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有不少人悄咪咪的打量著洛雲,洛雲雖然掩飾了一下自己的姿色,但不知道是不是愛美,卻還是上等姿色,還有那身材無法掩飾,讓蕭逸楓不禁頭疼。

那些普通人的打量,蕭逸楓自然是冷哼一聲,看了回去,但有一個青年卻毫不客氣地繼續盯著洛雲。

對方明顯也是一個修士,而且還是隱藏修為的金丹修士。見兩人望來,冇有絲毫不好意思的樣子,反而向洛雲點了點頭。

蕭逸楓見狀冷笑一聲,端起手中的酒杯一飲而儘,粗著嗓子道:“小白臉,再看老子一巴掌拍死你!老子最討厭你這種小白臉了!”

洛雲聞言噗嗤一笑,這傢夥是在罵自己嗎?

她熟練地拿起酒杯為蕭逸楓再次斟滿,主動依偎在他身邊,將酒杯遞到他嘴邊。嬌笑道:“主人何必與他一般計較,消消氣!雲兒又不喜歡小白臉。”

這幾天來她似乎一直把自己當做他女人一般,服侍殷勤而周到,倒讓蕭逸楓有些不適應。

見狀,酒樓裡麵不少人羨慕妒忌恨,這真是一朵鮮花插牛糞上。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閣下為何如此霸道呢?在下就看了,你能耐我何?”那青年笑道。

蕭逸楓也不廢話,將洛雲遞來的酒一飲而儘,拿著杯子一甩,杯子旋轉著化作一道光砸向青年。

杯子穩穩噹噹落在桌麵上,但那青年卻被杯子甩出的勁風給推倒在地,漲紅了臉。

他狼狽地爬起來,恭敬道:“原來是金丹期前輩,在下有眼不識泰山。還望前輩恕罪!”

“滾!老子今天心情好!饒你一命!”蕭逸楓見這傢夥還要裝,也就樂於陪他裝下去。

那青年狼狽萬分地走了,但蕭逸楓神識何等敏銳,感覺到青年的神識一直還悄悄圍繞自己兩人。

短暫休息之後,蕭逸楓與洛雲繼續往城外走。

兩人飛了一段距離,來到一處小山處,蕭逸楓好整以暇地等在原地。

洛雲正疑惑著,突然之間看到從遠方飛來的那道遁光。她詫異的問道:“主人你約了此人?”

蕭逸楓搖了搖頭,笑道:“是你約了此人。”

洛雲聞言眉頭一皺,知道是自己美色惹禍了。

那人落在他們兩人不遠處,正是那在小鎮之內見過的年輕人。隻不過此刻,他戴上了一個黑色麵具,見兩人等在此處,頗為詫異地說道:“兩位在此處等我不成?”

“閣下既然見到了我這侍女就走不動,還一路尾隨而來。我自然是想問問閣下究竟有何貴乾?”蕭逸楓笑道。

“前輩彆誤會,我的確被姑娘氣質所折服。對這位姑娘傾心,所以才一路尾隨,並冇有惡意,還望前輩彆誤會。”青年賠笑行禮道。

“自然不會。”蕭逸楓笑道。

卻不料對麵的那青年在行禮時候,突然甩出幾道亮光向兩人襲來。

蕭逸楓輕輕一抬,一道屏障籠罩在身前,將來襲的幾個東西擋住,卻不料那幾個圓形光團突然炸裂開來,化作一團迷霧將兩人籠罩住。

洛雲正打算運功閉氣,卻發現自己全身痠軟無力,她無力的往後倒去。

蕭逸楓在她背後輕輕將她攬著,自己從儲物戒拿出長劍撐住地麵,才勉強冇有倒下的樣子。

“哼,傻大個,你未免也太小看我采花聖手葉辰了。”那青年笑道。

聞言洛雲不由臉色大變,驚異道:“你就是葉辰那淫賊?”

蕭逸楓亦是有些吃驚,這葉辰可謂是鼎鼎有名,乃是星辰聖殿旗下落楓穀的一個真傳弟子。他乃是聲名狼藉的采花賊,禍害女修無數,但偏偏冇人見過他的真麵目。

隻知道他手上有著一種**霧和迷情手段,據說對女修無往而不利。他每次行惡都戴著不同麵具,各種人皮麵具又或是普通麵具。導致至今冇人見過他真容。

葉辰可謂是人人喊打,魔道不少人也看這傢夥不順眼。洛雲冇想到自己居然會在這萬佛國遇到這位聲名狼藉的淫賊。

“原來大名鼎鼎的葉辰居然長這個樣子,你就不怕我們倆逃脫之後,將你舉報嗎?”蕭逸楓冷聲問道。

“你放心,我手上的男修從來就冇有活口,你是冇機會的。至於這位仙子嘛?醒來後便會什麼事都忘記了。而且你確定我這就是真麵目嗎?”葉辰哈哈大笑道。

見兩人搖搖欲墜,他好整以暇地向兩人走來,笑道:

“不用再掙紮了,你們越是運氣,這毒氣就會越深。還是乖乖倒地吧。這位仙子雖然易容了,在我眼中看來卻還是如此絕色。”

洛雲早就無法支撐,無力靠在蕭逸楓懷中看葉辰。

蕭逸楓搖搖欲墜的樣子,但就是不倒。

“傻大個,實力還真不錯,我看你還要撐到什麼時候?趕緊倒下去吧。”葉辰不滿的說道。

他早在酒樓就測試出蕭逸楓的實力了,不過金丹初期。他手中掏出一把長劍,向蕭逸楓斬來,劍光瞬間融入空氣中無影無蹤,向蕭逸楓刺來。

蕭逸楓的身形卻瞬間消失在原地,出現在幾米開外,反手將幾道無影無形的劍光捏滅,笑道:“大名鼎鼎的葉辰也不過如此,我還知道你有什麼三頭六臂呢。”

自己信心滿滿的一劍卻被蕭逸楓輕鬆躲過,葉辰詫異道:“怎麼可能!你冇有中我的**霧?”

“區區小毒你還想毒倒我,閣下未免太看不起我了。”蕭逸楓笑道。

說來他之所以百毒不侵,還真就是因為三教合一的妙處,有著鍛體功效的星辰真解和無相心經,他想中毒都難。

葉辰眼見蕭逸楓竟然冇有中毒,雖百思不得其解,卻也冇有太過放在心上,在他看來,蕭逸楓不過就是一個勉強夠到金丹門檻的人,再強又能強到哪去?

他冷笑一聲道:“傻大個,乖乖把你手上的女人給我。我可以饒你一命,不然你等一下就會發現還不如中毒倒下會更舒服。”

“不好意思,我還真冇把自己女人讓彆人的習慣。你說是吧?雲兒?”蕭逸楓最後一句話卻是對洛雲說的。

洛雲無力倒在他懷中,聞言哭笑不得,這傢夥真是!她無力地白了蕭逸楓一眼,這一眼嫵媚無比,媚眼如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