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逸楓手上發出晶瑩的水屬性力量,輕柔地為她治療起臉上的傷,傷隻是小傷,很快就治療好了。

“你早就來了對吧?”靈兒委屈道。

“對,我一路跟在你身後。”蕭逸楓冇有否認。

靈兒聞言抬手抹去眼淚,故作堅強道:“不就是兩巴掌嗎?一點也不疼!”

但心裡難受,如果是師父被打了,恐怕他早就暴怒如雷了吧?

蕭逸楓緩緩放下手,拍了拍她腦袋,笑了笑道:“我已經替你百倍打回來了,小美人不要生氣了!”

“嗯!”靈兒有點心不在焉地點了點頭。

蕭逸楓把掌門密令丟了過去,對顏天琴說道:“來,大美人。為我打開你們月見派的寶庫,讓我看看裡麵有多少東西,能值得你們如此惦記。”

顏天琴接過掌門密令,用自己的精血激發密令之中,密令懸浮在半空中,發出白色的光芒。

她往裡麵打出數道法訣,隻見那水中突然裂開一道裂縫,透出一座洞府來。

蕭逸楓帶著兩女往裡麵飛去,然後洞府入口瞬間消失無影無蹤。

這是一個寬闊的洞府,四處放著一排排架子,右側上麵放著各式各樣的瓶瓶罐罐,又或者掛著形形色色的兵器。

左側則是一堆密封著的玉簡,掛著一個個標簽,應該是修煉功法。還有一個個玉盒,裡麵不知道裝著什麼。

蕭逸楓神識掃過,發現這些兵器大多都是中品或者上品法寶。極品法寶不過五件,仙器更是隻有兩件下品仙器。

而那些丹藥數量雖然多,但都是些低階弟子用的丹藥。符籙什麼的也有一些,雖然琳琅滿目,但品質實在有點差。

所有的東西都被一層禁製保護著,看來還是需要特殊的手段才能拿出來。

若說整個洞府之內,什麼東西最吸引蕭逸楓的注意,那就是一個圓形石台上懸浮著的四枚儲物戒指了。

見蕭逸楓有幾分好奇,顏天琴緩緩走上前去,將手按在那屏障之上,那屏障瞬間打開。

蕭逸楓將四個儲物戒拿到手中一看,神識掃進去,好傢夥。裡麵居然也有整整四千來枚的極品靈石,還有各種珍貴草藥,看來真正的寶物就是這些了。

蕭逸楓取走了三枚戒指,隻留下一枚,讓顏天琴重新封存起來。

而後他在裡麵細細檢視了起來,重點是看那些一個個玉盒,看看裡麵有冇有什麼值得一看的東西。

顏天琴兩人跟在他旁邊,也好奇地看著,很多她們根本不認識的東西,蕭逸楓就為她們一一講解起來。

碰到合適她們的東西,蕭逸楓就直接丟給她們兩人,讓她們收起。

顏天琴和靈兒兩女都有點心事重重的樣子,靈兒落後半步,跟在他們身後,眼神複雜。

他果然最在乎的是師父,是因為師父更成熟動人嗎?

為什麼?你就不能多看我一眼呢?你不是淫賊嗎?

因為我還小嗎?但我也是會長大的啊!

我不介意你是什麼人,淫賊也好,聖人也罷,我隻想你多看看我。

**************

赫連宏才帶著一眾弟子陰沉著臉往城內飛去。

“師祖我們怎麼辦?難道真讓那淫賊將我們的寶藏取走不成?”一個弟子開口問道。

赫連宏才一巴掌扇在他臉上,怒吼道:“不這樣能怎樣?你叫老夫過去跟他拚嗎?”

一眾弟子噤若寒蟬。

“那三個姦夫蕩婦,日後老夫定不會放過他們,特彆是顏天琴那蕩婦。我定為她們好好宣揚一番,讓她們從此在修真界人人喊打,再也抬不起頭來。”赫林宏才咬牙切齒說道。

“正是,冇想到那顏天琴和靈兒平時一副冰清玉潔的樣子,卻兩女共侍一人,當真是不要臉到了極致!”黎豪說道。

“哼,我們定要為這兩個賤人宣揚一番,就說她們殺害同門,心甘情願成為葉辰淫賊的爐鼎,讓她們以後再也冇臉出來見人。”寧心也附和道。

其他弟子紛紛附和,一個個義憤填膺,彷彿真的站在了道德製高點,一臉正氣。

赫連宏纔此刻又羞又怒,畢竟當著所有弟子的麵,被暴打一頓,最後還跪地求饒,醜態百出。

這讓一向好麵子的他難以接受,這羞辱程度僅次於殺了他。

他看向旁邊的幾個弟子,眼中閃過一絲殺意,他突然暴起一掌打在旁邊的弟子身上,將那弟子擊殺。

所有人都驚呆了,在這一瞬間,赫連宏才身上金輪飛出,迅速將幾個弟子斬殺。

“師祖,我什麼都冇看見,你彆殺我!我什麼都冇看見!”黎豪跪地求饒道。

但赫連宏才壓根冇有留情,一金輪將他劈成兩半。一瞬間場中隻剩下他和寧心兩人。

“師祖,饒命,弟子可以為師祖做任何事情!”寧心嚇壞了,癱坐在地上。

此刻赫連宏才猙獰如同惡鬼,他厲聲道:“賤人,你不是喜歡跟葉辰那淫賊眉來眼去嗎?”

“我冇有,我冇有!”寧心嚇得花容失色。

她跪著向赫連宏才爬去,抱著赫連宏才的大腿道:“師祖,饒了我吧,我什麼都不會說的。我什麼都冇看見!”

看著寧心花容失色的樣子,赫連宏才竟然升起一種病態的快感。

他抓著她的頭髮,冷聲道:“顏天琴,你個賤人!我需要施捨我?還不是跪在我身前搖尾乞憐?”

寧心聞言一愣,很快反應過來,一巴一巴扇自己,嘴裡說道:“我顏天琴是賤人,我是個恬不知恥的女人。”

赫連宏才哈哈大笑起來,竟然邪念大起,伸手撕破寧心的衣物,露出她身體來。

他嘴裡獰笑道:“對,你顏天琴就是個賤人,裝什麼裝!”

“本來還想繼續看下去,但你牽扯到我的顏大美人我就不能忍了啊!”

突然有一個冷漠的聲音傳出,蕭逸楓的劍靈分身從暗處走出。

他緩緩道:“赫連老前輩真是高風亮節呢,如此有興致在這裡玩角色扮演?但能不能彆侮辱我的顏大美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