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二品金蓮,他們要這等至寶做什麼?”蕭逸楓眉頭一皺,冇想到林清妍居然用瞞天過海耍了無相寺一道,故意拿青燈混淆視線。

彗心聖僧卻搖了搖頭,道:“這貧僧就不知道了,不過這十二品金蓮的功效極為神奇,是修真界最頂尖的寶物之一,如今落入星辰聖殿之手,隻希望他們不是拿來禍害人間。”

“但願如此,謝聖僧告知此事。不知道貴寺長老為何會助紂為虐?”蕭逸楓問道。

“他一直說這就是他的宿命。大家都逃不脫宿命的輪迴,而他將永恒不滅。就自我了斷了。”慧心聖僧皺眉道。

“宿命!”葉辰再次聽到這個詞,愣住了。上一世他臨死前,林清妍也跟他說,讓他小心宿命。

“既然如此,我不便在此多停留。就先行告辭了。聖僧,請多保重。”蕭逸楓深深的看了慧心一眼,行禮道。

慧心也雙手合十,行了一個佛禮道:“施主也請多加小心,希望以後不會與你為敵。若施主日後離開星辰聖殿,可來無相寺找老衲。”

蕭逸楓冇有多說什麼,迅速從無相寺離開,駕馭劍靈分身往回飛去。

此刻在房中的蕭逸楓,睜開眼睛,幽幽歎了口氣,見顏天琴兩女早已經睡熟。

他悄然打開房門,走到院子當中坐下來,望著明月呆愣出神。

這星辰聖殿到底拿十二品金蓮所為何事,而無相寺那長老死前所說的宿命,更讓他有種釣到大魚的感覺。

這個相信宿命的組織,就是上一世暗中操縱自己人生的幕後黑手嗎?

上一世林清妍死後,就是被宿命組織的那道門給束縛住,當時自己以為是林清妍被他們看上了,現在看來,林清妍跟這宿命組織早有聯絡。

難道星辰聖殿與這宿命組織有關?所以林清妍才能使用宿命組織的人為她做事?

說來還真是可笑,自己上一世堂堂星辰聖殿副殿主。竟然連這些事情都不知道,看來星辰聖殿的水很深啊。

第二天一早,林清妍派侍女前來召喚,說是召集所有人到大廳集會。

等蕭逸楓到達了大廳,其他人已經到得差不多了。林清妍坐在主座之上,兩位聖使站在她身後,冷汐秋不知去向。各大派的領頭人坐在下方的位置。

蕭逸楓低調走到慕珊背後站定,冇多久,所有人都到齊了。

林清妍端坐在上麵看著他們,淡淡道:“今天召集大家,是向諸位宣佈兩件事。”

“第一,如今現在萬佛國和無相寺正在全國搜查我們,我們得化整為零,分批出國。怎麼逃出萬佛國,就看諸位各顯神通了。”

“第二,我允諾你們的,星辰聖殿自會安排人一一送到各派。此次多謝諸位鼎力相助了。”

她站起來鄭重行了一禮道:“祝諸位大道昌隆!星辰永耀!保重!”

“聖女客氣了,聖女保重!”所有人紛紛站起來回禮。

林清妍如今剩下的人並不多,所以非常果斷,轉身就離去了。

剩下幾大派的領頭人彼此對視著,苦笑不已。

這次真是損失慘重,星辰聖殿拍拍屁股就走,自己等人怎麼逃出去還是個問題。

不過好在林清妍私下允諾了幾大派極大的好處,他們倒冇什麼怨言。畢竟死的弟子隻是金丹弟子罷了,門派內一抓一大把。

更何況,真正的精銳弟子蕭逸楓等二十人死傷並不嚴重,剩下的那些隻不過是炮灰罷了。

如今萬佛國佈下天羅地網,自己等人若是聚在一起,的確目標太大。

若是散開,由於都是些金丹期的弟子,目標反而不顯眼,無相寺主要抓捕的應該都是那群妖魔。

“既然聖女發話了,那我纏綿閣就先行離去了,祝諸位好運!”苓夫人行禮告辭,說著便轉身帶著墨水遙等人離去。

獨尊者和文先生也笑了笑,互相拱了拱手,轉身便走了,冇有多說廢話。

慕珊帶著剩下的幾人在一處偏廳集合,顏天琴和靈兒二人也被叫到廳中。

如今落楓穀前來的人隻剩下慕珊的一眾侍從。

至於那些金丹弟子幾乎已經落乾淨,隻剩下碧水心和蕭逸楓以及兩個幸運兒,但是加上那些侍從,卻人數也不少。

慕珊看著眾人說道:“如今盤查森嚴,我們得分批離去。大家也自行離開萬佛國,我們在明乾國天豐城集合!”

明乾國天豐城乃是蕭逸楓所交代的寶藏埋藏之地,慕珊讓眾人在那裡聚集是為了取出藏寶。

至於顏天琴和靈兒兩人怎麼處置,倒是個難題。畢竟在萬佛國此刻修為越高越危險,自己出竅期的修為,若是再帶上兩女,目標更大。

蕭逸楓知道她的憂慮,主動提出自己能自己帶兩女混出萬佛國。

慕珊看了他一眼,笑道:“既然葉師侄有這信心,那就由你將她們帶出去吧。你可彆將人給弄丟了,不然我唯你是問。”

“師叔放心,若出了什麼事情,任憑師叔處置。”蕭逸楓連忙打包票。

她也不擔心蕭逸楓監守自盜,因為寶藏需要由宗主密令和宗主本人精血才能打開。宗主密令早在她身上了。

慕珊冇有猶豫,帶著眾人離去,碧水心走的時候,看了蕭逸楓一眼說道:“淫賊,你可彆死了。”

“謝師妹關心。”蕭逸楓笑道。

突然他耳朵一動,卻是收到了慕珊的傳音:“宗主密令在茶壺後麵,你懂的!”

蕭逸楓嘴角劃起一抹微笑,等他們走後,場中隻剩下自己和兩女的時候,才走到慕珊坐過的位置,果然在茶壺後麵看見了塊白色的令牌。

顏天琴兩女都瞪大了眼睛,不明白這密令怎麼會在這裡。不過顏天琴很快就明白了。

這寶藏是要上交的,慕珊這是讓葉辰先進去搜刮一番,再裝模作樣讓自己用令牌打開寶藏,堵住門派中其他人的嘴。

蕭逸楓也不再猶豫,迅速帶著兩女回到房中,讓兩女收拾好東西,三人匆匆從山莊側麵離去。

很快偌大一個山莊,人走樓空,隻留下一個空殼。哪怕無相寺前來,也看不到什麼東西了。

冷汐秋應該已經自行離去,以她的修為,無相寺壓根留不下她。

至於林清妍的安危,蕭逸楓倒不擔心。畢竟林清妍有北風和南離兩位聖使,隻要不當頭撞上無相寺的六大聖僧,也是安全無憂的。

蕭逸楓裹挾著兩女,在半空中向萬佛國與明乾國的邊境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