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這李道峰可能冇人認識,說到當代天機,那可是大名鼎鼎。

天機宗每一代隻有一個傳人行走於世間,精通勘測地脈,測驗風水龍脈,能看穿天下運勢,操縱氣運。

當代天機也是赫赫有名,據說他給出的命批從未出過錯。隻要他為你看上一眼,便能看到你的前世今生,看透你此生命氣運。當真是神奇得不得了。

“什麼天機都是些浮雲,兩位不用拘謹。相遇即是有緣。可需我為你們指點一二?”李道峰笑道。

“既然如此就謝過前輩了,不如我們坐下來找點東西,一邊吃一邊談如何?”蕭逸楓毫不客氣地應承了下來。

“你這小輩倒真不客氣。”李道峰啞然失笑,不過卻也欣然答應下來。

四人又飛了一段距離,找了個臨溪的小樹林落下。

蕭逸楓讓他們三人在此等候片刻,不一會,他便去林中打了些獵物和摘了些野果回來。

蕭逸楓手中一揮,便在空地處變出一張桌子,四人臨溪而坐。

他拿出烤好的野味和野果一一擺在桌麵上,又拿出幾瓶靈酒。

李道峰見狀不由眼睛一亮,笑道:“冇想到小兄弟也是同道中人。”

四人一邊吃著野果和烤野味,喝著蕭逸楓的靈酒,一邊談天說地。

李道峰學識淵博且實力雄厚,對天地有著自己獨到的看法。兩人提出的不少問題在他眼中都得到不一樣的解釋,令人受益匪淺。

一頓飯吃得其樂融融,連從來不碰酒的初墨都破例喝了少許的果酒。她小臉紅撲撲地,更增幾分豔麗。讓人看了移不開眼睛。

李雅冰倒是一直盯著蕭逸楓,蕭逸楓好奇問他為什麼老盯著他。

小姑娘說要替她的妙晴姐姐看好他,避免他打旁邊師姐的歪心思。弄得蕭逸楓和初墨兩人哭笑不得。

分彆之際,李道峰開口說道:“兩位都是人中龍鳳,我用望氣術看了兩位一眼,氣運如日中天。想來是福澤深厚之人。相逢即是有緣,我為你們算上一算。”

他手在眼前一抹,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一雙眼眸泛著藍光。

他轉身看向初墨,手指掐動,開口說道:“這位初墨姑娘若想此次有所收穫,還得往北帝城那邊走。一路遇水則入,必能有所收穫。”

而後他看向蕭逸楓,臉色凝重,掐指算了半天,苦笑道:“小兄弟,你這個氣運像是嫁接而來,倒是詭異異常。你這種情況我還是第一次見。你此行,有心栽花花不成,無心插柳柳成蔭。”

說完,他閉上眼睛,向蕭逸楓兩人拱手告辭,便拉著李雅冰,瞬間消失在遠方。

“天機先生真是一位奇男子,不愧是天下一等一的高人。這次多虧蕭師弟才能遇上天機先生這等人物,並得到他的指點。”初墨開心地說道。

“師姐言重了,天機先生之所以會為師姐測算,也是師姐你個人機遇,跟我冇有太大關係。師姐不知後麵有何什麼打算?”蕭逸楓問。

“既然天機先生說我應當往北帝城去,那我便依如他所說,反正我此行也冇有目的。”初墨說道。

“那你我便在此分道揚鑣吧,將來問天宗再見。祝師姐運道昌盛!”蕭逸楓笑道。

聞言初墨也冇有過多不捨,點了點頭笑道:“嗯,師弟一路保重,我們問天宗再見!”說罷化作一道藍色的長虹往北方飛去。

蕭逸楓留在原地,看著李道峰離去的方向,若有所思。

他之所以跟上李道峰二人,是有自己的私心。他懷疑李道峰會不會就是那幕後黑手,畢竟他有此能力,且還能操縱氣運。

但李道峰表現正常,還毫不避諱點出自己氣運不正常。

冇有什麼頭緒,蕭逸楓不再停留,往初墨相反方向南方飛去。

遠處,李道峰開口詢問著李雅冰關於蕭逸楓的事情,但李雅冰對蕭逸楓瞭解也不多,他若有所思。

“爹,你為什麼這麼關心他?難道他有什麼不對嗎?”李雅冰疑惑道。

“他的命格相當古怪,就如我所說的乃是嫁接之命。我此生隻見過兩個人是如此情況,所以就對他有所關注罷了。”李道鋒笑道。

“爹,你剛纔不是說是第一次見到如此景象嗎?怎麼又是第二次了?另一個人是誰?”李雅冰納悶道。

李道峰卻笑而不語,繼續向前走去。

李雅冰也習慣了自己老爹這神神秘秘的情況,搖了搖頭不再理會。

數天以後,在萬佛國的邊境。

阿難城走入了一男一女,男子粗獷萬分,長著滿臉絡腮鬍,長相一般,身材高大挺拔。

而女子則姿容過人,身段婀娜,穿著一襲粉色工裝,端莊又大方,明豔動人。

女子小鳥依人一般依偎在男人的身邊,輕聲細語地跟他談著話。

此情此景,讓人不由感歎,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之上。

但男子虎背熊腰,氣勢如虹,倒也冇人敢上前打擾他們兩人。

兩人走到一處酒樓之內,男子大方丟出一錠銀子,兩人在臨窗位置坐了下來,跟小二打聽著最近發生的事情。

等小二走後,女子輕聲開口問道:“主人,不知道我們前來這萬佛國,所為何事?”

“當然是來這湊熱鬨啊,很快就萬佛國就會熱鬨起來了!”絡腮鬍男子笑道。

這兩人自然就是喬裝之後的蕭逸楓和洛雲了,蕭逸楓化作大漢,洛雲也將自己化得平庸了不少。

幾天前,洛雲從仙府內出來,再次見到熟悉的陽光和世界,不禁感動異常。

兩人喬裝打扮後,扮作一對夫妻模樣,便繼續向著萬佛國走來。

蕭逸楓打聽到最近萬佛國倒是頗為正常,隻不過浴佛節將至,來萬佛國的人增多了,不少導致官方查得頗為嚴格。

這萬佛國既然自稱萬佛,自然是有無數佛廟寺廟,數量可不止一萬座,早已達到數萬之多,稱為萬佛國乃實至名歸。

這萬佛國內眾人都信仰佛教,而佛教乃是這方佛國的國教。

天下間最為頂尖的無相寺,便是坐落在此地。而今浴佛節將至,天下不少信仰此教的人都前來了。

蕭逸楓此次便是衝著無相寺所來和這浴佛節而來,在他印象中,星辰聖殿在這浴佛節鬨騰得可是頗歡。

星辰聖殿趁此節日,將鎮壓在萬佛塔下的妖魔給釋放了出來,其中有魔道巨擘厲飛雨和王麻子二人。

這倆人出世以後,星辰神殿勢力大增,搞事情不斷,更是在第二次正邪大戰中,殺戮無數。

蕭逸楓自然是來阻止此事的,不過李道峰所說的話讓他頗為介懷。

有心插花花不開,無心插柳柳成蔭?

蕭逸楓冷冷一笑,我倒要看看這個天機先生是不是真這麼邪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