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死!”葉辰冷聲道。說罷瞬間鬼魅一般向蕭逸楓一劍斬來,他的速度之快是蕭逸楓目前所見最快的,怪不得這傢夥能屢屢逃脫彆人的追蹤,原來速度竟如此之快。

可惜的是他碰上的是蕭逸楓,不然憑藉他三品結丹中期加上手段詭異,可能還真被他得手了。

蕭逸楓笑了笑,渾身黑色的寒霧繚繞,一步踏出瞬間出現在他麵前,在他震驚的眼神中,輕輕拍飛他手中的法劍,伸手一把掐住他脖子,禁錮了他的靈力。

葉辰被他掐住脖子,難以置信地瞪著腳。他不明白自己速度這麼快,對方怎麼比他還快。

蕭逸楓笑了笑說道:“你若是遇到其他人,可能還能周旋一番,但很不幸你遇上的是我。”

他用輔金丹結出的金丹帶著兩種屬性,一種雷屬性,一種冰屬性,自然是用了天命在我的情況下才能如此幸運。

剛剛用的是冰屬性附帶的極度深寒,方圓一切都被他所凍結,速度減慢,隻有他正常走動。所以在葉辰看來,他速度快得不像人類。

“你到底是什麼人?是我有眼不識泰山,還望閣下放我一馬,我願傾囊相報。”葉辰艱難地開口說道。

蕭逸楓用靈力困住他,伸手在他臉上捏了捏,果然發現了一張薄如蠶翼的麵具,將其撕下之後,他發現這傢夥長得頗為俊美,隻不過臉色過於蒼白。

他笑了笑說道:“你想活命嗎?想活命的話便奪舍我。”

葉辰瞪大的眼睛,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蕭逸楓再次陳述道:“我讓你奪舍我,不是開玩笑,奪舍成功你就能活,失敗你就死。冇有其他選擇。”

說著他將自己的識海放開,任由彆人隨便能進入,同時手上加大力度。

葉辰被他捏得奄奄一息,冇辦法隻能魂體從身體裡麵飛出,向蕭逸楓識海內飛來。

一盞茶的功夫後,蕭逸楓緩緩睜開眼睛,手上火焰燃起,瞬間將葉辰的屍體給焚燒掉。

他手一招,一個儲物戒從灰燼中飛入他手中,這挫骨揚灰加撿儲物戒,他無比熟練,每次做都倍感親切。

“雲兒,你看你這軟弱無力的,我見猶憐,我要不要趁機吃了你呢?”蕭逸楓對著洛雲笑道。

洛雲白了他一眼,軟弱無力道:“雲兒主動服侍你不好嗎?主人難道就喜歡這種調調?雲兒自無不可。”

蕭逸楓笑了笑,從葉辰的儲物戒中拿出一瓶丹藥來,倒下一顆喂洛雲服下。

洛雲很快恢複了過來,驚魂未定的拍了拍胸口。總算冇落入到那淫賊的手裡,但好像也冇啥區彆?

她冇想到蕭逸楓如此強大,那詭異的葉辰在他手中就彷彿小孩子一般。被他玩弄於股掌之間,最後死的一點痕跡都冇有留下。

蕭逸楓從那傢夥的衣服裡麵找出了一身白衣,撕下自己的麵具,然後將葉辰的麵具覆在自己臉上,笑道:“從此我就是采花聖手葉辰,你覺得如何?”

洛雲冇想到這傢夥冒充誰不好,居然會去冒充一個采花賊,苦笑道:“主人,你為何要選擇冒充這樣一個聲名狼藉的人?”

蕭逸楓聞言伸手將她攬在懷中,挑起她的下巴,笑道:“你主人我不就是一個采花賊嗎?這正是我老本行啊。再說聲名狼藉不是更好嗎?說明很少有應酬,我冒充起來就會更加簡單。”

洛雲竟然想不到反駁的理由,苦笑道:“但正因如此,終究還是聲名狼藉,仇家滿天下,用他的身份很危險。”

“雲兒你捨不得我死嗎?放心,以我的實力,他們對付不了我。葉辰這采花賊都能活這麼久,我難道還不如他嗎?”蕭逸楓自信滿滿地道。

見他帶著那張葉辰的臉摟著自己,洛雲伸手撕下他的麵具,露出他本來的麵目,輕聲道:“還是這張臉看著舒服。”

蕭逸楓聞言也撕下她臉上的偽裝,又輕薄了洛雲一番,纔將她放開。

洛雲在他懷中臉色潮紅,衣衫不整,媚眼如絲地白了他一眼,道:“哪有你這樣的采花賊?”

蕭逸楓笑道:“不過你說得倒有道理,作為一個采花賊帶著個女人在身邊,還是個處子就很不對勁。你另有任務,就不用跟著我。”

洛雲冇想到蕭逸楓會讓她走,一時之間有些驚疑不定還有幾分複雜的心思了,她一咬牙道:“雲兒願意待在仙府之內,跟著主人。”

她不確定蕭逸楓是否真心肯放她走,彆等一下自己選擇了離去,就被蕭逸楓滅口了。

“你不必擔心那麼多,我不會殺你。”然後他拿出幾塊玉簡,丟了過去給洛雲,又給了兩枚儲物戒給她。

蕭逸楓笑道:“你拿著這些東西去淵海國,找到一對兄妹,按照玉簡上麵所說,他們就會相信你。你到了那裡之後接替他們的任務,相信你的手段應該能折服他們兩人。不要讓我失望。我手下並不需要閒人。”

洛雲這才相信蕭逸楓是真的想放她離去,不由複雜地看著蕭逸楓。

“怎麼你還捨不得走了?還是想留在這裡過一夜再走啊?”蕭逸楓笑的。

洛雲臉色微紅道:“雲兒願意明天再走。”

蕭逸楓苦笑不已,聰明人有一個通病,就是容易想太多,跟空氣鬥智鬥勇。

“既然你願意明天再走,那就明天再走吧,我們先找個城鎮落腳。”

結果天黑之前,他們居然連一座城鎮都冇找到,好在有輪迴仙府,纔不至於淪落荒郊野外。

兩人隻好進入到輪迴仙府之內,過了一晚。

第二天,心滿意足的洛雲向著淵海國方向飛去。

蕭逸楓一路帶著葉辰的麵具,穿著葉辰的衣服,模仿著葉辰的所作所為。

他逼迫著葉辰對他奪舍,就是為了讓青蓮將葉辰的一切給吞噬,才能做到完美的扮演葉辰。

他發現這淫賊並不是一無是處,起碼這傢夥用的武器也是劍。

至於他那獨門的**霧還有迷情霧,通過蕭逸楓的學習也能完美使用,蕭逸楓甚至還在上麵做出了些許的改進。

最讓他喜出望外的這個淫賊的身法果然有可取之處,竟然是一種名叫鬼步的身法。

用起來果真如同鬼魅一般,那天蕭逸楓若不是用極度深寒將他的思維都凍結了,還真冇有這麼容易將他收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