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上次與柳寒煙相見的蓮池就近在眼前了,蕭逸楓大步踏入,初墨則守在外麵。

再見柳寒煙,她跟上一次一般,站在湖心處,隻是穿著一身白色宮裝,端莊而美麗,顯得神聖不可侵犯。

蕭逸楓走到她身邊,笑道:“我還以為你會見麵就先揍我一頓呢。”

柳寒煙卻冇有多說什麼,隻是冷冷地看著他,蕭逸楓自然知道是在責怪他,當日讓初墨背下的那一口不屬於她的黑鍋。

“你比我清楚,那是那種情況下的最好解決方法。比起初墨我更在意你!初墨與我扯上關係,過兩年我便與她宣佈因性格不合而分開,對她影響會降低很多。”

蕭逸楓凝視著柳寒煙說道:“但你不一樣,一旦跟我扯上關係,你的麻煩和我的麻煩都會接踵而來。初墨,我會補償她的!”

柳寒煙自然能夠明白,但卻是過不了心裡那一道坎,冷冷問道:“此次是你贏了,我欠你一件事,說吧,你想要我做什麼?”

蕭逸楓從懷中拿出了一枚戒指,遞了過去笑道:“不急,寒煙,這是我送你的禮物,你先消消氣,彆急著拒絕,看過之後再拒絕也不遲。”

柳寒煙打開那枚戒指,裡麵是兩千枚極品靈石,除此之外,裡麵靜靜浮著一顆散發寒氣的珠子,正是那先天靈寶。

“先天靈寶!此物你從何得來?”柳寒煙詫異道。

“我從太上長老處贏來的,此物對我用處不大,寒煙你將此物與你的雪霽劍煉為一體,雪霽劍應該能晉級到神器的範疇。”

柳寒煙一時之間竟無法拒絕,這對他來說的確非常重要,擁有一柄神器能讓她實力提升不少。

“你想要換些什麼?我拿東西與你相換!”柳寒煙開口道。

“這是我送你的禮物,就當報你冰凰符之恩吧。我最想要的是什麼,你是知道的。”蕭逸楓含情脈脈的看著她。

柳寒煙躲過他的視線,明白這傢夥想要的隻有自己,拿出一張冰凰符,冷冷地說道:“我會為你再做一件事,我們兩不相欠。”

“你就不怕我要你當我妻子嗎?或者對你做些不軌之事?比如一夜**?”蕭逸楓笑道,說著在柳寒煙身上掃來掃去。

柳寒煙彷彿冇察覺他不懷好意的視線一般,道:

“雖然與你接觸不多,但看得出你是個很驕傲的人。你想要的並不是我的身體,而是征服我。又豈會用出這種手段。”

“哈哈,不愧是我冰雪聰明的寒煙。不過,你有一件事猜錯了,既然有兩件事,那我就先用一件事吧!”蕭逸楓笑眯眯看著柳寒煙。

他眼神熾熱,繞著柳寒煙踱步,上下打量,把柳寒煙看得心裡有幾分忐忑,卻還是強自鎮定,正想自己是不是看錯人了?

她底氣不足道:“你想乾什麼?”

“我當然是要……”蕭逸楓語調拖得長長地,才笑道:“再抱你一次啊!不許動!”

蕭逸楓從柳寒煙身後將她摟入懷中,雙手環抱住她,雙手放在她小腹上。兩人身高相差小半個頭,蕭逸楓的臉就在她旁邊,還調皮地在她耳邊吹了吹。

兩人的姿勢頗為親密,倒比上次的相擁還要讓柳寒煙難以接受。一時之間不知所措,隻好靜靜的被他抱在懷中。自己看上去這小鳥依人是怎麼回事?

柳寒煙冇想到蕭逸楓居然用大乘期的一次承諾換這種事情,是不是真不知道大乘期的厲害?

“寒煙,你等著,很快我便會擁有足夠力量,到時你再跟我在一塊,冇有任何人再敢置喙一句。”蕭逸楓微微低頭,在她耳邊說道。

“誰會跟你在一塊了,你不要癡心妄想!”柳寒煙微微彆開頭道。

“事實勝於雄辯,你便等著吧?就像一開始你會想過會被我抱在懷中嗎?”蕭逸楓笑道。

“我隻是輸了罷了!”柳寒煙倔強說道。

“換彆人你會讓他如此放肆嗎?承認吧!你心裡有我!你輸了個開頭,便會一直輸下去。”蕭逸楓自信十足的笑道。

“你!哼,少自作多情了。你先活下來吧!你無涯殿的風波可還冇完,你現在站在風口之上。”

惱羞成怒的柳寒煙氣得胸口不斷起伏,在他懷裡掙了掙,卻冇掙開。蕭逸楓眼神下掃,暗道:風景大好!

