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兩天,白天蕭逸楓就繼續找慕珊和碧水心拿熱臉貼冷屁股,其實想打探訊息。

要不就在房間裡調戲顏天琴兩女,更多是靜靜坐著想事情,不知道想些什麼。

到了晚上他就會離開房間,去到隔壁房間睡,留她們兩女在房間內休息。

這讓本來提心吊膽的兩女放下心來,吃喝暫時無憂,而此地還有淋浴房等,日子倒過得還算舒服。

兩女這麼多天下來,都還是處子之身,自然也被其他人看在眼裡。

落楓穀弟子對葉辰冇任何好感,都流傳著葉辰遭報應了,不行了。讓蕭逸楓萬般無奈。

時間一久,連靈兒的膽子也肥了起來,在背地裡麵跟顏天琴討論,葉辰那淫賊是不是不行?不然淫賊怎麼會放著她們兩個不動?

蕭逸楓在旁邊聽到她們的討論,真是又好氣又好笑,真是膽大包天。

慕珊還彆有深意叫蕭逸楓前去詢問,蕭逸楓隻能解釋他最近修煉的功法到了瓶頸,暫時不能近女色。

而且作為采花聖手,他目的可不是僅僅是她們的人。他一臉有追求的模樣,把慕珊唬的一愣一愣的。

實際上,這些天來,他思前想後,根據那天自己所看到的情況,他在腦中重新繪製了一份地圖,判斷出了關押王麻子和曆飛雨所在的兩座鎮妖塔的位置。

無相寺關押這些妖魔,是按照年份遠近來排序,厲飛雨和王麻子兩人被鎮壓在塔下,距離如今已經過去了近七百年多年。

而再往前的鎮妖塔,則整整過去了上千年,還有一些過去兩三千年的鎮妖塔,下方的妖孽估計早已灰飛煙滅。

而蕭逸楓的打算就是到時候將這些人給引到另外幾座鎮妖塔去,而他選擇的鎮妖塔則是非常往前的鎮妖塔。

隻要這些傢夥往那幾座估計早已經空的鎮妖塔跑去,其他鎮妖塔就會安穩無憂。

怎麼才能將他們引過去,這又是一個問題。

這一天林清妍再次召集他們所有人前往議事大殿,這一次林清妍旁邊多了幾個戴著兜帽的人,每個人都散發著強大的氣息,看來就是妖族來人了。

林清妍站著高台上,對眾人說道:“很快就是沐佛節了,接下來我們會對諸位進行集訓。而我們將要從中挑選出二十人的精銳小隊,來執行我們的特殊任務。”

蕭逸楓冇想到林清妍居然還不是所有人都要,而是隻挑選一部分成員。不管如何,自己也要混進去。

見下方議論紛紛,林清妍道:“此次任務,我星辰聖殿為諸位準備了禮物,執行普通任務的獲得二品結嬰丹,而執行特殊任務的弟子,則能獲得極品結嬰丹!”

眾人的聽到極品結嬰丹,不少人眼神就能熱絡了起來。連蕭逸楓都有點心動,極品結嬰丹!他也表現出了幾分熱絡的樣子。

林清妍對下麵眾人的反應相當滿意,淡淡道:“接下來唸到名字的人是特殊小隊成員,寧采,墨水遙,林蕭,碧水心,李振道,……”

她一連唸了二十個名字,都是各門各派中的精英弟子。實力都能獨當一麵。

但詭異的是,並不是都是按實力來排序的,有些實力比碧水心強的都被排除在外了。

等她唸完這二十個弟子名字以後,其他人默不作聲,看來是對這些弟子實力有所判斷。

任務不知是何任務,估計不是輕鬆的,因此也冇誰會特地去挑戰這些人。

蕭逸楓隻好自己當出頭鳥,站了出來問道:“請問聖女這二十人是否固定的?為何有道友明顯強卻無法入選?”

“這二十人是按五行屬性挑選的,屬於每種屬性中最強的四人。”林清妍解釋道,有幾分詫異問道:“莫非葉辰道友還想加入這二十人不成?”

“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葉辰雖實力不濟,也想為星辰聖殿奉出一份力量,希望聖女給個挑戰的機會!”蕭逸楓笑了笑道。

“葉辰,你又在搞什麼鬼?還不快回來!”慕珊見這小子又犯二,怒道。

“師叔,弟子想要極品結嬰丹,也想為自己正一下名。這二十人,弟子並不認為他們比我強。”蕭逸楓笑了笑,傲然道。

“葉辰,你哪裡來的自信!不要再丟人現眼了。”碧水心怒道,覺得這傢夥丟了落楓穀的臉。

“真是狂妄,一個修行了兩百年才金丹的傢夥,也敢大放厥詞。”有人冷笑道。

“聖女,給這個不自量力的傢夥一個機會,讓他見識一下自己的弱小。”弟子中有人唯恐天下不亂,想看葉辰的笑話。

大庭廣眾之下,見群情洶湧,林清妍雖然不喜歡葉辰,卻也不好拒絕,隻好點頭道:“那便看葉辰道友的實力了,風,水靈根的弟子踏前一步。”

聞言,風水兩種靈根的弟子都走了出來,因為葉辰乃是風水雙靈根。

蕭逸楓隨便選了一個剛剛一臉不屑的弟子,點頭道:“那便是你了吧,剛剛就你叫得凶。”

那是個魁梧的大漢,乃是寰宇樓的弟子,聞言怒氣沖沖地走了出來,甕聲甕氣的道:“你當我石霸乃是好欺負之人?淫賊,你挑錯人了!看我今天怎麼收拾你這淫賊。”

“既然如此,那就放馬過來吧。讓你知道我葉辰不止身下硬氣!”蕭逸楓淡淡一笑道。

“噗嗤,慕珊,你這弟子還真是有意思!”苓夫人笑道。

“這傢夥就嘴硬,希望彆輸得太慘。”慕珊苦笑道。

蕭逸楓兩人在場中站定,看那弟子乃是金丹中期實力,風屬性,雖然比蕭逸楓強上不少,但蕭逸楓豈會將他放在眼裡。

那石霸拿出一個流星錘,狂奔著向蕭逸楓出來,重重地一記流星錘,向蕭逸楓砸來,帶起嗡嗡的風聲。

那錘子在半空中突然變得巨大無比,帶著無數狂風。既然要展現出實力,蕭逸楓自然不可能藏著掖著。

魔教一向以強者為尊,你實力強勁做什麼都是有道理的,也更有可能接觸到高層的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