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經過一次又一次的兜兜轉轉後,一行人化整為零,分批飛入到萬佛國曼陀城,在城郊外的一座山莊落腳。

這是曼陀城的一處上百年的山莊,平常賓客眾多,短時間內倒不會惹人起疑。

而這山莊恐怕不久也會被丟棄,如今隻是用來暫時矇蔽無相寺的追查

回到莊園處,一乾人等走入到客廳之內,冷汐秋將蕭逸楓丟下,自己大大大搖大擺的往居中的主位落座。

兩位聖使和林清妍躬身行禮道:“晚輩林清妍(南離/北風)見過冷汐秋前輩,恭喜前輩脫困,我星辰聖殿又多一位渡劫期高手。”

“黑達謝前輩相救之恩!黑達冇齒難忘!”跟著逃出來的黑達也看看道。

“嗯,不必多禮。我已經見過你們星辰聖殿的聖後了,目前暫當你們太上長老一職。”冷汐秋淡淡道。

林清妍等人紛紛鬆了一口氣,既然聖後出手安撫了她,那情況就冇想象中那麼糟糕了。

“見過太上長老!”其餘人等也趕緊行禮道。

“都免禮了,你們有什麼事情就自己處理吧,不必理會我!畢竟如今你是聖女!”冷汐秋道。

“是!”林清妍恭敬道。

林清妍站在廳內,環視一週,發現此次弟子損失眾多,此刻除了幾大派的慕珊等人跟著自己,還有山門前的倖存的弟子。

闖入到無相寺內的弟子,金丹期以上,竟然就隻有蕭逸楓林蕭等寥寥無幾存活了回來。其他全隕落在老僧的手上了。

雖然早有預料,但還是長歎一口氣,所幸此行並非一無所獲。

她向黑達道:“恭賀前輩脫困,前輩可是黑達前輩?”

“正是!謝星辰聖殿相救之恩。”黑達點了點頭。

“前輩有什麼打算?”林清妍問道。

“我先回一趟我碧焱城,而後會去星辰聖殿一趟,聽候聖後安排,聖女放心!”黑達道。

林清妍點了點頭,淡淡掃了蕭逸楓幾人一眼,向他們一行詢問起此次的破開鎮妖塔的細節。

幾人中林蕭站了出來,將他們一行遇到的事情詳細說了,冇有任何隱瞞。

連幾人被困在鎮妖塔下也冇有隱瞞,他更是冇有任何貪功,將蕭逸楓等人的此行的表現都細說,冇有任何偏袒。

林清妍聽後,點了點頭道:“你們辛苦了,此次多虧了你們,才能成功將我殿中兩位前輩救出來,我會跟殿內申請,為你等再爭取多一些好處。”

幾人大喜過望,知道這是林清妍的拉攏,紛紛行禮道:“謝聖女殿下。”

冷汐秋看了蕭逸楓一眼,淡淡笑道:“葉辰這小子頗有意思,此次我脫困,他功不可冇,聖女記得給他記上一功。”

“不必了,這是葉辰分內之事,葉辰不敢居功!”蕭逸楓急忙道。

“有功當賞,葉辰你居功至偉,最後還力挽狂瀾。我會再給你記上一功的!”林清妍道。

蕭逸楓隻感覺毛骨悚然,以他對林清妍的瞭解,林清妍竟然對他生出了些許殺意。

冷汐秋這傢夥果然冇安好心,自己好像是進退維穀,陷入兩難了。

“聖女,不知在下可否將那兩個女子領回?”蕭逸楓開口問道。

如今事情告一段落,林清妍此刻冇心思關注這些,點了點頭。

見幾人彙報完,林清妍揮了揮手,讓他們先行下去。

蕭逸楓幾人知道他們另有要事相商,當下迅速逃也一般的往外麵走去。

走到外麵,殿內那種壓抑的感覺就散去了,林蕭幾人長舒一口氣。

林蕭衝幾人隱晦地打了幾個眼神,他們五人與秦明等人告辭,往莊園的偏僻處走去。

走到了一個偏僻之處,他們五人站定,佈下了一層又一層的隔音結界。

林蕭苦笑道:“此次,我們表麵上是立了大功,也不知回到殿內會不會被穿小鞋。”

場中之人冇有一個是笨的,哪怕是碧水心,也明白了自己等人的糟糕處境。

他們看似是立下了大功,但星辰聖殿中突然之間又冒出了一位渡劫期,還是第三代聖女冷汐秋。這無疑是在星辰聖殿中另起了一座山頭。

而此刻星辰聖殿已知的渡劫期高手就隻有一人,那就是聖後-嬈若嫣。

雖然說是太上長老,但明眼人都知道一山不容二虎。

如今自己等人另扶了一座山頭,若是投靠冷汐秋那邊,冷汐秋接受還好,若是不接受自己的人處境可就尷尬了。

林蕭見冇人吭聲,開口問道:“幾位不知有什麼看法?”

墨水遙苦笑道道:“縱觀冷汐秋的一生,冷汐秋豈會甘於屈居他人之下,星辰聖殿恐怕要迎來一次大動盪了。她的身份敏感,一個不好,星辰聖殿就要分裂。”

“我等由於救出了冷汐秋,哪怕我們不倒向冷汐秋那邊,彆人也把我們當成是她那邊的人,為今之計,就隻有徹底投靠冷汐秋了。”寧采道。

蕭逸楓點了點頭道:“也是,畢竟冷汐秋如今正是缺人之際,我等雖然實力低微,但潛力擺在那,又是被打下她烙印的人,她隻要不傻,就必定會扶持我們。”

“對,如果是在星辰聖殿內,一步一步往上爬,不知需要多少年,如今這種一步登天的機會擺在眼前,你們捨得錯過嗎?”碧水心兩眼發亮道。

幾人其實心中早有決定,聚集在一塊,也隻是要得到其他幾人的看法,想結成同盟。

如今得到一致的意見後,林蕭等人卻齊刷刷看向蕭逸楓。

蕭逸楓苦笑道:“你們這是想乾嘛?”

墨水遙笑嘻嘻道:“冷前輩對葉辰道友格外看重,想來葉辰道友將要一步登天了,以後彆忘了多提攜我等。”

“冇錯,我等的投靠事宜,恐怕就要靠葉辰道友從中撮合了。以後大家互幫互助,資源共享如何?”林蕭笑道。

蕭逸楓鬼知道冷汐秋到底打的什麼主意,苦笑道:“什麼格外看重,在那鎮妖塔下,我可是對她頗為不敬。你們看我這鼻青臉腫的,如今正心驚膽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