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蕭等人急忙將自己等人所擁有的正反五行大陣,還有此次星辰聖殿的營救計劃說了一遍。

黑暗中那人突然之間出現,就站在他們不遠處,藉助夜明珠的光亮,幾人看到那是一隻枯瘦的老猴子。

它看上去瘦小,跟普通猴子冇什麼兩樣,瘦骨嶙峋,毛髮暗淡脫落,隻有兩隻眼睛炯炯有神。

他齜牙咧嘴,一臉猴急的樣子,急忙說道:“那你們還不趕緊打開那五行大陣。幫俺脫困!被鎮壓在這該死的塔裡麵五百來年,本尊都快要瘋了。”

“前輩莫急,我等正準備打開這大陣,隻待我們外麵的同伴將反五行大陣啟用,我們便會助前輩脫困,這塔內就隻有前輩一人嗎?”林蕭問道。

“當然不止,不過其他人都被熬死了,或者被俺弄死了,如今就隻有我一人了。”那猴子咧嘴一笑道。

“不知前輩怎麼稱呼?與那妖族的金猿前輩可有什麼淵源?”蕭逸楓好奇問道。

“俺叫雷公鳴!你們說的金猿是不是一個金毛金眼的猿猴?他是我侄兒,看來你們果然是從外麵進來救援的!”

雷公鳴知道還真有可能出去,在那裡坐立不安,抓耳撓腮的。

時間流逝著,很快便到了約定的時間。幾人聯手催動手中的陣盤,腳下走出五行相生的順序,一腳踏下,他們腳下的陣法連成一片。

“你們用的是什麼方法?居然能瞬發法陣?”雷公鳴眼睛一亮問道。

林蕭分心給他解釋了一下,原來他們用的正是蕭逸楓之前在問天宗所流傳出去的烙印法陣之法。

他們將法陣烙印在腿上,一腳踏下即可啟用陣法。以他們的神識,維持這種手段對他們非常簡單。

這幾年這種快速瞬發陣法的方法早已經傳遍了修真界,也導致蕭逸楓名氣越來越大。

五塊陣盤重新凝聚在一塊,迅速飛向半空中,一道道藍幽幽的光芒從陣盤中發出,然後彼此編織形成一個巨大的藍色漩渦。

雷公鳴大喜過望,當即往漩渦裡麵飛去,幾人見狀急忙緊跟其後,冇入到漩渦之中。

隨著一陣天旋地轉,幾人不一會兒便從漩渦中飛出,卻已經到了外界,熟悉的天地,讓幾人鬆了一口氣。

雷公鳴看到外麵鮮活的世界,痛哭流涕起來。

它跪在地上,激動的親吻著腳下的大地,大喊道:

“俺終於出來了,幾百年了,這幾百年俺過的都是些什麼日子啊,而今終於出來了!”

“見過前輩!”反五行大陣幾人急忙行禮道。

雷公鳴回身看幾人,眼中暴虐神色一閃而過,幾人心中一寒,隻覺得汗毛聳立。

蕭逸楓心領神會急忙說道:“恭喜前輩脫困,我等還需去救下一位前輩。我星辰聖殿準備了些丹藥希望能助前輩恢複。”

他急忙拿出一個儲物袋,恭恭敬敬遞上去。

雷公鳴拿過丹藥,一股腦倒入口中,氣息迅速恢複起來。

他咧嘴一笑道:“你這小輩倒還有些眼色,也罷,俺也不是那種恩將仇報之人!你們以後有事到紫芒山找我!”

十人這才放下心來,也不知這妖物到底是何修為,隻看了自己等人一眼,就讓他們感覺汗毛聳立。

那暴虐的金色眼睛,讓人看了便難以忘懷,這妖物想來應該不是什麼善類。

卻見雷公鳴滿臉暴虐,看向高空之上,張口吞噬天地間的靈氣,引起了靈氣漩渦。

它怒喝一聲:“無相寺的禿驢們,俺雷公鳴與你們不共戴天,看俺將你們儘數殺絕!”

它騰空而起,氣勢驚天,化作一隻十幾丈的黑毛猴子,隨手一拳砸斷一座高山,拿在手中當武器用力拋擲出去。

雷公鳴發出的氣息已經驚動了寺中的僧人,有人大喊道:“不好,鎮妖塔內妖魔已經脫困,速來與我降妖除魔。”

一道道遁光向著這邊飛來,越來越多僧人飛向此處。

在山門處的慧難和慧心冇想到他們居然真有方法破開鎮妖塔封印,一時間不由心急了起來。

慧難聖僧大喝一聲,手中的明鏡高掛天空之上,而後迅速擴大起來。

不多時,就已經覆蓋住整個無相寺,遮天蔽日。

鏡子映照四方,蕭逸楓等人身上突然散發出一道道黑黝黝的魔氣,沖天而起。

遠處也有數道魔氣飄向高天之上,更有無數妖氣纏繞著往天上升起。

根據各人體內功法運轉,散發出來的魔氣和妖氣粗細也不一樣。

所有人無處遁形,一時間駭然無比。

“所有弟子聯手降妖除魔!結萬千佛國大陣!”慧難聖僧聲音傳遍整個無相寺。

一瞬間整個無相寺到處都是誦唸經文的聲音,一道道念力往天上鏡子飛去。

鏡麵突然金光大放,照射在整個無相寺,將所有染成一片金黃色,彷彿傳說中的佛國降臨一般。

寺中僧人得到了加持,氣息連成一片,而蕭逸楓等人隻覺得渾身難受。

天空中一道純粹的佛光砸落,數十道金光向他們飛來,林蕭大喊一聲:“快跑!下一個地方彙合!”

蕭逸楓等人慌不擇路地冇入山林之中,大難臨頭各自飛,散成十來股,而背後則是窮追不捨的諸位高僧。

蕭逸楓此刻也顧不得隱藏自己的修為,化作一道流光瞬間飛逝在無相寺內。

萬一被無相寺抓住,冇準要在這裡青燈古佛渡過餘生了,到時候可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正好趁此機會擺脫這幾人。

身後都是無窮無儘的追兵。蕭逸楓無意與無相寺為敵,並冇有對他們下狠手,隻是將迎麵到來的弟子給打暈過去,便迅速離去。

而雷公鳴此刻氣息驚人,在佛光照耀下,妖氣翻騰,而無相寺有洞虛境的老僧飛出,在半空中與他動起手來。

老僧在佛光的照耀下,生龍活虎,而雷公鳴由於剛剛脫困,實力十不存一,又被佛光壓製,此刻處於劣勢之下。

他怒吼連連卻無可奈何,隻能被動捱打,隨著無相寺傾注在老僧身上的力量越來越強,老僧氣息居然無限接近大乘期。

看來雷公鳴再被鎮壓隻是時間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