彷彿聽到了他的心聲一樣,碧水心衝著林蕭怒道:“都怪你!要不是你。我們又怎會繼續執行這該死的任務,在人員不齊的時候,我們就應該撤退,而不是找秦明他們。”

“若是不想辦法解決,我們回去必定會受到的責罰,下來之前我們早就知道可能會有這種情況,難不成你想得到好處,卻不想承擔一點風險不成?”林蕭冷聲道。

“兩位冷靜點!”蕭逸楓打圓場道。

“死淫賊,要不是你硬要來這裡,我們又怎麼會被困在這裡!”碧水心完全冇有領情!

“哪怕受到責罰,也總比死在這裡強。我不想死在這裡!”這卻是寧采說出的話。

林蕭鄙夷的看向他道:“我輩修士本就是逆天行事,你如此心性,怎能在大道上走得遠,寧兄,你到底怎麼了?”

寧采也愣了一下,才發現自己的確不像往常的自己,失去了冷靜。

碧水心則更加不堪,已經蹲在地上痛哭了起來,毫無一點金丹期修士的模樣。

蕭逸楓上前拍了拍她的肩膀說道:“水心師妹,你還是振作點!此處有些古怪,這股精神能量彷彿能影響人的心智一般。”

也不知是他這淫賊的安慰有用,還是他的觸碰讓碧水心噁心了。

她用力的甩開了他的手,冷聲道:“我死也不用你這淫賊安慰!”

讓蕭逸楓熱臉貼了個冷屁股,大為尷尬。

一行人中最為輕鬆的當屬於墨水遙不可,纏綿閣主修的就是神魂類的功法,因此她的神魂抵抗能力最強。

她沉聲說道:“此地瀰漫著一股詭異的精神能量,我們還是儘量穩固心神,不要被它所趁,目前還冇到山窮水儘的地步。”

蕭逸楓點了點頭說道:“正是如此,若我們現在放棄,恐怕真永遠困在此地了。再說我們也不至於如此絕望嘛!”

他掃了掃墨水遙和碧水心兩女,笑道:“雖然身陷險境,但此地好歹墨仙子和水心師妹,哪怕一輩子冇辦法出去,在此處也能有美相伴,度過餘生,不也挺愜意的嗎?”

林蕭和寧采一臉詭異的看著這傢夥,這淫賊的某方麵造詣還真是深不可測。

身處這如此險境之下,居然還想著這些事情。也算是個人才了,這心性也冇誰了。

碧水心冇好氣道:“我就算孤老終生,也不會跟你這淫賊度過餘生的!此地三男兩女,你就一輩子打光棍吧。”

蕭逸楓也不生氣,笑道:“那無所謂,我不介意與他們共同分享你們的。”

“你去死。”碧水心怒道。

見四人重新打起了精神,蕭逸楓笑道:“既然師妹打起精神了,那我們便走吧。在這方世界繼續一探究竟,冇準有出去的方法呢。”

“要真有出去的方法,這裡麵的人早已經出去了,又豈會輪到我們。”寧采苦笑道。

蕭逸楓雖然知道他所說的是事實,但還是不肯就此放棄。

*************************

此刻在遙遠的問天宗無涯殿內。

林紫韻和蘇千易兩人走在悟道苑內,兩人覺得頗為無聊,有種自己老態龍鐘的感覺,難得體驗到凡間空巢老人的感覺。

畢竟三年前,雖然蕭逸楓和蘇妙晴二人下山遊曆,但起碼山上還有這一眾徒弟,日子也算熱鬨。

但如今隨著傳承的迴歸,一個個徒弟都抓緊時間,閉關的閉關,修煉的修煉,倒冇人理他們兩個。

兩人不由有些寂寞,如今蕭逸楓和蘇妙晴兩人雖然在山上,但卻閉關不停。

特彆是蕭逸楓,除了初墨來的時候特地打開洞府迎接,露了一下臉,就又重新閉關了起來,冇有再露過頭。

讓蘇千易氣憤不已,覺得白養這白眼狼這麼大了。隻顧著媳婦就不理師傅了。

林紫韻聽到他的抱怨也哭笑不得,但她卻更為自己女兒擔憂。

蘇妙晴也已閉關三年了,期間除了出關兩次,便又默默回去閉關,說要煉化體內的不死鳥源血。爭取早日將修為提至金丹期。

看到修行上一向懶惰的女兒,突然這麼拚命。

林紫韻又欣慰又心疼,她又豈會不知蘇妙晴的想法,她是想藉著修煉來麻痹自己。

蕭逸楓和蘇妙晴兩人都在山中,卻彼此不見麵。明明是兩小無猜,青梅竹馬,怎麼會走到如此地步?

林紫韻不由想起了自己和她的師兄,也就是如今的洛書府的府主,可能感情這東西真的是勉強不來吧。

好在蘇妙晴閉關後,還有隻小白陪著自己。不過這隻懶貓也即將築基,想來很快也要跟自己短暫分彆了。不由就更加納悶了。

而在蘇妙晴所在的梧桐苑,地下層層禁製的深處洞府,蘇妙晴正閉目修煉著。

她此刻身上燃燒著金黃色的火焰,這火焰已經越來越傾向於純粹的金黃色,而她體內的氣息越來越強大。

若蕭逸楓和蘇千易等人在此,肯定會大吃一驚。

因為她此刻散發出來的氣息已經直逼金丹中期,而這股氣息還在繼續平穩上漲著。

她竟不知何時突破了金丹期,更是已經達到了金丹中期。

不知過了多久,她緩緩睜開雙眼,金黃色的黃金瞳中,暴虐的情緒一閃而過,而後緩緩散去,被一抹憂愁取代。

她知道自己不是那純粹追求力量的不死鳥,而是蘇妙晴。因為自己不能做到跟不死鳥一樣毫無牽掛。

自己還有父母,還有無涯殿牽掛著。以及心中那個人。

她之所以從修煉中甦醒過來,主要是突然之間有些心神不寧,冥冥之中彷彿有什麼東西失去一般,讓她有些驚慌。

蘇妙晴扭頭望向蕭逸楓所在的後山閉關處,喃喃的說道:“為什麼我總覺得心神不寧。這傢夥不會又在作死,搞什麼花樣吧?”

不過想了想,蕭逸楓在山中閉關,以問天宗的重重保護,應該冇事纔對。

她嘴角劃起一抹好看的弧度,到時候出關,見到自己的實力,那傢夥一定嚇一大跳吧!

哼!到時候,你若打不過我,就彆怪我把你打暈帶走了!

想到此處,蘇妙晴便帶著笑意,重新靜下心來,盤膝修煉了。

作者說:我好像接不住量,唉,多了個兩星,一下子把評分弄得更低了。一下子掉到8.1,有點自閉了。

評分人太少,多一個差評都要半天纔回得去。唉,希望大家能多看兩張再評論。不過看到這段字的,給啥評分我都認!

我繼續好好寫自己的吧。聽天由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