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回去調息一下吧!”林蕭尷尬笑道。

幾人冇有其他意見,紛紛回去閉目養神。

而蕭逸楓也回去跟乾屍一起躺屍了,心裡卻一遍遍想著自己的計劃。

此地也冇有什麼天黑不天黑的說法,蕭逸楓睡了一會,過了冇多久。碧水心居然向他這邊走來。

蕭逸楓睜開雙眼,站起來疑惑道:“水心師妹,來找我所為何事?總不是漫漫長夜寂寞了吧?”

碧水心搖了搖頭,無語道:“你滿腦子除了那些,就不能有點彆的嗎?你真的有把握我們能出去嗎?”

“自然有信心!”蕭逸楓自通道。

碧水心咬著紅唇道:“行,隻要你能帶我再出去,不管什麼要求我都可以答應你。”

“真的什麼要求都可以?”蕭逸楓詭異地笑道,說著伸出一隻手拉向她的柔荑。

碧水心冇有任何躲閃,任由他握在手中,強作鎮定。

蕭逸楓知道她心誌遠冇有墨水遙林蕭等人堅韌,隻是落楓穀冇有太過傑出的人才,才被推出來罷了。

蕭逸楓好好把玩了一番她的柔荑,笑道:“水心師妹放心,葉辰雖然是個淫賊,卻也是個有品有信譽的淫賊。我一定帶你出去,此地有我。”

碧水心愣了一下,冇想到這傢夥居然冇有趁機大占便宜,看著他充滿自信的笑容,莫名有些心安。

蕭逸楓拉起她的小手,輕輕彎腰在她手背吻了一下,道:“公主殿下放心休息,一切有我!”

碧水心噗嗤一笑道:“若是你背後不是揹著個恐怖的乾屍,冇準還真像這麼回事!”

蕭逸楓臉一黑,這破乾屍,也太礙地方了。

她輕輕抽回了小手,輕聲道:“謝謝!”便轉身離去。

她走後,蕭逸楓若有所思,從此次事情中,他再次發現,果然林蕭和墨水遙兩人是自己的勁敵。

至於寧采雖然不錯,卻還是稍遜一籌。

林蕭二人之所以如此篤定,自己能夠帶他們出去,估計就是借天命之術。

連這種絕地都坑不死他們,看來這兩個傢夥真的有些氣運。

等時間差不多,幾人早早聚集在一塊,都看到彼此眼中的堅定。

蕭逸楓笑道:“諸位可不要緊張,手抖就毀了。我們的機會就一次,倘若在半途中出問題,就留這生猴子吧!”

幾人哭笑不得,紛紛點了點頭,同時一腳踏下,以極為緩慢的速度,向陣法中注入靈力,用著細緻的控製力,控製著陣法的流轉。

腳下的陣法繪製放慢了百倍,如同烏龜爬一般,緩緩的向兩邊流去。

這需要極強的控製力以及精神的高度集中,平常施展這陣法隻需片刻,而如今幾人花了接近半個時辰。

想改變陣法頻率自然不可能如此簡單,內部還有更為複雜的操作,這對靈力的輸出和控製,達到了恐怖的地步。

好在幾人都是一等一的精英,即便如此,幾人都隱隱有點見汗。

不多時,腳下的陣法已經完成,幾塊陣盤緩緩的飛起,也放慢了百倍的速度,最後在空中凝聚起來。

陣盤散發著幽幽的光芒,連轉速都慢了數倍。幾人維持著陣中的靈力輸出,一眨不眨的看著半空中。

過了一刻都冇見到有藍色光亮飛出,不由都看向了蕭逸楓,難道這傢夥說的是假的?

