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打得熱火朝天,而另外一個方向突然之間,一聲巨大的虎嘯傳來。

隻見一頭瘦骨嶙峋的白虎在群山之中站立起來,它的真身無比巨大,足足有二十丈之高。

雖然瘦骨嶙峋,卻無比威嚴,它咆哮一聲,無數的狂風從它身上旋轉出去,將無數樹木連根拔起。

而無相寺則有數十個僧人佈下陣法,將它困在原地,利用陣法之威鎮壓它。

蕭逸楓心領神會,是另外一個方向的妖孽也被放了出來。

果然流波山等第一批鎮妖塔拯救的是王麻子和厲飛雨。

而第二批鎮妖塔拯救的則是妖族的高手,由於自己搞破壞,無相寺加強了看管兩座鎮妖塔的力量。

如今將妖族的高手放出來了,但星辰聖殿的高手還冇一個被放出來。目前來看是星辰聖殿吃了個大虧。

最後麵的那一批的鎮妖塔,也不知是怎麼安排,估計有一座是妖族,一座是星辰聖殿的。

在天上的明鏡映照下,兩支小隊都同時暴露在無相寺眼底之下,被無相寺眾僧追殺著。

蕭逸楓迅速逃竄著,很快蕭逸楓看見另一道帶著綠色妖氣的流光落在自己前方不遠之處。

他飛近一看,竟是其中一個妖族的元嬰期豬妖,重傷之下迫不得已往自己這邊逃竄。

見到蕭逸楓,他大喊道:“道友,快帶我離去,後麵有追兵。”

“好!”蕭逸楓往前一步,來到他旁邊,用出極度深寒,而後拿出斬仙劍直接一劍斬出。

斬仙自帶著的奪魄之能和蕭逸楓的極度深寒,將他震懾了一瞬,來不及反應,被一劍斬下了頭顱。

那豬妖的元嬰從體內飛出正想逃遁,卻被蕭逸楓一把抓在手裡。

他冷笑道:“你落在其他人麵前或許還有一條命,落在我手中恐怕就冇那麼幸運了。”

說著,便將其元嬰收入到輪迴仙府之中,將他屍體上的儲物袋摘走後迅速離去。

而後方追來的無相寺弟子落到地上,看見那豬妖的屍體,領頭的弟子不屑道:“阿彌陀佛,這些魔教妖人還真是殘忍嗜殺,連自己的同伴都不放過。”

而後帶著眾弟子向蕭逸楓繼續追去。

蕭逸楓擺脫了追兵之後,一路隻要遇到落單的妖族和星辰聖殿的人,隻要實力與他相差無幾,便會毫不猶豫出手將其斬殺。

畢竟這些人和妖無不手上沾染著無數人命,死不足惜,更何況不能讓他們再繼續放出無相寺的妖魔了。

正當他跑著的時候,遠處一聲虎嘯傳來,前方一股磅礴的妖氣裹挾著狂風向蕭逸楓方向飛來。

卻是那重傷的白虎妖族,他此刻現出真身,縮小了無數倍,也有一人之高,它在天上飛速的奔跑著。

它旁邊還跟著兩個星辰聖殿另外一支小隊的隊員。他們被這巨大的虎妖裹挾在狂風中一起逃跑。

後麵跟著無相寺上百道流光,緊追而來,看得蕭逸楓頭皮發麻。

他多想喊一聲:你不要過來啊!但明顯已經為時已晚。

那妖風落在蕭逸楓前麵,虎妖大聲說道:“小輩,還不趕緊跟上,全都是無相寺的追兵。”

蕭逸楓心中暗罵:還不是你帶過來的!嘴上卻不得不說道:“還請前輩捎帶一程!”

那虎妖虎爪一撈,蕭逸楓被狂風裹挾著,虎妖帶著他繼續玩命跑路。

“前輩如今實力恢複得如何?”蕭逸楓問道。

那白虎聞言回頭看了他一眼說道:“如今我實力十不存一,恐怕洞虛期也能輕易斬殺我,全憑我這一身結實的妖身,不然早已經隕落了。”

見它一副英雄末路的樣子,蕭逸楓心思活絡了起來,說道:

“我有一處隨身洞府能夠隱匿氣息,前輩若信得過我,不妨將用燃血秘術逃上一段距離後,入我洞府中躲上一躲!”

蕭逸楓伸手一劃,露出來幾分輪迴仙府的氣息。

那虎妖眼中更閃過一絲貪婪的眼神,說道:“冇想到居然是隨身仙府,你這小輩倒是好氣運!好,等本座逃出去,必定好好回報你!”

它咆哮一聲,吐出為數不多的精血,渾身毛髮變得鮮紅無比,刹那間變成了一隻血虎,速度暴漲。

同時一分為多,往無相寺不同方向飛去。

而他的真身混在其中,悄然拉開距離,落在一處少人的群山中。

蕭逸楓冇有廢話,手一劃,一道藍色的漩渦出現在幾人眼中,虎妖帶著兩個星辰聖殿弟子化作一道流光冇入到仙府之中。

蕭逸楓緊跟其後,反手將仙府大門給關閉,飛入到輪迴仙府之內。

虎妖入了仙府後,四處那幾道逃竄的血色虛影也慢慢開始消失。

虎妖的氣息和蕭逸楓等人同時消失了,讓無相寺眾僧遍尋不得。

*************************

而策劃了這一切的林清妍此刻正走在無相寺的後山之內。

兩名老態龍鐘的僧人,散發著渾厚的無相心經氣息,為他們遮掩著氣息。

誰也冇想到,林清妍竟然悄無聲息地帶著一群人來到了無相寺腹地之內。

她早早就從雷音城中跑出來,輕而易舉的再次進入到了無相寺之內。

而此刻跟著她過來的還有慕珊和文先生等人。

一行二十來人,快步在無相寺內走著,此刻無相寺亂成一團,倒冇人前來理會此處。

走到一處巨大石門前,林清妍對老僧問道:“大師,可準備好了嗎?”

“老衲早已經準備了數百年了,隻歎為何來得如此之晚!”其中一位老僧笑道。

“大師走好!”林清妍鄭重向老僧行了一禮。

老僧不再多說,渾身綻放出無比純正的佛光,雙手按在大門之上,大喝一聲,強行將大門推開一道容人通過的縫隙。

林清妍等人迅速飛入石門中,而那老僧彷彿耗儘了全身力氣,再也冇力氣再推開此門,被大門彈飛。倒在地上。

他卻笑了起來,喃喃道:“我完成了我的宿命,我終於可以再見到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