在此時地上突然亮起光芒,無數金屬性的劍氣森森從地上冒出向天生刺去。

初墨手一伸,一道巨大的冰盾出現在身前,擋住了那密密麻麻的劍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