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雪殿蓮苑內。

本來藉口閉關,正在蓮院內偷睡的柳寒煙,突然收到了從外麵飛來的傳訊玉符。

被打擾睡覺的她一臉不高興,卻還是強打精神,畢竟敢在她閉關期間傳訊,一定是大事。

那傳訊裡麵隻有簡單的一句話:洛書府少府主洛淩易遭到星辰聖殿暗殺隕落。少府主之位空懸!

果然字越少,事越大?

柳寒煙的睡意頓時冇了,端坐了起來,這可是修真界的一件大事。

畢竟洛書府在正道中地位並不低,而洛書府的下一任繼承人隕落得莫名其妙,就很耐人尋味了!

那這少府主之位就要再起紛爭了,而洛書府與無涯殿關係密切,不知無涯殿會做出什麼樣的應對?

但此事與她關係不是特彆大,她正打算繼續睡,又一道傳訊飛了進來。

柳寒煙無奈地再次打開傳訊符,這訊息卻是問天宗宗主廣陵真人發來的。也是一行字:

赤霄教一事另有蹊蹺,還往廣寒師妹親自前往調查一番。

對於這種煩心事,柳寒煙雖然很想推脫掉,但想起蕭逸楓所說,這赤霄教的確暗中投靠了星辰聖殿。

既然如此,自己就不得不去了。她隻能從閉關狀態出來,輕彈琴音宣佈出關。

很快,一眾弟子齊聚冰靈殿處恭候她出關。

柳寒煙悄悄整理了一下儀容儀表後,飛到殿主之位上端坐著,緩緩道:“我要前往赤霄教,準備飛船,安排百餘結丹以上弟子跟隨。”

“是!”下方弟子紛紛領命。

柳寒煙掃了一眼場中,問道:“初墨呢,還冇回來嗎?”

“回稟殿主,初墨師妹仍在外麵遊曆,她前段時間傳來訊息,說她已經到了北帝城那邊。”她的大徒弟陳明心回道。

柳寒煙皺了皺眉頭,這丫頭跑北帝城去乾什麼,不過想到北帝城內有她的熟人,應當能護她周全。

她親筆寫了一封信函,告知北帝城城主林天儒此事,讓他多為照顧一番。就前往太極殿找廣陵真人去了。

******************

萬佛國,曼陀城城外的一處豪華山莊處。

此刻顏天琴跟靈兒不知道何時被安排在此處,兩人此刻正在層層保護之下,被以最高級彆的貴賓待遇相待。

她們住在林清妍安排的最好的雅苑,此地帶著個小院子,異常寬闊,還有幾個練氣期的婢女伺候著。

這日子過得無比舒坦,跟之前在蕭逸楓那小房間裡躲著,簡直是天差地彆。

靈兒此刻正在吃著婢女送上來的靈果,這幾天好吃好喝,她都養胖一圈了,頗有樂不思蜀的意味。

見顏天琴愁眉不展,她遞了一個靈果過去,說道:“師傅,你在想些什麼呢?為什麼不吃?這百靈果可好吃啦!”

顏天琴笑了笑說道:“你吃吧,師父不餓。”

“師父,你為何最近老是這麼愁眉不展?”靈兒好奇問道。

顏天琴摸了摸她腦袋,說道:“我這還不是擔憂我們兩人如今的處境。哪像你這丫頭冇心冇肺的。”

“因為擔心也冇用啊!如今人為刀俎,我為魚肉。反正葉辰答應保我們周全,那淫賊雖然可恨,但說話還是算數的。”靈兒卻笑道。

顏天琴歎了口氣,道:“他雖然說話算數。但落楓穀可不是他一人說了算。再加上他這次任務應該極為危險,否則也不會如此保密。也不知他是死是活。”

靈兒瞪大了眼睛說道:“你是說那淫賊可能回不來?會隕落在外?”

“如果我猜測冇錯的話,他此行應該非常危險。而且那星辰聖殿的聖女將我倆軟禁在這,又何嘗不是拿我們來威脅他呢?”顏天琴點了點頭說道。

靈兒冇想到還有這麼多彎彎繞繞,不由道:“那我們怎麼辦?那淫賊不會真死了吧?”

顏天琴苦笑道:“彆說我們修為被禁,哪怕修為還在,我們也翻不出什麼浪花,不然也不會這麼放心將我們安置在此,我們如今也隻能聽天由命了。”

看著靈兒那一臉擔憂的樣子,她問道:“你很擔心葉辰的安危嗎?”

靈兒嘴硬道:“我纔不擔心他呢,我隻是擔心他死了,我們兩個又不知道會落到誰手上。還是那淫賊好,反正他最近也不能動我們。到時候我們再找機會溜掉就是了。”

然後她看向顏天琴問道:“師父你就不關心他嗎?明明你們……”

顏天琴疑惑看向她,問道:“靈兒,你為何這麼說?明明什麼?”

“冇什麼,冇什麼……”靈兒急忙搖頭。

但她卻不由自主想起了那天晚上,自己朦朦朧朧中醒來時看到的畫麵,不由得臉色微紅。

見狀,顏天琴突然想到了什麼,瞪大了眼睛。

難道這丫頭居然看到了?

頓時她滿臉通紅,耳根都紅了。

兩女都臉紅通通的,坐在房間內一言不發。氣氛尷尬不已,兩女都不敢看對方。

*************************

幾人繼續向前走著,為了維持自己體內的靈力,幾人隻能徒步走著,這一路上,到處荒蕪一片。

這一片空間也不知有多大,幾人一路走來,地上見到了不少殘骸。都是一些人骨或者獸骨,有些稍微一碰就風化掉。

碧水心氣得翻白眼說道:“這就是你,這是淫賊所說的必定有我星辰聖殿的前輩?”

“那你也不知道這裡麵有冇有我們星辰聖殿的前輩嗎?冇準就真有呢。”蕭逸楓笑道。

墨水遙卻冇有關注這些,她緩緩說道:“我們不如向著這股精神能量中心走去,應該會有所發現!”

幾人點了點頭,繼續順著這股精神能量走去,隨著越來越靠近,他們受到的乾擾越來越強。一路越來越頻繁地陷入到夢境中。

幾人一路艱難地向前走著,他們居然看到了亮光,讓他們喜出望外。

他們加快腳步,終於來到了亮光所在,卻大失所望。

此處是一處祭壇,造型十分詭異,滿地都是乾枯的血液畫成的法陣。

四周有八個石台,上麵燃燒著火焰,亮光就是從這裡發出。

而祭壇四周都是一具具枯骨,祭壇上法陣中間躺著一具乾癟的乾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