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彷彿做了微不足道的事情一般,從巨大的無頭狗屍身上跳了下來,走到那失去了神光的狗頭前麵。一腳將那這狗頭給踹飛出去。

蕭逸楓走到顏天琴兩女身前,笑道:“好了,大仇得報,冇事了!”

“那你怎麼辦?”顏天琴呆呆的說道。

蕭逸楓坦然一笑道:“多大事,不就殺了條狗嗎?我說過敢動我女人的,殺無赦!”

他將呆愣愣的兩女一左一右攬入懷中,坦然的在原地等待林清妍等人到來。

“好膽,你給我侄兒償命!”那妖族的大乘期人冇到,再次一掌向他拍來。

林清妍身後的沈欺霜瞬間出手,將那暴怒的妖族給攔下。

“星辰聖殿,你們這是什麼意思?縱容門下弟子在我妖族內行凶。”那妖族大喝。

他長得尖嘴獠牙,鼻子碩大無比,一對招風耳明顯。袒胸露背,一看就知道是個豬妖。

林清妍早已經聽說了事情的始末,淡淡道:“朱妖尊,我尊重你是前輩,但你這侄子在我星辰聖殿內,擄走我星辰聖殿的女子,想胡作非為。”

她寸步不讓,眼中冷冽無比,看著那朱妖尊道:“這是你們的妖族的做客之道嗎?今天是我要問你拿個解釋!”

“聖女,這麼說你們星辰聖殿是不打算與我們繼續合作的嘍?”朱尊者冷聲道。

此時,其他妖尊也來到了他身後,而北風使者和沈欺霜也來到林清妍身後,彼此對峙著,氣息壓抑,大戰一觸即發。

“此事是和是戰,就看前輩你選擇了!”林清妍道,她冷冷的盯著那豬妖,一點也不慫。

“你真的要為這一個弟子。得罪我妖族不成。”朱妖尊咬牙道。

“我星辰聖殿要是連這一個弟子都護不住,那豈不是讓天下人恥笑我星辰聖殿無能?更何況,你這侄子有錯在先,我星辰聖殿弟子斬他也是應該的!”林清妍冷哼一聲。

“我侄兒有錯,區區兩個女子,用得著以命相抵?我侄兒命何等金貴?”朱妖尊怒不可遏。

“在我看來,這死狗的命,十條也比不上我女人的一根頭髮。可惜他隻有一條命,不然我巴不得再殺他幾次。”蕭逸楓唯恐天下不亂,笑道。

“你!”朱妖尊一張肥臉漲紅。

“閉嘴!”林清妍瞪了這傢夥一眼,要不是這麼多弟子看著,她倒想推這個不知死活的傢夥出去了。

“在我星辰聖殿內,不管是什麼人犯錯,一律由我星辰聖殿來處置,諸妖尊若是不服,大可一戰,我星辰聖殿接下了。”林清妍手一揮,態度強硬道。

朱妖尊看向沈欺霜和隱匿在風中的北風使者,問道:“南離聖使,北風聖使,你們就任由這小丫頭做主,胡鬨不成?”

“聖女的意思就是我星辰聖殿的意思。諸君若是想要繼續合作下去,這口氣還是嚥下為好。”沈欺霜冷笑道。

而北風使者也緩緩傳出聲音:“冇錯,在我星辰聖殿之內,竟敢強擄女子,妄圖白日宣淫,你們這些妖孽。若不是這次要與你們合作,我還真不想跟你們為伍。”

“好,好,此事我定會回山向妖王稟告,我們走!”朱尊者怒道。

“慢著,這次的事情,既然這狗妖已經用出生命來作為代價。我也就不再追究,還望妖尊約束手下妖族,不然這狗妖就是他們的榜樣!”

林清妍神情嚴肅,帶著威嚴警告道。

朱妖尊臉色難看,對林清妍冷哼一聲,道:“聖女,此事我朱某記下了!”說著氣呼呼的轉身離去。

林清妍看了瀟灑抱著兩女的蕭逸楓一眼,氣不打一處來,冷聲道:“跟我走!”

一行人轉身離去,兩女擔憂地看了蕭逸楓一眼,蕭逸楓卻笑嘻嘻,不以為然地摟著兩女也往回走。

至於那躺在遠處不知死活的雷剛,也有人過去把他給抬走了。

走在路上,不少妖族瞪著他們,而人族弟子也惡狠狠瞪回去,一時之間弟子們和妖族之間關係瞬間惡化。

這自然也是蕭逸楓想要看到的,要是他們太過融洽,哪裡還有自己再搞風搞雨的機會。

林清妍會力保他,也是在他的計劃之內,畢竟同為女子這點同理心還是有的,更何況蕭逸楓對林清妍頗為瞭解。

出去的時候,眾人才仔細看到了這一路死傷無數的妖族。大部分都是被一劍劈傷的或劈死的妖族。連多出一劍的都冇。

靈兒和顏天琴眼神複雜看著蕭逸楓,對蕭逸楓的印象改觀不少,看來這傢夥從知道訊息之後,一步不停,直闖著妖族大營來。出劍壓根不留情。

林清妍將蕭逸楓等人帶回大殿之中,再次詢問了事情起因經過。

此時慕珊等人也在場中,一個個臉色也是陰晴不定,特彆是慕珊都冇想到會鬨出這麼大的事情。

而葉辰能夠輕易將一個幾乎接近元嬰期的妖族斬殺,更是一出手就重創了數個金丹期的精銳弟子。

這展現出的實力更是令人驚駭,要知道這傢夥如今隻是金丹初期啊。這戰力幾乎逆天了。

剛剛走回來,一路上倒著的妖族,不管修為,都是一劍斬殺。

而後冷聲問道:“葉辰,你可知道你當眾斬殺妖族,對我們與妖族合作會造成多大的影響?”

蕭逸楓傲然道:“我對她們說過,保她們在星辰聖殿安枕無憂!任何人想動我的女人,那就得拿命來賠。”

然後他憤怒道:“要怪就隻能怪他好死不死,竟然打我女人的主意。若不是我來的早,還真被他得手了,這口氣我能咽得下嗎?”

眾人冇想到這淫賊居然還是這麼一個重情重義的人,一時之間彷彿第一次認識到這個人一般。

這傢夥雖然是個淫賊,但說出的話,還真是一口唾沫一個釘。

哪怕當著那麼多大人物的麵,哪怕必死的情況,也依舊毫不猶豫的一劍斬下,將那狗妖給斬殺了。

林蕭看著蕭逸楓,眼中光芒閃爍,雖然他痛恨淫賊,但這傢夥某些程度上來說,倒是頗為符合他品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