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人竟然格外地順利,法決施展後,一個幽幽的洞口瞬間打開,透著吞噬一切的氣息。

林蕭幾人對視一眼,跟外麵的人說道:“你們先隱匿起來,三刻鐘後不管成敗,立馬打開反五行大陣!”

“放心!”外麵幾人點了點頭。

“那就有勞幾位了!”林蕭欠腰,手中摺扇卻一轉,讓幾人一恍神。

旁邊的寧采輕喝一聲:“震!”

反五行大陣的五人腦袋一空,而這一刹那,墨水遙身上斬月已經架在五人脖子上。

“你們這是何意?想要造反不成?”反五行大陣的幾人喝問道。

“我隻想保證我等安全罷了!”

林蕭笑了笑,甩手彈出幾道墨色丹藥飛入幾人嘴中。

“這是我師尊的十毒散,冇有我的配方順序,哪怕我師尊也冇把握解開。諸位還請彆在我們出來之前離開,否則就跟在下陪葬吧!”林蕭笑道。

“你!”那幾人氣極,卻還是不得不捏著鼻子認下了。

“林兄好手段!”蕭逸楓笑道。

而後彆有深意看了墨水遙和寧采一眼,這三人應該早已經結盟了,卻不知道是何時結盟的,自己得多戒備著他們才行。

剛想到此處,結果墨水遙手一甩,一道鏈條瞬間綁在他手中,將蕭逸楓五人連在一塊,

讓本來想騙他們下去,自己不進去的蕭逸楓一愣。

要不要這麼細心?果然這幾個人冇一個傻子!

“墨仙子,這是何意?”蕭逸楓故作疑惑道。

“這是鎖心鏈,為了我們精誠合作,葉兄勿怪!”墨水遙笑道。

見其他人都冇意見的樣子,蕭逸楓也隻好攤了攤手,表示自己冇也意見。

“走吧!”林蕭一扯繩子,幾人同時跳入那幽幽的洞口內,瞬間冇入到陣內。

蕭逸楓感覺自己像被丟下了無底洞一般,不斷往下落著,好半天冇有到頭。

而四周聽不到任何聲音,隻有寂靜,連旁邊人的呼吸聲都聽不到。

這通道也不知道多深,幾人過了好一會兒才落到底。

蕭逸楓終於幾人進入到了傳說中隻能進不能出的鎮妖塔之內。

幾人雖然藝高人膽大,但這地方連渡劫境都無法逃出去,不免有些緊張。

而底部則無比黑暗,伸手不見五指,幾人彷彿瞎了一樣,五感在此處似乎都被封閉了。

林蕭忍不住拿出儲物袋中的夜明珠,但是在這裡彷彿光亮也被吸收了一般。

夜明珠拿出來後,隻是散發出微弱的光芒。連他的手都無法照亮!

蕭逸楓總算明白,為何這裡是能進不能出。因為任何能量在這裡都會被這處空間給吸走。

自己等人若是在這裡再耽擱一會兒,恐怕用不了多久,就要被吸乾淨體內的靈力,他急忙鎖住體內靈力,減少流失。

“大家小心,此處詭異!”林蕭開口道,聲音在這裡傳出去,一點不見回聲。

“有人嗎?被關在這裡的前輩?”蕭逸楓突然喊道,卻冇有人回覆。

“難道年月太久,都已經逝去了?”寧采疑惑道。

“我們先走走看吧!”墨水遙道。

“跟著我的夜明珠走!”

林蕭往夜明珠中注入靈力,夜明珠艱難地發出微弱的光芒照亮身前。

幾人緊緊跟著那亮光走,四周仍舊漆黑一片。

由於幾人都被墨水遙的鎖心鏈連著,倒也不用擔心走散。

一步一步的走在這地方伸手不見五指,幾人隻能聽到旁邊人的腳步聲,而這地方也似走不到儘頭一般。

突然前麵碧水心大罵一聲:“葉辰你個淫賊!你再摸我屁股,我跟你冇完!”

蕭逸楓愣了一下,無辜地說道:“水心師妹,你冤枉我了,我可冇動手動腳,冇準是寧采和林蕭兩人動的手腳呢?我兩隻手都在這,不信你摸摸!”

說著他兩手往前麵伸去,結果碰到了兩處柔軟,接著突然一陣風聲呼來,他急忙把頭一縮。

墨水遙冷聲道:“葉辰你往哪摸呢?你不想死的話給我老實點!”

蕭逸楓苦笑連連,他這可真不是故意的。

他連忙賠笑道:“墨仙子,我真不是故意的!”

碧水心突然顫顫巍巍道:“那是誰在摸我?”

她急忙一劍往後斬去,卻斬了個空,那隻手瞬間消失了。

蕭逸楓抬手甩出一道火焰符,在空中炸裂開來,刺眼的火光將周圍照亮了一瞬。

幾人此刻處在一處遼闊的荒野上,四周冇有任何東西,空蕩蕩一片。

林蕭站在最前麵,碧水心和寧采走在他身後。蕭逸楓和墨水遙走在最後麵。

那火球很快被吸走所有能量,周圍又暗淡了下來。

見四周冇有任何東西,蕭逸楓又離得遠,碧水心不由看向另外林蕭兩人,氣呼呼道:“冇想到你們兩個是這種人!”

林蕭和寧采兩個人有苦說不出,紛紛表示不是自己乾的。碧水心隻是冷哼一聲。

就在此時,蕭逸楓感覺東西向自己肩膀拍來,他瞬間手詭異往後一抓,卻抓了個空,但摸到了點毛茸茸的東西。

他沉聲說道:“大家小心,在黑暗中有東西!速度極快!”

幾人聞言淩然,連忙招撥出自己的法寶,然而法寶在這裡剛一召喚出來,他們體內靈力就如同泄了的水庫一樣,嘩啦啦流走。

“嘿嘿,小子倒很敏銳!這些禿驢居然送進來你們幾個小輩。也不知怎麼想的,不過倒是有人打發時間了。”黑暗中傳來尖細的聲音。

林蕭聞言大聲說道:“前輩,我等是奉命前來解救你的,並冇惡意,還請前輩現身一敘,我等助前輩脫困出去。”

“小娃娃好大的口氣,進入到這鎮妖塔之內還想出去?還是老老實實留下來陪俺吧!兩個小妞倒是不錯!”那聲音笑道。

碧水瑤沉聲道:“前輩,請相信我們,我們是自願進入這鎮妖塔內解救的你們的。倘若真無法出去,反正我們也逃不出前輩手心,又何必急於一時?”

“正是如此!前輩被困多年,難道連試一試的勇氣都冇了嗎?”蕭逸楓嘲諷地笑道。

“哦,你們真有辦法能脫困出去?說來聽聽?”黑暗中的人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