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大的佛手一抓,看似緩慢,實則飛快。將那飛速逃離的白熊抓在手上,任由他再怎麼掙紮,也逃不出他的手心。

老僧輕輕念動咒語,那隻巨大的白熊就在他手中沉沉睡去,不知陷入到了什麼樣的夢境之中。

如此手段看的其他四位妖尊頭皮發麻,隻恨爹媽少生了兩條腿。

而幾個妖尊一逃,林清妍等人所在的萬妖噬血陣瞬間告破,眼見陣法已經無法維持。

林清妍臉上閃過一絲懊惱,知道不是猶豫的時候,手中手印一變,咬牙嬌喝一聲:“星神降!”

一道星光從天而落,無視了無相寺的護山大陣,落在她身上。

兩位聖使同時飛到她身後,伸手按在她背上,她氣息急速提高。冷喝一聲:“幾位妖尊若是不想死,便回來助我一臂之力!”

見狀幾位妖尊哪裡還不知道她另有手段,眼見闖不出去,又繞了回來,將體內靈力隔空灌入她體內。

林清妍臉上閃過一絲痛苦之色,但氣息越來越強。

她身體竟然能承受得住這等級彆的靈力彙聚,同時彙聚了六位大乘期高手的靈力。修為攀升到了大乘期巔峰。

她沐浴著星光,長髮飄動,背後一個巨大陣圖展開,那把斬相思變得一丈大小,在她身後慢慢旋轉著。

身後是六位大乘期如同潮水一般的靈力彙聚而至,如同六條長河一般。

“可恨!”林清妍暗罵一聲,要不是這幾個貪生怕死的妖尊,自己又豈會隻夠時間匆匆施展這星神降臨。

而且缺少了一個熊妖尊,威力大減,若是彙聚七位大乘期的靈力,施展出完整的月神降臨。她有信心能跟眼前老僧一戰。

“竟然是傳說中的星辰聖體,倒有些門道,可惜似乎欠缺了點氣運。”老僧淡淡道。

“大師要戰便戰,何必多說!此次是清妍棋差一招了。”林清妍坦然道。

“施主不必妄自菲薄,若不是這幾個傻乎乎的妖尊,鹿死誰手尚未可知。”老僧倒對林清妍有幾分欣賞。

不過他手上卻不慢,多了幾分凝重,一手按出,手中清晰可見一處繁華的佛國。

林清妍背後斬相思急劇旋轉,她輕喝道:“星隕!”

身後的陣圖飛出一顆顆星辰,砸向那巨大佛手,斬相思同時一閃斬出。

落在群山中的蕭逸楓眼看林清妍有危險,不由有些急了。他知道林清妍的特殊體質,但施展這種招式,代價不菲。

如今還隻施展了個星神降,而不是月神降臨。林清妍勝算極小,畢竟那老僧雖然血氣不足,但這可是渡劫期啊。

“冷汐秋,我需要你幫我忙!這算我要你做的第一件事。”蕭逸楓冷聲道。

他身後的乾屍傳出一道精神神念:“你想救她?如今我血氣潰敗,靈力枯竭,不是他的對手。”

“你的血氣我來補足,你的靈力,我有辦法提供。你可有把握對付他?”蕭逸楓開口道。

“哦?但我需要時間恢複,在這之前,我會灌輸力量給你,你可有信心駕馭我的力量?”身後的乾屍傳來一道神念。

“好,一言為定!”蕭逸楓說道。

他開始調動輪迴仙府的力量,如同潮水般灌入自己體內,帶著自己的血氣,又湧向身後的乾屍。

“你果然有點門道!”冷汐秋道。

緊接著蕭逸楓便感覺到天地之間的靈氣都往自己身上彙聚而來,同時身後的乾屍將處理過的靈氣反饋回來。

強大的力量湧入,熟悉的強大的感覺,讓他仰天狂笑一聲,周圍的風雲變化,魔氣升騰而起。

天地間的靈力捲成一道道靈力颶風,被他吸納而來。而身後的乾屍充當著中轉站。

蕭逸楓感覺到身後乾屍越來越強大,乾癟的身體開始變得充盈起來。

眾人大吃一驚,這又是何方妖魔出世?

遠處的老僧臉色微變,若讓這妖魔與眼前的聖女會合,恐怕極為麻煩。

他加快對林清妍的攻擊,怒喝一聲,佛手中凝聚出一柄金剛杵,用力砸出,裹挾著恐怖的偉力。

林清妍本就岌岌可危,手中迅速結出一道道防禦符文,形成七道花瓣一樣的護盾擋在身前,卻還是被這恐怖的一擊砸飛出去。

隨著一道道防禦破碎,她嘴中溢位鮮血,倒退回山門處。

最後一道防禦破碎,眼看金剛杵仍然繼續飛來。

就在此時,一道身影裹挾著滔天的魔氣如同星辰墜落一般,落在自己身前,伸開雙手,用後背扛下了這一擊。

那人渾身魔氣翻騰,將他全身籠罩,隻露出一張俊俏卻顯得猙獰的臉。

他眼中赤紅一片,因硬扛下這一擊,口中吐出一口鮮血。

“葉辰?”林清妍呆住了,她想過是母親來救自己,想過是鎮妖塔下的妖魔,但從來冇想過是葉辰這淫賊。

身後一乾人等全都驚呆了,慕珊瞪大了眼,櫻桃小嘴微張,小臉滿是吃驚。

以為他已經隕落的林蕭等人都目瞪口呆,這麼逆天的嗎?

妖族幾位妖尊更是難以置信,這小子這麼強?難道是被奪舍了?

眾人隻見那淫賊大喝一聲,回身一把抓住那金剛杵,握在手中。

他用力一捏,那佛力彙聚成的金剛杵被他捏成一道道金光灑落。好一番寫意風流。

殊不知蕭逸楓背後的冷汐秋此刻罵罵咧咧,這小子裝逼就裝逼,你英雄救美也就算了。

但你拿我的肉身來硬扛這一擊,有病吧!

老僧見狀,巨佛身後伸出一條條手臂,多如繁星,捏出一道道各式各樣的掌印拳印,齊齊向蕭逸楓砸來。

蕭逸楓伸出一隻手,在半空中凝聚出一隻潔白素淨的巨手,彷彿帶著無窮的吸力一般,將一道道掌印拳印都吸到手中。倒頗有掌中佛國的意味。

那老僧看向他,震驚道:“你到底是何人?”

“大師不必管我是什麼人,隻需要知道,今天我在這裡,你動不了她。”蕭逸楓冷冷說道,說著便伸手攔在林清妍身前。

“好狂妄的口氣,我無相寺又豈是你們說來就來,說走就走的地方!”

老僧怒笑道,他手中緩緩飛出那盞青燈,佛手一彈,那青燈上的火苗,濺出一絲火苗,離燈瞬間化作滔天的業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