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過後,眾人繼續在演武堂訓練,對蕭逸楓也有所敬畏,這可是個狠人。

至於被打傷的雷剛,林清妍則找了個替補,組長則由墨水瑤接任。

在測試過蕭逸楓與葉辰留在落楓穀的魂燈靈魂波動一致後,林清妍也算初步打消疑心。

蕭逸楓不由慶幸,還好有青蓮的吞噬轉移之能,不然恐怕冇那麼容易過關。

而這段時間,基地之內出現了不少陌生麵孔,全都是戴著兜帽,而且氣息頗強,最弱的也有元嬰期,看來就是妖族的強者了。

看樣子,星辰聖殿應該是想利用這些妖族之人達成自己的目的。

但妖族又豈會這麼好騙,想來應該也有自己的小九九。

這一天,確認眾人都分彆練好了之後,她拿出一套暗淡的陣盤,玉手一指,陣盤裂開化作十塊,飛向蕭逸楓幾人。

幾人拿著手上的陣石,用特殊的運轉方法,那一塊塊陣石飄在半空中,各人按五行相生順序踩在不同的方位。

另一邊反五行大陣也是同樣道理,不過他們手中的石頭是白色的,五行是按相剋站位。

正反五行大陣運轉起來之後,空中突然構築出無形的通道,看不見卻能感受到,玄妙異常。正反五行陣上各立著一個藍色的旋渦。

林清妍則從容走進了正五行大陣的漩渦中,又神奇地從反五行大陣那邊走了出來。

她滿意的點點頭,道:“諸位果然都是人中龍鳳,隻是短短幾天,就能將這正反五行大陣施展出來。”

而後她又去讓另外一組嘗試了施展這正反五行大陣,同樣成功施展。

蕭逸楓不由暗歎,這正反五行大陣當真是匪夷所思。若是無限擁有,那還得了?

“到時候就拜托各位了,你們這次的目標是六座鎮妖塔,到時候我會給你們標出來!諸位必須用生命起誓,不會將這正反五行大陣和計劃泄密出去!”林清妍鄭重行了一禮道。

“聖女放心!我聖教萬代昌隆!”眾人自無不可,紛紛答道,一時之間倒有幾分壯烈。

蕭逸楓被迫也立下誓言,他雖然用的乃是葉辰的名字,但由於精血原因,誓言還是應驗在他身上的。

而根據蕭逸楓上次出去時,路上看到的情況,這段時間其餘弟子手中也領到了不一樣的符文之石。

蕭逸楓終於明白了這次星辰聖殿的所有想法,這些傢夥竟然利用這些金丹期弟子構築另外一個大型的正反五行大陣。

而這個正反五行大陣更加巨型,想來就是想利用金丹期弟子混進無相寺之後,這些弟子拿出手中細化的陣盤,召喚出正反五行大陣。

他們這些高手則趁機闖入到無相寺內,倒是一個好主意。

想來金丹期的弟子,並不像蕭逸楓所想象中那樣全部前往無相寺,而是部分前往無相寺,另外一部分則前往雷音城。

想來是想打無相寺一個措手不及,畢竟一方瞬間穿梭回到無相寺,而眾僧則還要趕路飛回去,這一個時間差就已經足夠發生很多事情了。

這些傢夥還真是詭計多端!

林清妍不允許他再去找顏天琴兩人,所以蕭逸楓也不知道顏天琴兩人目前的狀況,更彆提出去找無相寺報信了。

如今也隻能見步行步,自己每時每刻都被人盯著。他在瘋狂的思索著,自己有什麼辦法可以讓無相寺識破這些傢夥的詭計呢。

然而在蕭逸楓的焦急中,日子還是一天一天的過,這一天正是萬佛國萬眾矚目的浴佛節。

在這一天當中,所有的人都會前往雷音城朝聖,而無相寺的僧人也會從無相寺出來,甚至會有一位聖僧去到雷音城中為普通民眾講經頌經。

這一天無相寺也會開放,任由普通人和修士進去遊玩觀賞和瞻仰,不過一旦是元嬰期修為的修士,則上門時需要無相寺打過招呼,經過無相寺查驗之後纔可入寺。

這麼多年來,無相寺一直是秉承著這樣的做法,而今天明顯就要為此吃上一些苦頭了。

蕭逸楓等人喬裝打扮一番以後,或者化作三兩友人,或化作道侶混進無相寺,儘可能地聚集一塊。

蕭逸楓由於被眾人所嫌棄,碧水心作為他的同門,隻能咬牙跟他扮作一對兄妹。

兩人禦劍飛行著和其他人化整為零,混在眾多朝聖的人群裡麵,一起飛向無相寺的山門。

無相寺平時清靜的山門前,此刻有些熙熙攘攘。不過每個人臉上都神情肅穆,倒冇有嘈雜不堪,反而來此地的人帶著一絲朝聖的心情,遠遠就落了下來,徒步走向山門。

恐怕誰在這裡說出來不敬的話,要被這些信徒們暴打。

而蕭逸楓和碧水心兩人也落了下來,一起走向無相寺,林蕭和墨水遙假裝一對道侶,跟在兩人身後不遠處,幾人都是一身正常修士打扮,冇有之前的那麼招搖。

不過由於墨水遙和碧水心的姿容問題,還是引來了不少人的打量。

到了山門前,那巨大的山門之上,鑲著一個巨大的石鏡,在山門之上,掃下一道道青光。

山門前的眾僧唸誦著經文,也有武僧弟子在戒備著。星辰聖殿的普通弟子,有人早已經進去,隻要不是元嬰期,身上冇有明顯的邪物,都能輕鬆通過。

蕭逸楓等人身上帶著林清妍給的不妖石,很多星辰聖殿的弟子已經安全通過了。

蕭逸楓和碧水心等人走近山門的時候,突然聽到一聲怒喝:“妖孽竟敢來我無相寺撒野?”

把蕭逸楓和星辰聖殿的人都嚇了一跳,這可把他們嚇了一大跳,還以為是自己不小心暴露了,差點掉頭就跑。

定眼一看,原來是一個元嬰期的妖物,竟然想渾水摸魚混進去,結果被那清光照在身上,瞬間現出原形,被清光壓在原地動彈不得,而後被無相寺的僧人帶走。

幾人繼續向寺廟之內走去,林清妍早已經把地圖給他們背得滾瓜爛熟,蕭逸楓一行的目的地是無相寺的清波山。另外一小組的負責的是其他地方的鎮妖塔。

走過山門時,蕭逸楓突然故意攬上了碧水心的腰肢,碧水心對他怒目而視,憤怒地傳音道:“葉辰,你在乾什麼?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