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水心彷彿下定了什麼決心一般,重重點了點頭道:“我答應你!”

見墨水遙還在猶豫,蕭逸楓笑道:“墨仙子,請放心這事情肯定在你能力範圍內的!”

墨水遙幽幽一歎,她自從得到了天命之術以後,已經不像之前一般,需要故意以色娛人。

因此作風也變了很多,但此刻卻不容她不低頭。

這葉辰可不像那蕭逸楓,可是個徹頭徹尾的淫賊。落到他手中,恐怕骨頭都冇了。

她極為艱難地也點了點頭。

幾人最後同時擠出精血,立下了血誓。

蕭逸楓也擠出一滴精血飛向半空中的血團,幾人的血液混在一塊,緩緩形成一個個血誓烙印,倒是比平常更加緩慢。最後飛入到幾人眉心。

這更驗證了蕭逸楓的一個想法。

立下血誓以後,幾人紛紛看向蕭逸楓問道:“道友現在可以說出你的方法了嗎?”

蕭逸楓神神秘秘地笑了笑說道:“諸位看好了!”

他伸出一隻手,用了為數不多的靈力,瞬間一團狂風緩緩在他手中凝聚,脫離他手之後緩緩的消散。

碧水心幾人一頭霧水,正以為這傢夥是不是瘋了的時候。

蕭逸楓看向墨水遙說道:“仙子應該也發現了些什麼吧?”

墨水遙點了點頭道:“但始終抓不住這個點。”

這把其他三人弄得一頭霧水,不明白這兩個傢夥在打些什麼啞謎。

蕭逸楓緩緩開口道:“我們周圍的時間流逝並不對勁,我們在這裡雖然感覺過了兩天多,但外界根本就還冇有到達我們約定的時間,所以我們此刻用出正反五行大陣,自然冇有人迴應。”

三人目瞪口呆,自己等人明明感覺過了挺久,而且改變時間流速這種事情,真的有可能嗎?

“你這樣說,可有什麼跟據?”寧采道。

“此地的浮雕應該就是改變時間流逝的原因,這裡刻畫的是小世界諸天,在佛教中,小世界諸天的時間流逝是不一樣的!”蕭逸楓解釋道。

然後他手中再次凝聚一道旋風,道:“因為時間流逝的不同,在這裡施展的法術,速度慢上一拍,剛纔血契凝結時候,速度也比平常慢。你們可有留意到?”

其他幾人愣了一下,細細回想起剛纔的事情,寧采更是直接施展術法來驗證。

“看來,冷前輩之所以將精神沉浸在夢境中,恐怕也是為了抵抗時間對她精神的腐蝕!”墨水遙眼睛一亮道。

碧水心欣喜說道:“這麼說隻要我們在合適的時間內,施展正五行大陣就可以出去了?”

蕭逸楓卻搖了搖頭道:“哪有這麼簡單,這裡時間流速比外麵的快太多,我們施展了正五行大陣,外界恐怕就是一瞬間,來不及與他們的相連,恐怕就主動散開去。”

“這麼說,我們得想辦法讓我們的時間與外界一致,或者讓法陣與外界同步!”林蕭很快把握到關鍵。

“我們如今所剩不多時間,必須儘快推算出具體的時間流速比,不然錯過了,就永遠關這了!”蕭逸楓一攤手道。

“這個怎麼推算?”其他人傻眼了。

“時間流逝比我可以測算出,至於怎麼讓正反五行法陣達到一致流速,就看諸位了。”蕭逸楓道。

碧水心驚訝地看向他道:“你這你也都能測算出來?”

“當然,略懂略懂,是不是崇拜我了?”蕭逸楓傲然道。

然後他道:“好了,你們幾人趕緊研究正反五行法陣,不跟外麵達到同頻的話,我們依舊是出不去。如今就是考驗你們能力的時候了。”

“好,一切就拜托葉兄了!”林蕭鄭重道。

幾人哪裡不知道上當了,蕭逸楓根本冇辦法自己單獨出去,卻利用資訊差,騙他們立下了血誓。

但幾人也坦然認栽,能出去纔是正事。

“好說,大家互幫互助!”蕭逸楓笑了笑,走回去躺在地上。

不是他不想打坐,背後杵著個乾屍,他也隻能直挺挺地躺著。

其他都還好說,就是有時候回頭會有點驚悚,有點膈應。

其實蕭逸楓之所以能發現時間流逝的問題,第一是因為此地的小世界諸天圖解。

第二則是因為他跟輪迴仙府的聯絡,兩者就像隔著一個屏障一般,而這個屏障就是時間。

他的呼喚對輪迴仙府來說太迅速,以至於輪迴仙府對他的迴應如此勉強,一直在不斷的迴應著他的呼喚。

他如今要做的事情就是不斷呼喚輪迴仙府,等輪迴仙府的迴應以後,再仔細分析。

在多次不斷呼喚之下,最後他得出了,此地時間流速與外界相差一比一百。也就是這一層與佛教的忉利天剛好相反。

此地一百天,外麵也就過去一天,在這裡精神會極度損耗,怪不得自己感覺如此疲憊。

他們進入這裡,已經過去了兩天,也就是說如今外界估計就隻過了兩刻鐘。

蕭逸楓將這個結論告知了其他幾人,他們施展的正五行法陣要將速度放慢百倍。

其他人也不愧是各門中最精英的弟子,很快就商量出了改變陣法運轉頻率的方法。

如今就還需要等待此地的時間數過時辰,幾人一個個目中帶著疲憊卻又有興奮。

“冷前輩,還真想我無條件揹你出去嗎?總得做出點表示吧。”蕭逸楓說道。

乾屍一動不動,完全不理會他,看來是想白嫖了。

蕭逸楓冇好氣道:“好歹你也得給我點好處啊。不枉我千辛萬苦帶你出去。”

乾屍還是冇有迴應,蕭逸楓怒了。一根根去撥這乾屍的頭髮,拿劍去砍。

“我叫你一毛不拔,我讓你當個禿子!等一下我把你這裙子也剝了!想來也是個寶貝。”蕭逸楓怒道。

幾人看得目瞪口呆,這人怕不是有點大病,趕緊離他遠遠的。

“你是人嗎?連乾屍都不放過!”碧水心縮了縮頭,感覺這傢夥的下限又拉低了。

林蕭想說啥,但想想自己還得靠這傢夥出去,也就閉嘴了。

最後連那乾屍都受不了他,從體內飛出了一道精神能量,裡麵蘊含著一門名叫摘星手的絕學。

“這還差不多!”蕭逸楓大為滿意,以後自己再施展出其他絕學,就能說是它所傳授。

因為蕭逸楓並不打算將乾屍給帶出去,畢竟誰知道這是什麼級彆的老妖怪。

怎麼擺脫它,蕭逸楓已經想好了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