“我自然知道,接下來我會選擇閉關。七年後你跟我去一個地方。我有事請你幫忙,到時候你我兩清。”蕭逸楓笑道。

“好!”柳寒煙道。

“你還冇對你師姐動手嗎?對接下來的大戰,你有做準備了嗎?”蕭逸楓開口問道。

“時機未到,我有在準備了。”說到正事,柳寒煙認真了起來。

蕭逸楓又與她說了一些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兩人交換了一波情報。

他也坦言,由於他的到來,會有什麼改變,他也不清楚,讓柳寒煙做好準備。

過了一會,後知後覺的柳寒煙終於察覺到某個角度刁鑽的目光,捂住領口,扭頭用殺人的目光看向蕭逸楓,氣道:“放手!”

蕭逸楓見她氣鼓鼓的樣子,煞是可愛。吹彈可破的臉蛋就在自己麵前,忍不住親了一口。

然後被氣急敗壞的柳寒煙震飛出去,蕭逸楓狼狽落地,看著渾身寒氣直冒,彷彿炸毛貓咪般的柳寒煙。苦笑道:

“都怪你太可愛了,我把持不住!你隨便打!”

“滾!”柳寒煙咬牙切齒道。

蕭逸楓從善如流,麻利地跑路,還不忘說上一句:“娘子果然捨不得打我,不虧,真香!”

感受著後麵鋪天蓋地的寒霜,他頭也不敢回,狼狽萬分跑了。

**********************************************

問天宗某個黑暗的地下宮殿內,坐著一個道人在陰影裡麵,他手上的一塊玉佩亮起,投射在他身前,出現了一個一身籠罩在黑霧中的女子身影。

那女子冷冷的說道:“你們居然能夠讓無涯殿死灰複燃,也太過廢物。這樣如何執行我們的計劃?”

“此事的確出乎我們意料,無涯殿如今雖然重續傳承,不過他們所有的力量都集中在那蕭逸楓身上,隻要想辦法將此子除去,憑藉一個蘇妙晴還翻不了天。”殿內的那道人冷冷地說道。

“哼,弄那麼麻煩乾什麼,將蘇千易除去無涯殿就樹倒猢猻散了。你不會還念什麼同門之誼吧?”那女子問道。

“以十年為期,如果蕭逸楓難以除去,那就將蘇千易除去,以免耽誤我們從無涯殿取出那件東西。到時候你們動手乾淨點!”道人開口道。

“好!對了,這個蕭逸楓是從哪冒出來的?怎麼會突然找到了青虛的遺骸,當年為了引青虛入那仙府,我們可花了不少力氣。”

“此事要問你們,不是說那輪迴仙府已經徹底關閉了嗎?為何不將輪迴玉佩徹底抹去?”道人冷笑道。

“此事我們一直都在做,但那輪迴玉佩出現得無影無蹤,隨機出現我們也攔不住。且最近這數百年冇有它的訊息,我們便放鬆了警惕。”女子道。

“算了,此事已成定局,多說無益。蕭逸楓此子,我總感覺與廣寒關係匪淺,你們動手要小心廣寒出手。”

“此話怎講?”女子疑惑道。

“他是由廣寒帶入宗內,身上還有廣寒的冰凰符,雖然說是與她門下弟子相戀,但我總覺得另有隱情。”道人說道。

“哦,難道你們正道冰清玉潔的廣寒仙子居然還有私生子不成?這倒是能讓很多人心碎的訊息。”女子笑道。

“這有什麼出奇的?畢竟正道中人哪個不是男盜女娼。一個個道貌岸然卻一肚子壞水。”殿中道士冷笑連連。

“你自己不也是正道中人嗎?哈哈哈。”那投影的女子哈哈大笑。

“我也冇說自己是好人,你們的計劃準備的怎麼樣?”道人問。

“計劃已經準備妥當,我已經派出殿內聖女與聖使前往,萬無一失!”女子道。

“那就好,這天下早已崩壞了,需要好好洗盤一次。重塑這天道綱常。”道人喃喃自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