寺廟地下竟然藏著一個寬敞而宏偉的神殿,在神殿之上,供奉著一尊巨大的雕像。

那是一個女子的雕塑,她手上結著神秘手印,胸前浮著一朵藍色的蓮花,正是星辰聖殿所信奉的命運之神。

大殿的穹頂宛如星空一般,鑲嵌了上千顆夜明珠,將大殿照的如同白晝一般。

此刻店內已經有不少人,足足有近兩百人之多。這些人打扮各不相同,有男有女,不過大部分都透著一股邪氣。

彼此涇渭分明地分為幾撥人,並不怎麼交談,反而互相戒備的看著。

見到落楓穀一行進來,與慕珊相熟的幾個人對著慕珊等人打過招呼。

但有些不知死活的狂妄之徒,居然往她們身上瞄,還敢拿神識掃來,卻被慕珊的神識所傷。

帶領他們進來的使者,將落楓穀一行帶到了自己相應的位置。在此地的都是聽從星辰聖殿命令的勢力。

星辰聖殿麾下有四大勢力,纏綿閣,寰宇樓,落楓穀,碧焱城。

而這四大勢力麾下還有另外的四股小勢力,分彆由四大勢力負責這四個宗門。

比如落楓穀所掌控著的渡生教,就是一大邪教勢力。雖然實力比不上這落楓穀等,卻也不容小覷,能夠與洛書府等相提並論。

所有人都在原地等候著,彼此互相打量著。而蕭逸楓也看見了兩個熟人,林蕭和墨水遙。

林風還是那般翩翩濁世佳公子的模樣,站在一個陰鬱的老人後邊站著,旁邊還有他的一眾師兄弟們。

不過看樣子,林蕭是最為得寵的一個,地位頗高。

而墨水遙也與林蕭相似,與一眾衣著暴露的女子站在一角,她身前站著一個三十來歲的妖嬈美婦,看樣子就是此次纏綿閣的領頭人。

不少男子情難自控地向這一群鶯鶯燕燕的女子看過去,小心翼翼的打量著她們。

至於星辰聖殿最後一大勢力,寰宇樓,領頭者是一箇中年文士,腰上插著一支判官筆。

他身後一個青年男子,手持一本厚厚的書籍。正如饑似渴地看著,也不知看的是些什麼。

四大勢力的領頭人互相打過招呼,而他們的從屬勢力帶頭者也上來與幾人行禮。

這次所前來的大部分都是金丹期修士。而領頭的最多也不過就是出竅期的修士。

因為這一次的星辰聖殿的命令明確要求,隻需要各門派帶自己手下精銳的金丹期弟子前來,每派十來人,不需要太多人。

“慕珊仙子,可知此次星辰聖殿召我們前來,所謂何事?”纏綿閣的美婦開口問道。

“苓夫人,你這萬事通都不知道,更何況我了。等星辰聖殿的使者到了,自然就知道了。不知道文先生可知道?”慕珊笑吟吟向中年文士道。

“我亦是不知道,究竟是何任務,隻需要用到金丹期修士。而且還故意讓我等化整為零混入這萬佛國內。”文先生疑惑道。

“誰知道呢?希望不會是什麼危險的任務,畢竟這些可都是門中的精銳弟子。萬一都折損在這裡,那可都是一大損失。”碧雲城的老者憂心忡忡道。

“毒尊者說笑了。貴城的林蕭想必就是這位公子吧?連我等都有所耳聞,當真是天之驕子。又豈會如此容易隕落?”苓夫人笑道。

“林蕭這小子隻是略有成就,比不得你纏綿閣墨水遙和寰宇樓的寧書生。”老者搖頭哈哈笑道。

聞言,慕珊不由有點鬱悶,她的弟子碧水心雖然也不錯,卻比不過其他三大勢力的核心弟子,落楓穀年輕一代,居然冇有能扛鼎的人物。

“寧采這個呆子,隻知道看書,當不得尊者誇讚。說起最近的傑出弟子,諸位可有聽說過問天宗的蕭逸楓,無相寺的梵明和玄月宮南宮雪?”文先生問道。

“文先生說笑了,那三人何等人才,我等又豈會冇有聽說過。特彆是那蕭逸楓,前不久水遙與林蕭二人更是在輪迴仙府內與他打了照麵。當真是深不可測。”纏綿閣的苓夫人歎道。

“苓夫人,此話怎講?”聞言慕珊不由好奇問道。

“此事老夫也有聽說,林蕭二人直到出仙府,始終認為那小子是金丹期。在仙府內他還瞬殺了一個元嬰期。此子不除,必成聖殿大患。”毒尊者眼中寒芒一閃。

聞言眾人不由瞠目結舌。不是說蕭逸楓纔是築基期而已嗎?怎麼就能瞬殺元嬰期?

“毒尊者你老是在說笑吧?築基殺元嬰?”慕珊對蕭逸楓亦有所耳聞,聞言不由震撼道。

“此子不僅擁有神器墨雪,還掌握了無涯殿失傳多年的替天行道。修為更是一日千裡,我聖殿中,同境界跟他對上,能穩操勝券的唯有聖女一人吧?”文先生歎道。

眾人聽到文先生對他評價如此之高,不由駭然,要知道這文先生雖然不強,卻是能參與編寫天下強者榜的人。眼力不可謂不毒辣。

“這小子竟能得諸位如此高看,看來有機會遇上,定留他不得。”

慕珊眼中殺意閃過,其餘人聞言對蕭逸楓殺意也是倍增。

而他們談論的正主正在後麵,默默聽著他們的談話,蕭逸楓此刻冷汗直冒。

他暗罵墨水遙和林蕭這兩人,看來兩人回門內不斷給自己造謠。

這下可好,自己如今仇家滿天下,等自己回到問天宗也得好好給他們捧一捧。

突然,那神女雕像上的花朵開始亮了起來,眾人精神一振,知道正事要來了。

果然神女雕像上一個陣法展開,天空中緩緩飄下無數的花瓣,一個臉戴黑紗的女子緩緩從半空中落下。

那女子雖然看不清真容,卻身段曼妙,欣長苗條,垂首燕尾形的髮簪,優美的嬌軀玉體,身著紫黑色的宮裝,在夜明珠照射下熠熠生輝。

她後麵還跟著一對氣息攝人的男女,左側是一個高挑的絕色女子,右側則是一個頭戴兜帽的高大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