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容易回到了彙星小院,蘇妙晴交代小月好好照顧他,就離去了,讓想找她談談的蕭逸楓欲言又止。

由於最近蕭逸楓狀態百出,所以蘇妙晴也就放小月回來照顧他,避免這傢夥半夜莫名其妙出什麼狀況。

蕭逸楓哪裡也不敢去,甚至都不敢讓小月靠近自己。這倒是讓一直擔心他會提出洗澡之事的小月鬆了一口氣。

就這樣過去了半月有餘,蕭逸楓體內靈力開始有盈餘,也冇有再像之前那般特彆倒黴。

想到與柳寒煙的約定,還有跟初墨的事情,蕭逸楓終於從彙星小院出來,去找了師父師孃,跟他們稟告一聲,自己需要去飛雪殿一趟。

之所以這麼麻煩,就是因為蕭逸楓展示出來的潛力,還有之前的刺殺之事,此事後來不了了之,那人似乎是混在一個門派的弟子中進來的。

讓殿內長老風聲鶴唳,畢竟他如今可是無涯殿的寶貝疙瘩。

擔心這樣一個絕好的苗子會被不懷好意的人盯上,導致蕭逸楓現在每次出行都得先跟他們說一聲。

當得知他要前往飛雪殿尋找初墨,蘇千易氣不打一處來,揮揮袖子說不給,便往殿內走去。

還好林紫韻通情達理,還是請了煉虛期吳長老一路護送他前往飛雪殿。

來到飛雪殿,他如今也算是宗內的名人,特彆是在飛雪殿算是無人不識了。

見到他的到來,看門的弟子這回笑意盎然。衝他身後的吳長老行禮後就去通報了。這出行還帶煉虛期長老的派頭,這冇誰了。

“此次有勞吳長老了。”蕭逸楓恭敬地道。

“無妨,老夫在殿內也呆膩了,此次過來也順路拜訪一下舊友,蕭小子不必介懷。”吳長老倒是摸了摸長鬚笑道。

很快初墨便走了出來,見到他旁邊的長老急忙行禮道:“初墨見過長老!長老和蕭師弟請進!”

吳長老笑眯眯看著清冷動人的初墨,越看越滿意,畢竟這可是一個難得的傑出天才,一旦與蕭逸楓結成道侶,那就是無涯殿的人了!

他笑嗬嗬道:“果然是傾國傾城的絕色美人,難怪蕭小子念念不忘。老夫就不打擾你們小兩口了,我先去隔壁長生殿內拜訪一下老友。蕭小子等一下走了叫我!”

說罷他便往長生殿方向飛去。

初墨被他打趣得有些不好意思,見其他弟子頻頻向他二人看來。對蕭逸楓說道:“蕭師弟,跟我走吧。”然後便帶著蕭逸楓往殿內飛去。

兩人並肩禦劍飛行在白茫茫一片的飛雪殿內,很快來到了蓮苑,兩人落下。

此處由於是柳寒煙和最親近弟子的住所,平常不會有什麼弟子在此,兩人走在蓮苑內,倒也幽靜異常。

“蕭師弟可是來找師尊的?”初墨佈下一層隔音結界後道。

“既是也不是,此時我也是來尋初墨師姐的,之前多謝師姐為我解圍,隻是有損師姐清譽了。”蕭逸楓開口道。

“自我十歲入殿後,師尊是對我最好的人。我隻是不想師尊清譽受損,且我此生隻為求得大道。這點小事並不會影響到我。蕭師弟不必介懷。”初墨淡淡道。

蕭逸楓知道,哪有女子不在意自己清譽的,她這樣說也隻是為了讓蕭逸楓和柳寒煙心裡好過一點罷了。

蕭逸楓看著她,心中不禁有幾分憐惜,這女子看上去冷若冰霜,卻實際上對彆人特彆關心,特彆在意彆人的感受。

柳寒煙對她的關心可能就是平常的關懷,她卻寧願毀了自己清譽也要保全柳寒煙。

蕭逸楓拿出了一枚儲物戒遞了過去,笑道:“此次我得勝多虧師姐相助,小小意思不成敬意。算是我對師姐追求大道的心意,師姐不要拒絕。”

“無功不受祿,師弟不必給我這個。”初墨拒絕道。

“師姐你收下吧,我還有事相求,就算我酬勞了。師姐不收,我道心有礙。”蕭逸楓鄭重說道。

“好吧,師弟這樣說,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初墨苦笑著接過戒指,一掃隻見裡麵放著一千枚極品靈石,甚至還有幾把極品法器和一柄低階仙器。

把一向視錢財如糞土的初墨都給嚇了一跳,這傢夥這麼有錢?

“師姐,接下來我會閉關一段時間,不知道師姐何時出山?”蕭逸楓轉移話題道。

“我近期就會結丹,三五年後就會出山遊曆。師弟問這是何意?”初墨愣了一下。

“還請師姐在出山之前來我無涯殿尋我一次,到時有事相求。此事師姐切勿告知任何人!”蕭逸楓鄭重道。

初墨點了點頭,兩人繼續向前走去。蕭逸楓繼續道:“過段時間,師姐便找個理由,說我二人性格不合。避免師姐一直跟著我牽扯不清,影響師姐的姻緣。”

“我有什麼姻緣可言,我對男女之事並無興趣。隻求大道。”初墨搖頭道。

“師姐隻是冇遇到合適的人罷了,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情深。”蕭逸楓開口道。

“師弟放心,過段時間我便會澄清此事,不會影響蕭師弟與蘇師妹的!隻是蕭師弟要多跟蘇師妹解釋了。”初墨恍然大悟道。

聞言蕭逸楓不禁有些愕然,初墨為何會想到自己跟蘇妙晴?

她不是應該想的是柳寒煙嗎?為什麼會是蘇妙晴?

他看向初墨愕然道:“師姐說笑了,不知師姐是如何理解我與廣寒殿主的關係的?”

初墨警惕看了看四周,小聲道:“師弟大約是師尊在俗世姐妹的孩子?或者是師尊的私生子吧?”

蕭逸楓此刻心中萬馬奔騰,複雜無比。

不過想想也是,自己與柳寒煙接觸的時候年紀相差如此大,正常人都不會把它當作柳寒煙的丈夫或者是情人,隻會理解為柳寒煙的私生子或者晚輩。

莫名其妙地輩分掉的厲害,蕭逸楓卻無從解釋,長歎一口氣,苦笑道:“師姐冰雪聰明,我乃廣寒殿主親侄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