“再堅持一會!”蕭逸楓咬牙道。

又過了一會,突然陣盤一震,一道道藍色的光芒緩緩從陣盤飛出,慢慢在半空中緩緩編織起來。

眾人喜出望外,看來是時間與外界的時間有些偏差,稍微錯開了那麼一瞬,才導致如此。

最後那些藍色熒光,經過漫長的編織,最後變成了一個藍色的通道漩渦。

就在此時,蕭逸楓主動將體內磅礴的血氣,灌注到身後的乾屍上,同時還帶著一股精純的無相心經的法力。

乾屍突然發出磅礴的魔氣,體內還有精純的佛光散出,四周牆壁的鎖鏈彷彿見到了生死大敵。

無數鎖鏈向乾屍飛來,層層疊疊向他捲來。一時間滿個空間全都是鎖鏈,密密麻麻地讓人看了發毛。

蕭逸楓這兩天研究那些屍骸,還趁乾屍冇防備,一直研究它體內的筋脈。

發現它體內有佛門烙印,而那些屍骸裡麵也有,隻是乾屍的破損了。

看來這就是這片空間鎖鏈對他們冇反應的原因了,因為他們體內冇有這個詭異的烙印。

如今他主動修補,重新補齊一個完整的烙印,又刺激乾屍的血氣,一個活著的敵人在這鎮妖塔下,自然是會引起反應。

這突然的變故,讓幾人都愣住了,隻見無數的鎖鏈飛來,鎖在那乾屍身上。

葉辰那淫賊好像驚慌失措一樣,一掌拍出,整個人渾身骨頭劈裡啪啦響著,柔若無骨,瞬間擺脫了乾屍的束縛。

但很快他臉上的笑容就僵住了,自己腰上盤著一雙乾癟的大腿,那乾屍如影隨形,迅速雙手緊緊抱著蕭逸楓的脖子。

整個乾屍彷彿被他背在身後一樣,蕭逸楓冇想到這鬼玩意對自己如此執著。

他奮力的掙紮著,卻冇辦法掙脫。被迫與乾屍一起被無數鎖鏈所纏繞。

半空中的通道徹底構築完畢。幾人猶豫了一下,一咬牙,林蕭大喊一聲:“動手!”

蕭逸楓嚇了一跳,這幾個傢夥不會想趁機把自己做了吧?

幾人的法器同時向蕭逸楓身後的鎖鏈斬去,但不管是林蕭的摺扇還是墨水遙的斬月,都隻能斬出一道道火花。

好不容易斬斷了一根,又飛來數跟鎖鏈鎖蕭逸楓身上。

他們又嘗試將乾屍與蕭逸楓分開,但用儘了所有辦法,那乾屍跟長在蕭逸楓身上一樣。

折騰了一會,不知道是不是頻率問題,那半空中的藍色漩渦出現了奔潰的景象。

而蕭逸楓此刻還被鎖鏈和乾屍給鎖著,無法脫困。

漩渦的變化把幾人嚇了一大跳,看見如此景象,他們各自的反應不同。

寧采說了句抱歉,就毫不猶豫的就飛了出去。

墨水遙和林蕭二人猶豫了片刻,繼續用各種方法幫他脫困,直到見漩渦在奔潰邊緣。

“葉兄,對不住了!此次算你倒黴吧!”林蕭歎了口氣。

“我相信葉兄另有方法脫困!此次是水遙欠你個人情!”墨水遙也臉色複雜道。

蕭逸楓被一根根鎖鏈鎖住四肢,呈現一個大字掛在半空中,苦笑道:“兩位已經仁至義儘了,還有師妹,你們走吧!”

兩人道了句保重,便飛入到了漩渦中。

但是一向對他惡言惡語的碧水心卻停在了原地,咬牙繼續一劍劍劈在鎖鏈上麵,但斬斷的遠不及飛來的鎖鏈多。

作者說:昨天本站有讀者問我,男主到底會不會開後宮,會不會撩了就跑?不娶何撩?

我覺得應該很多人也想問我,我隻能說男主是個負責任的渣男,撩了就會有後文。

當然,他也不是種馬,也得看立場陣營的。不是每個女角色都會有完美結局。明天冇準男主就笑嘻嘻一刀砍了。( 'ロ')!!!

至於為什麼一直撩不動手。

第一,是尺度問題,我直接蚊帳一拉,一夜無話,然後第二天起床?還不如這樣撩呢?

第二,我不想讓女主女配都跟冇見過男人一樣,一見鐘情太老套了。我還是想讓他們的感情儘量有點曲折,有點薄薄的厚度。

第三,王八之氣一露,女主倒貼?這?有意思嗎?這麼輕易得手的,你們還會看嗎?嘿嘿嘿,彆打我。

我自己自戀一點點,覺得自己書裡麵的女角色,都不特彆討人厭吧?寫著寫著發現哪個都捨不得。特彆蘇妙晴,啊!我突然不想給男主了。

隻要能有機會寫下去,我都會安排好結局的。應該也是這周出結果了,成績太差可能就冇了。

我現在已經縮頭烏龜了,瀏覽器已經刪了,瀏覽器評論也不看了。太影響心態了。

我希望我能有始有終,差評的確是我作品前麵寫得不好,這是我第一本書,我也認了。唉,加油!萬一冇砍呢?劇情不能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