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蕭逸楓幾乎是逃一般跑回到顏天琴兩人的房間之內,暗歎:這也太危險了,果然男子漢出門在外,還是要保護好自己。

他之所以跑進顏天琴和靈兒兩人房中,也是擔心慕珊那妖女會不會慾火焚身,找人過來把自己抓回去,天雷地火起來。

甚至為了謹慎起見,當天晚上他乾脆就留在了兩人的房間,倒把兩人嚇得不輕。

蕭逸楓雖然隻是在牆角盤膝坐著修煉,見兩人一直盯著自己,睡也不敢睡,他乾脆直接一道煙粉色煙霧扔過去,兩女瞬間沉沉睡去。

真是的,大晚上不睡覺盯著自己乾什麼呢?難道也跟慕珊妖女一樣饞自己身子不成?蕭逸楓暗暗罵道。

第二天一早,在醒過來的兩女驚慌不已的眼神中,蕭逸楓丟下一塊玉佩,笑道:

“有事就捏碎這玉佩找我,我會第一時間過來。接下來我不會回來。你們自己保重!彆太想我!”

“臭淫賊,誰會找你!快滾!”靈兒怒沖沖道,她對蕭逸楓昨晚強行迷暈她們極為不滿,正懷疑自己是不是不純潔了,嚇得眼淚直打轉。

“最好如此!”蕭逸楓笑了笑,便前往演武堂之中,留下兩女在不斷檢查自己身體。

演武堂中,昨天入選的那二十人都在裡麵,碧水心,林蕭,墨水遙,寧采等人,見蕭逸楓進來,不由眼色怪異地看著他。

畢竟這淫賊昨天展現出來的實力並不弱,不過天賦應該是差了點,畢竟這傢夥已經足足兩百多歲。再過百年,都百年不能算年輕一輩了。

很快,一身紫裙的林清妍來到,她坐在台上,淡淡道:

“此次我將會將你們分成兩個小組,每個十人一個小組。而你們要做的事情就是,趁門中高手糾纏住無相寺的高手的時候,闖進鎮妖塔之內,將我星辰聖殿中的前輩解救出來。”

聞言眾人不禁有些愕然,居然讓自己等人去入鎮妖塔中解救塔中前輩?

雖然鎮妖塔容易進去,卻冇聽說誰進去了還能出來!

“聖女,我等進入鎮妖塔後,如何解救門內高手,又怎麼出這鎮妖塔?”林蕭皺眉道。

“我會傳給你們一套正反五行大陣。正反五行陣各五人,藉助我手中的陣盤,能夠構築出一個通道,從而穿過無相寺設下的封印。”

林清妍手中拿出兩塊圓形陣盤,一黑一白。

她繼續說道:“組成正五行的五人將要進入到塔內,而另外五人則在外麵接應。兩陣的距離不能過遠,而你們的任務就是儘可能的利用這套空間傳送陣法去解救更多的前輩出來。”

林清妍說得輕描淡寫,但在場哪個不是人精?

“敢問聖女,萬一塔外的反五行陣被破壞了呢?”墨水遙問道。

“塔外的五人之中有人被擊殺,你們將永遠無法出來。”林清妍淡淡道。

聞言眾人臉色紛紛大變了起來,留在外麵的五人還好說。進去裡麵的人則相當危險。

一旦外麵的人潰敗或者逃亡,他們就隻能永遠被困在鎮妖塔裡麵。就不要想著再有人會來解救他們出去了。

這危險程度可是暴漲了,聞言有很多人打起了退堂鼓。

而蕭逸楓也從這正反五行大陣之中得出了結論,看來此陣應該就是解救出裡麵的人的主要方法了,但為什麼自己入星辰聖殿後再冇有聽說過這個陣法?

“那不知這正五行大陣人選如何選擇?”林蕭問道。

畢竟進入鎮妖塔裡麵的人危險性可是直線上升的,在外麵雖然會麵臨著無相寺的威脅,但起碼不會像裡麵的人一般無助,生死全寄托在外麵的人手上。

“原則上自願報名,參與正五行大陣的人會比其餘人更多得一件上品仙器和在聖殿內選一門天級功法!”林清妍彷彿一點不擔心有人不參與一般。

果然聞言所有人不由眼睛發亮。上品仙器!天級功法!這兩者的確能讓無數金丹期為之瘋狂。

“現在開始報名吧!”林清妍滿意道。

蕭逸楓決定自己還是在外麵妥當,想方法將反五行大陣的其中一個人給殺掉,這樣就可以不必進入到鎮妖塔裡麵,又能阻止他們出來。

但想法雖然美好,雖然星辰聖殿重賞之下,但由於五行屬性的原因,風屬性還是缺了一人。

林清妍淡淡地看了蕭逸楓一眼,笑道:“葉辰道友不是要為我星辰聖殿做貢獻嗎?那剩下這一位就由你來頂上吧。”

蕭逸楓心中直罵人,這傢夥分明是看不順眼自己,想把自己送到最危險的地方吧,可是昨天那種海口都誇下了。

“聖女,葉辰自知自己實力低微,進去幫不了什麼忙。還是另請高明吧?”他隻好訕訕道。

林清妍卻不容分說道:“無妨,葉辰道友的實力,我等都有見證,相信一定能夠勝任的,諸位對吧?”

其他人忙不迭的點頭,特彆是有風屬性的人,蕭逸楓一臉吃了死老鼠的樣子,就這樣莫名其妙被安排到正五行大陣裡麵。

正五行大陣裡麵,除了他,還有他的幾個熟人都已經在裡麵。

墨水遙和林蕭二人不知出於何想法,居然也在正五行大陣裡麵,而碧水心估計是拿到那件上品仙器和天級功法,所以居然也冒險加入了正五行大陣。

而蕭逸楓這個小隊由他和墨水遙,林蕭,寧采,還有碧水瑤五人組成,倒是一個實力極為強勁的小組。

而林清妍則指定了個叫雷剛的金丹後期弟子當小隊的隊長,平常負責監督眾人訓練,戰時負責發號施令。

分配好以後,林清妍鄭重道:“這陣盤我星辰聖殿也隻有兩套,且每套隻能用三次。所以諸位隻能到時再用真正的陣盤。我手上有套殘次品,給諸位練習,傳送距離隻有數米。”

蕭逸楓也終於明白為什麼後來冇見過這個陣盤了,原來造價不菲,不過居然不給自己等人,倒讓蕭逸楓想搶了陣盤就走的想法破產了。

而那天,林清妍應該也是利用這殘破的正反五行大陣進到了無相寺裡麵,隻是不知無相寺裡麵到底哪些是她的臥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