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林清妍走後,幾大勢力的領頭者彼此對視一眼。

“冇想到這次星辰聖殿居然跟妖界達成了協議,也不知是福是禍。”苓夫人苦笑道。

“非我族者,其心必異。我們還是小心為上。”毒尊者明顯對妖族冇什麼好感。

隨後他看了看蕭逸楓,笑道:“慕珊仙子,你們落楓穀這葉辰還真是如雷貫耳。連老夫都有聽說過他的大名,今日一看果然與眾不同。”

慕珊暗罵一聲,你分明就是說他的惡名吧,聞言不由苦笑道:“尊者真的說笑了,此子頑劣不堪,我一定會好好教育他一番。”

“好了,我等也不要再此多聚集,省得星辰聖殿不放心我等。冇想到此次居然會出動了南離護法,她一向與北風護法形影不離,想來北風護法也來了。”文先生提醒道。

幾人聞言悚然,紛紛點頭,然後帶著各自的弟子在侍者的安排下在這裡安頓下來。

這大殿之下果然另有乾坤,裡麵如同蜘蛛網一般,四通八達,大殿連貫了不少地方。整座山體幾乎都被掏空了。

帶路的侍者將落楓穀眾人安排到一處寬闊的石廳處,這裡有數十間石屋,東西一應俱全。

安排門下弟子各自尋地方住下,慕珊瞪了蕭逸楓一眼,冷聲道:“葉辰,你可知你差點為我們惹下禍患,聖女是何等地位,你居然敢當眾質疑?你真是色膽包天!”

“師叔,弟子知罪。我也隻是擔心此次任務的危險性罷了,並無質疑聖女的意思。”蕭逸楓連忙道。

“哼,你的心思我們都懂,何必解釋,聖女的主意你也敢打,你哪裡怕死,冇人比你更不怕死了!”碧水心見狀,哪裡肯放過落井下石的機會。

慕珊也對蕭逸楓的態度急轉直下,還以為此子可堪大用,冇想到還是貪花好色之徒,倒還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當下她冷冷說道:“你先退下吧,接下來幾天不要再惹事生非了。”

蕭逸楓如獲大赦,急忙行禮告退。

帶著顏天琴和靈兒找了一個冇人住的洞府,此處雖然簡約,卻也應有儘有。

靈兒見蕭逸楓被訓斥,心裡麵跟吃了人蔘果一樣,渾身舒坦。

“靈兒小妞,你可彆開心太早,我如果不在了,你們的處境恐怕比現在還不如哦!”蕭逸楓笑道。

靈兒聞言不由臉色一白,不敢招惹他。

“愣著乾什麼,還不收拾一下。不然我把你送去給其他師兄。讓他們享用享用。”蕭逸楓嚇唬道。

顏天琴是真的怕了他,急忙拉著靈兒收拾起這個房間起來。

蕭逸楓冇有過多理會她們,獨自走到桌邊坐下,思索了起來。

從此地來看,看來星辰聖殿此舉應該已經謀劃多年,而且還有妖族勾結在其中。

自己目前實力仍然如此低微,想破壞他們計劃,還真是難了。

南離和北風兩大聖使都在,加上妖族,那麼多位大乘期,自己上去攔,估計炮灰都冇機會當!

他們怎麼謀劃的自己也不知道,可恨當時自己並不關注此事。

隻知道那天無數妖魔出現在無相寺,卻不知道這些妖魔是從何而來。

不過他卻留意到了林清妍所說的,自己等人目的是雷音城的鎮妖塔?

不對!

他眼中寒光一閃,吩咐顏天琴兩人在此處,不要亂跑,便獨自出去。

他在這巨大的山洞中走了起來,隻見此處真的複雜無比。而且每幾步就有一個弟子正在盯梢。

蕭逸楓走了冇幾步,就遇到了數次盤問,有些地方根本不允許過去,更彆提出去。

但蕭逸楓又豈肯這樣子乖乖等著?走在甬道的時候,他看到了一隻老鼠,不由靈機一動。

果然技多不壓身,還好自己有點馭獸之術,他用強大的神識強行清空了那小老鼠的神魂。

將輪迴仙府的玉佩掛在老鼠身上,給老鼠下命以後,進入到輪迴仙府之內,讓老鼠帶著他跑出這座山。

由於怕被無相寺發現,此地不敢展開大範圍的護宗大陣,因此蕭逸楓操控的小老鼠輕易跑了出去。

他進入到輪迴仙府之內等了一個多時辰,才從仙府之中探出一縷神識,發現已經到了外界。

果然一隻普通老鼠任誰也不會懷疑,而隻要是山就有山洞,有洞,這小老鼠就能過去。

好在自己有學過的禦獸之術,不然還真不知道怎麼驅使這小老鼠。他從裡麵飛了出來,將那隻老鼠收入靈獸袋裡麵。

分辨好位置,蕭逸楓向著雷音城飛去。

入夜已久,雷音城早已經封閉多時,上麵還有不少僧人在巡邏。他故計重施用老鼠混進了城中。

城內此刻隨處可見的佛像,以及各種佛家掛畫,有著濃鬱的信仰之力,讓這座城市顯得格外神聖。

蕭逸楓來到林清妍所說的幾座鎮妖塔之下,果然,這幾座鎮妖塔都散發的氣息不是厲飛雨和王麻子的氣息。

隻是一般的妖族的氣息,最多是煉虛境。在雷音城內鎮壓的妖魔實力都不強。

他想了想,出了城,直奔無相寺而去。

無相寺位於雷音城城外遠處的靈山,蕭逸楓飛了整整一個時辰纔來到。

不管林清妍這麼說,他們最終的目的應該都是解放那些妖魔。

而無相寺內的一百零八座佛塔之下,分彆鎮壓著不同的妖魔。

自己所知最後釋放出來的是王麻子和厲飛雨,這兩個大乘期的妖魔就在其內。

看來今天要夜探一趟這無相寺。好在他曾經在無相寺修行過一段時間。對無相寺並非一無所知。

此刻無相寺開啟了護山大陣,還真是一隻老鼠都跑不進去。

蕭逸楓落在地上,摘下葉辰的麵具,而後戴上了那張寒冰麵具,整個人化身為上一世的蕭逸楓模樣。

他在繞著無相寺飛了一週以後,找到其中一個地方緩緩落下。

此處人煙稀少,大陣力量比較薄弱,他伸手按在護山大陣之上,運起無相寺的無相心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