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蕭逸楓想到柳寒煙的時候,遠在千裡之外,一艘飛船之上的柳寒煙,突然冥冥之中有所感應。

她皺了皺眉頭,這是誰在念自己呢?修為到了她這種境界,有親近的人的念頭,冥冥之中會有感應。

此刻她正在飛去赤霄教的飛船之上,船上除了幾個人外,全都是她的飛雪殿弟子。

那幾個人就是無涯殿的林紫韻,蘇妙晴,居幼珊,貢天宇和向天歌等五人。

他們五人收到了洛書府的訊息,得知了洛書府少府主遇害的訊息,無涯殿與洛書府關係密切,自然要有所表示。廣陵真人便讓他們作為代表,前往洛書府。

而這途中就要經過赤霄教所在的聖火國,因此廣陵真人便提出讓他們一起前往。讓柳寒煙順路稍上一程。

這是林紫韻與蘇千易結為道侶以後,為數不多的回洛書府,冇想到卻是在這種情況下,不由心情複雜。

蘇妙晴前些日子終於從閉關中出來,她竟然已經達到了金丹巔峰的境界,隻差一步就能結嬰,這可把蘇千易兩人嚇壞了。

而此行正是她自己主動要求出來散散心,見她難得有如此想法,蘇千易夫婦自然不可能阻攔,因此就讓林紫韻帶上她前往洛書府,順便鞏固境界。

此刻蘇妙晴站在鳳凰頭顱形狀的船頭上,俯視著雲層下方的大陸。

微風吹動她的紅金相間的裙子,撩起她的長髮,露出她絕世而冷漠的容顏,她眼神冷漠毫無波動,如同驕傲的鳳凰一般,讓船上的女弟子都不由看呆了。

“靈兒師妹修為真的是一日千裡啊!這麼快就金丹巔峰了!”貢天宇感慨道。

站在他旁邊的居幼珊苦笑道:“對啊,而且身上帶著一股凜然而霸道的氣息。讓人不敢靠近,也不知道是好事還是壞事。”

蘇妙晴此刻想的卻是自己悄無聲息的跑了出來,到時候小楓那出關後,看不見自己會不會也跟著跑過來呢?

畢竟這傢夥一向愛熱鬨,哪裡熱鬨就往哪跑,而且跑到哪,哪就有大麻煩,也不知道是麻煩找他,還是他去找麻煩。

自己如今距離結嬰隻是一步之遙,這種速度絕對是駭人聽聞的。若是公佈出去,恐怕要將外麵的人給驚掉下巴。

不過蘇妙晴卻明白,這還是藉助了不死鳥源血,才能獲得的極大速度,並不是時時刻刻都能有。

林紫韻則正與柳寒煙坐在船內的大廳內喝著香茶。

“此次多謝廣寒師姐了!”林紫韻客氣道。

柳寒煙搖了搖頭,淡淡道“林師妹客氣了,同門自當互相幫忙。如今魔道橫行,師妹若是時間允許,不妨與我一同先到了赤霄教調查清楚事件後,我再親自送諸位前往洛書府如何?”

林紫韻想了想,還是拒絕道:“謝過廣寒師姐好意,洛書府此事緊急。我雖實力低微,卻應該還有自保之力。”

柳寒煙見她拒絕,便也不再勸說。兩人談起了最近星辰聖殿策劃的兩起事件。

“不知廣寒師姐覺得星辰聖殿的目的所在?”林紫韻開口問道。

“恐怕星辰聖殿又有心發動戰爭了,近來他們休養生息,似乎又培養出了不少傑出的弟子。恐怕接下來一段時間不會太過安寧了。”柳寒煙有點憂慮道。

林紫韻歎了口氣,也有些憂心忡忡地道:“這些魔教真是越來越過分了,可惜了我淩易侄兒,被他們所害。”

柳寒煙勸慰道:“師妹節哀,不說這些煩心事了。說來這也是我跟林師妹為數不多的同行呢!”

“對啊,師姐,你我兩殿之間應該多多來往纔是,我那不成器的徒兒與貴殿的初墨頗為投緣。以後冇準就是親家了,他好像還是師姐你帶上山的呢!”林紫韻笑道。

柳寒煙淡淡道:“蕭逸楓嗎?小輩之間的事情,誰說得準呢,還是再看看吧!能不能成還是一回事。”

林紫韻笑了笑:“我看應該能成,初墨下山前還來了我無涯殿,小楓還特地出關與她相見了呢!這可是他唯一的出關,可見兩人感情甚篤呢。”

柳寒煙聞言不由心中詫異,蕭逸楓那傢夥不是說過兩年就會與初墨分開嗎?

那初墨過去找他又所謂何事?她不由覺得有些許不對勁。

她隻是不冷不淡地點了點頭,嗯了一聲。

林紫韻知道她的性子向來如此,也不在意,畢竟若是柳寒煙對她頗為熱情,那纔是最奇怪的事情呢。

兩人繼續交談著,氣氛頗為融洽,隻不過對柳寒煙來說,所謂的融洽,也隻是不冷不淡的交談著罷了。

過了一會,兩人走出到船外,柳寒煙一眼就看到了站在船頭上的蘇妙晴,誇讚道:“蘇侄女真是天賦異稟呢,這修行速度恐怕獨一無二了。”

“她隻是另有機緣罷了,當不得真!”林紫韻搖頭道。

“正如廣陵師兄所說,我輩修道之人,運道也是極為重要的!這也是她實力的一部分。”柳寒煙道。

柳寒煙看著蘇妙晴身上那濃鬱的火焰氣息,以及因為不死鳥源血顯得越來越高傲絕塵的容顏和那氣質,心中略微有些複雜。

她其實不是很喜歡蘇妙晴,因為與她修煉的冰心訣和她擁有的變異冰靈根,她不喜歡蘇妙晴身上這股火焰氣息。

但最重要的是,這丫頭似乎與蕭逸楓頗為親密,兩人有些不清不楚的感情。

雖然自己與蕭逸楓隻不過是另一個世界的夫妻,這一世的瓜葛並不是特彆深。

但她還是隱隱有些不舒服,畢竟這女子可以算是自己的情敵。不過作為前輩高人,她自然不可能表現出什麼來。

一行人就這樣朝著赤霄教飛去。

作者說:嗯,考慮再三,還是決定要開始幾位主角之間的碰撞了。

特彆是被你們詬病出場少的女主,終於要拉出來收拾一下某個拈花惹草的了。再不出來,我怕有人砍我了。

不會有人不喜歡修羅場,相愛相殺吧?

狗血就狗血吧……狗血得精彩就可以了。不要挑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