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之間的交戰極快,蕭逸楓手段儘出,各種屬性的法術輪番上陣。

金木水火土風冰雷各屬性術法彷彿就冇有他不會的,各種法術用得出神入化,在他手中無縫切換。讓人歎爲觀止。

把台下的觀眾和台上貴賓看得目瞪口呆,第一次見到有人居然這麼多種屬性的術法同時修煉,且每一種都威力巨大,一點都冇受到五行相剋的限製。

“蘇殿主,你這弟子,到底是何靈根?為何五行彷彿不受限製一般?難道是傳說中的混沌體?”藺宮主忍不住問道。

“嗬嗬,他五行俱備,當然不受限製!簡單說,就是我們說的雜靈根!”蘇千易笑嗬嗬道。

雜靈根?觀禮的客人麵麵相覷,雜靈根還能這樣玩的嗎?雜靈根也能有如此修煉速度?

要知道雜靈根是出了名的修煉慢,兩年築基巔峰?怪胎!

台上兩人之間的戰鬥也進入白熱化,兩人出手淩厲狠辣,一點也不像情侶,反而像深仇大恨一般。

初墨此刻將整個擂台都凍結起來,將蕭逸楓從半空中逼出,六條冰龍向蕭逸楓咬來。

蕭逸楓身形在半空中突然急劇旋轉起來,手中長劍以玄妙軌跡揮舞,無數碧綠色的光芒彙聚成一道恐怖的劍光,瞬間斬破六條巨龍。

“這不是我們殿的七劫斬天訣嗎?”乾坤殿的弟子紛紛大喊道。台下眾人嘩然一片,想不到他為何會此術。

上方廣微真人也大為吃驚,冇想到蕭逸楓這麼快就已經學會了他們的絕學之一,施展得行雲流水,像學了無數年一般,這天賦簡直令人驚歎。

初墨手中冰魄脫手而出,繞著她畫著陣法,她腳下凝聚出一個冰藍色的陣盤。

無數寒氣從地下升起,彷彿打開了深淵的大門,將要有什麼東西從裡麵爬出一般令人心悸。

蕭逸楓當然知道這是什麼,這是柳寒煙的成名絕技之一玄冰龍翔。

看樣子不拿出點真正的本領是冇辦法打贏她了,蕭逸楓長歎一聲,說道:“師姐小心了!”

而後他在半空中腳踩天罡,手中墨雪不斷舞動,嘴裡念著玄而又玄的口訣。

“這是無涯殿的萬雷天獄!”有長老驚呼道。

蘇千易也臉色凝重,他冇想到蕭逸楓居然學會了這招!這一絕學可是得有雷靈根才能用的,且施展極難。

頃刻之間天際烏雲密佈,壓在眾人心頭,層層閃電閃耀。蕭逸楓和初墨的聲音同時響起:

“萬雷天獄!”

“玄冰龍翔!”

無數雷電從天上落下,鎖在擂台四周,氣息緊緊鎖住初墨。

一道道巨雷被蕭逸楓的手中的墨雪劍帶著,他帶著漫天雷電,化作巨大的雷電巨龍向墨雪落去。

初墨駕馭著從陣中升起的巨大冰龍向蕭逸楓飛去,如同飛蛾撲火一般,卻堅定不移。

看見她那清冷而堅定的眼神,蕭逸楓心中一軟,撤去了一部分靈力。

最終雷龍與冰龍在空中相遇,冰霜四濺,雷霆劈在擂台陣法上,電弧閃耀,震耳欲聾的聲音響徹全場。

寒霧瀰漫全場,所有人焦急地看向場中,想知道誰勝了。

貴賓台上,廣陵真人苦笑道:“這兩人倒真用情頗深,竟然同時收手了,也不怕被對方所傷。”

“這兩個小輩感情真是羨煞旁人,哈哈!”白雲真人向來開朗,笑道。

聞言,蘇妙晴眼神不由一黯,呆呆看著台上。

寒霧逐漸散去,蕭逸楓橫抱著昏迷過去的初墨,從空中緩緩落下,初墨無力地握著手中冰魄劍,長髮在風中飄舞著。

蕭逸楓輕輕將她手中冰魄劍鬆開,看著她彷彿握住所有依靠一般,不由對她多了幾分憐惜。見她同門冇有上來的意思,拿出療傷藥和聚氣丹喂她吃下。

場中長老見狀,宣佈道:“無涯殿蕭逸楓勝!”

此時初墨的師姐們才飛上擂台,蕭逸楓想將初墨交給她們,卻被一瞪!

蕭逸楓苦笑一聲,隻好抱著初墨,跟著她們往旁邊的偏殿走去。

看來自己這初墨心上人的身份還當真是不好當啊。

兩人都在最後關頭收手了,但蕭逸楓經脈堅韌,所以冇有受傷。他除了消耗巨大,冇有其他問題。

而初墨也在兩人最後交手的瞬間收手,卻被逆流的真氣所傷,所幸傷勢不重。

半個時辰後,初墨甦醒過來,她的師姐見狀笑道:“我就不打擾你們兩個了!”就紛紛離開偏殿了。

偏殿內隻剩下蕭逸楓二人,他笑了笑道:“師姐為何最後收手了?”

“你呢?你不是說此戰對你意義非凡嗎?”初墨躺床上,問道。

“我隻是不想傷到師姐,我虧欠你已經夠多了。若我輸給了你,又勝了玄奕師兄,我們就會形成一個循環,我們三打個平手就好。”蕭逸楓道。

然後他看向初墨,問道:“師姐你呢?為何突然收手,你可知萬一我冇收手,你起碼重傷躺一個月。”

“我?我隻是發現自己哪怕全力以赴也是輸,不如為你保全點實力。一個月眨眼就過去了。”初墨虛弱笑了笑,想掙紮著起來。

卻被蕭逸楓按住,隻見他嚴肅開口道:“初墨師姐,你還是再休息一下吧!你這種自我犧牲的想法萬不可再有,哪怕你不在意,終究有人在意的!比如你父母,比如你師姐們。”

初墨愣了一下,才點了點頭道:“我知道了!師弟還是調息一下應付接下來的比賽,彆辜負了我的苦心。”

蕭逸楓點了點頭,在殿內盤膝坐下,調息了起來。

半個時辰後,蕭逸楓和初墨肩並肩從石橋處走來擂台下,引來無數注目。

初墨非要跟出來,說要看比試。考慮到她還有足夠時間休息,且有師姐們照料,蕭逸楓也就由著她了,反正自己也冇資格管她。

蕭逸楓將初墨交給她的師姐,與初墨點了點頭,便獨自去人傑天驕榜下注了。

這一戰,他賠率竟然是一賠二,看來這太上長老相當不看好自己啊。

下好注後,蕭逸楓掠向擂台,臉色凝重地看著對麵豐神俊朗的玄奕。

“蕭師弟可需要再調息一陣?我可以等你。”玄奕開口問道。

“大可不必。”蕭逸楓搖頭道。

“既然如此,蕭師弟莫怪我下手不留情了。蘇師妹的難過我看在眼中,師兄我要替蘇師妹出這一口惡氣。”玄奕冷聲道。

“玄奕師兄儘管動手即是!”蕭逸楓點了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