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他就與大陣共鳴起來,由於無相心經和這大陣的力量同源,他很輕易的就穿了過去。

不過彆看他做得如此簡單。想要將自己的力量與法陣的力量調節到一致。

讓陣法認為你是他的一份子,也是花費了他不少心思的。

無相寺內,也是占地遼闊無比,都是一座座連綿的高山,上麵是無數的寺廟和佛塔。

不少地方還傳來唸經的佛聲,到處都瀰漫著一股祥和的力量。走在其內,讓人彷彿能放下一切煩惱。

但蕭逸楓冇有時間享受其中的祥和,運起無相心經,快速在群山之內穿梭著。

他來到其中一座鎮妖塔之下,高塔附近有幾位修為高深的僧人守護,高塔之上還有得道高僧在上麵誦經,護衛這座鎮妖塔。

若蕭逸楓猜得不錯,林清妍應該是想趁沐佛節當天。無相寺眾僧出去傳道授經之時,寺內防衛力量薄弱時。

讓那些金丹期的弟子,偽裝成迎佛的朝聖者,混進無相寺內。

畢竟沐佛節當天,也是十年一次無相寺大開山門的一天。

但山門處還是設置了禁製,元嬰期以上修為者,是冇法進入無相寺的。

這些金丹期弟子的真正目的地,是無相寺而並非雷音城。到時候再由他們佯攻雷音城,將無相寺內的力量吸引出去。

估計醉翁之意還是在這無相寺。至於到時候用什麼方式闖進這無相寺就不知道了。

難道隻憑這些金丹期弟子就想闖過守塔的高僧,解救出這些在塔下的妖魔嗎?

蕭逸楓正想著的時候,發現另一道虛影正在山間悄悄飛行。

那黑影籠罩在一層薄薄的虛霧之中,飛行悄無聲息。若不是蕭逸楓恰好路過,還真看不見他。

對方彷彿跟他一樣,也在這無相寺之內,勘察著地形。

見狀,蕭逸楓急忙默默地跟著他,吊在他身後,記錄下他的飛行路線。

蕭逸楓發現神秘人也很熟悉無相寺,而他重點觀察的也是鎮妖塔。

神秘人落在了山林之中,遠遠觀察著遠處的鎮妖塔,蕭逸楓則悄然落在他身後,他眼神空洞,彷彿看不見此人一般。這也是為了避免對付靈覺發現他。

烏雲移開,月光灑落,照在神秘人身上,照出她那若隱若現的曼妙身體,蕭逸楓渾身一震。這人竟然是林清妍。

難道這就是林清妍的目標鎮妖塔嗎?他們要解救的王麻子和厲飛雨就鎮壓在這下麵。

由於他的心神不定,被林清妍的靈覺感覺到了他的注視,林清妍猛地回頭,一下子就發現了跟在身後的蕭逸楓。

她明眸中露出些許冷意,身形鬼魅一般向蕭逸楓襲來,悄無聲息的一劍斬下。

蕭逸楓大呼不妙,閃過他的這一擊。瞬間將斬仙從手中放出,重重一劍劈出,擋過林清妍的下一擊。

好在林清妍擔心驚動無相寺中人,不敢全力出手。不然蕭逸楓早已經被擒住。

他借勢往後飄出,戒備地看著林清妍,傳音道:“你我二人都是見不得光的人,閣下當真要在此處與我交手不成。”

林清妍看他一眼冷聲道:“你到底是什麼人?為何鬼鬼祟祟跟著我?”

“我是什麼人不用你管,閣下不也鬼鬼祟祟的,我們彼此彼此吧?不如就此彆過如何?”蕭逸楓提議道。

林清妍盯著這詭異的傢夥,他身上居然散發著森森的邪氣,讓自己異常熟悉。

她點了點頭,彷彿同意了,但眼眸中寒光一閃,瞬間有一道月牙形的飛輪,飛了出來斬向蕭逸楓。

這正是她的武器斬相思,這也是一柄神器。

蕭逸楓暗罵一聲,這回真是討不了好了,他急忙用斬仙全力擋住這一擊。

他暗道不能被林清妍糾纏住,以她元嬰巔峰的實力,自己完全冇有勝算。

想到此處,蕭逸楓眼中寒芒一閃,瞬間氣息全麵爆發,騰騰的魔氣從他身上散發出去。

他大吼一聲:“無相寺的禿驢們,星辰聖殿聖女林清妍與本座前來拜山,爾等還不趕緊出來跪迎!”

他的聲音在山間迴盪著,他身上散發的是再純正不過的星辰真解的氣息。

這聲音和魔氣瞬間就驚動了不少寺中僧人,有人大吼一聲:“魔道妖孽,竟敢來此放肆。”

一時之間整個無相寺都沸騰了起來,蜂窩被捅炸了一般,魔道妖女居然敢闖來無相寺這神聖之地來。

本來就因為最近的浴佛節被魔教妖人前來,導致萬佛國草木皆兵的無相寺僧人一個個火冒三丈。

蕭逸楓回頭看了愣在原地的林清妍一眼笑道:“聖女保重,有緣再會!”

他說罷,化作一道血影,瞬間向遠處奔去。

林清妍哪肯放過這傢夥急忙追上來,正打算出手收拾他。卻不料寺中僧人已經趕到。

一隻大手從天而降,拍向兩人。林清妍身形一轉,斬相思全力斬出往天上飛去。

蕭逸楓亦是一劍斬向高空,在斬仙劍靈全力出手之下。劃出一道巨大的裂縫,兩人將那道巨大的佛手給斬滅。

但是寺中僧人隻會越來越多,蕭逸楓看了林清妍一眼,笑道:“聖女,不如你我聯手闖出去如何?”

林清妍冷哼一聲,這傢夥為了不跟自己交手,居然膽大包天將整個無相寺的僧人都捅了出來。

她惡狠狠地看了這傢夥一眼,怒道:“不都是你惹的禍,你到底是誰?”

“這都是聖女你逼我的呀,你若是不逼我,我又豈會捅這馬蜂窩?”蕭逸楓苦笑道。

兩人一邊說一邊逃竄,兩人速度極快,恍若兩道陰影。林清妍還試圖收拾他,搞得蕭逸楓手忙腳亂。

然而寺中僧人越來越多,不斷有僧人從前方飛出,攔住兩人去路,兩人哪敢耽擱,被迫聯手對敵,瞬間破開圍堵後往山門處逃去。

兩人隱匿身形,在山林中穿梭著,蕭逸楓知道,林清妍絕對還有手段逃出去,但自己要再跟她糾纏下去,恐怕就冇有機會逃出去了。

當下一咬牙,在心中暗道一聲對不起了,他大喝一聲:“聖女,你先走,我替你攔住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