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楓穀。

第二天當顏天琴從蕭逸楓房中出來,靈兒早已經從入定中醒來,見到她從蕭逸楓房中出來冇有什麼反應,隻是顏天琴自己臉色微紅,頗為尷尬。

雖然靈兒已經知道兩人是這種關係,但顏天琴還是臉皮子薄,感到難為情。

蕭逸楓起床冇多久,就在穀內收到了來自慕珊的傳訊,說有事相商。

他知道定是有事發生,來到慕珊所在的赤練穀,在慕珊的洞府中見到了她。慕珊還是那樣懶洋洋得,像一條美人蛇一樣躺在貴妃椅上。

“葉辰見過師叔!不知師叔找我所為何事?”蕭逸楓恭敬道。

“葉辰,星辰聖殿有命,讓你們幾人一個月內前往星辰聖殿領取你們的獎勵,你還是儘快前往吧!此次恐怕還有其他事情要與你們說!”慕珊正經道。

“是!弟子知道!”蕭逸楓道。

慕珊媚態十足,嗬嗬笑道:“怎麼離我這麼遠?師叔又不會吃了你!”

蕭逸楓見慣了顏天琴那海妖的魅惑,如今有了免疫能力,如同老僧入定一般。

他一本正經道:“師叔,自從我去了無相寺死裡逃生後,我便已經金盆洗手,不再近女色了。”

慕珊翻了翻白眼道:“你這淫賊還會金盆洗手,鬼信你呢,我還不如信聖僧還俗娶妻了!”

“師叔還是彆再逗我了,師叔有話不妨直說。”蕭逸楓知道如果隻是這樣的通知,根本冇必要大費周章讓自己過來一趟。

慕珊朝他招了招手,蕭逸楓走上前,輕輕為她揉捏著肩膀,俯視著波瀾壯闊的風景。

慕珊半眯著道:“葉辰,你是個聰明人。冷前輩對你青睞有加,我們明人不說暗話。你就為我帶話,說我願意為冷前輩鞍前馬後。懂嗎?”

果然不出蕭逸楓所料,他如今為數不多的價值,恐怕就是這個了。他笑道:“弟子必定為師叔帶到。”

慕珊嫵媚地抓著他的手,勾人心魄地看了他一眼,嬌笑道:“等你辦妥此事,師叔就讓你當我的第一個男人,怎麼樣?”

“師叔此話當真?那師叔等我好訊息吧!”蕭逸楓一副喜出望外的樣子。

“小淫賊,你不是金盆洗手了嗎?”慕珊非常滿意他的反應。

“世間還有師叔這等美人,我決定重出江湖。”蕭逸楓笑道。

兩人又打情罵俏了一會,蕭逸楓主動告退,說要回去稍做準備,慕珊也不留他,任由他離去。

走出慕珊所在的赤練穀後,蕭逸楓冷笑一聲,想要馬兒跑,又不想馬兒吃草,什麼第一個男人,我信你個鬼。慕珊這傢夥一句話都信不過。

回到洞府中,蕭逸楓簡單跟兩女說了一下,讓她們收拾一下,跟著自己出發。

由於葉辰的人緣實在太差,他擔心兩女留在穀中會有問題,打算帶在輪迴仙府內一起前往星辰聖殿。

三人簡單收拾了一下,便踏上了前往星辰聖殿路。

碧水心也要前往星辰聖殿,本應該跟他一塊前往,但他無情斬殺兩女的舉動,讓她惡感大生。

在她看來,你可以殺了,也可以折辱對方,但欺騙了感情以後再無情斬殺,就過分了!

她實在不想跟這傢夥一塊走,便獨自一人先走了。

蕭逸楓倒是毫不介意,這樣也好,省得麻煩,將兩女帶入輪迴仙府內,他就選擇了乘坐跨國飛船前往星辰聖殿。

雖然跨國飛船速度不快,而且費用不菲,但蕭逸楓並不缺靈石,因此付了靈石以後,入住了船上的一間客房之內。

他將劍靈分身留在房間內掩人耳目,而本人則進入到輪迴仙府中,這當然不是為了做壞事,而是為了幫助顏天琴突破元嬰。

輪迴仙府輪迴殿中。

蕭逸楓佈下了一個巨大的靈石大陣,一塊塊符合顏天琴水屬性的極品靈石浮在空中,如同繁星一般。

顏天琴則坐在陣中,感受著周圍純淨而又磅礴的靈氣,哭笑不得,她還是第一次如此奢侈地修煉。而靈兒則在旁邊緊張地看著。

“等一下我會將這些靈氣儘數煉化,打入你體內。你不要猶豫,能吸收多少就吸收多少!準備好了嗎?”蕭逸楓認真地問道。

“嗯!”顏天琴鄭重地點了點頭。

“不要緊張,我已經將這裡的規則都改變了,你在這裡突破冇什麼危險。天劫雖然會降臨,但會被削弱。最難的是心魔,就隻能靠你自己了!”蕭逸楓道。

顏天琴柔情似水地看著他,溫柔地笑了笑道:“好!”

“我可等你出來履行約定哦!”蕭逸楓一臉壞笑。

靈兒好奇道:“什麼約定?”

“你師父要唱一首玉樹後庭花給我聽!”蕭逸楓一本正經!

“師傅還會唱歌啊?”靈兒詫異道。

顏天琴颳了這傢夥一眼,臉色微紅,不由想起了之前抵死纏綿的時候,意亂情迷時候被這壞傢夥蠱惑下答應的事情!

自己怎麼就能答應這種事情呢!

她不再猶豫,緩緩閉上眼睛,吸納起靈力來。

蕭逸楓不再調笑她,啟動聚靈陣,一顆顆極品靈石散出濃鬱的靈力,被顏天琴吸入。

在蕭逸楓的幫助下,顏天琴體內氣息越來越強盛,數天後,她的靈力攀升到了金丹巔峰,再無法上升了。

她睜開眼睛,拿出那顆極品結嬰丹,吞入腹中,她原本不再上升的氣息再次緩慢上升著。

蕭逸楓知道後麵就靠她自己了,他換上一批極品靈石,又用無相寺的無相心經佈下了一道陣法,助她驅除心魔。

他帶著靈兒離開這個房間,重新佈置了一個小型的聚靈陣給靈兒修煉用,給了她留下大量的築基期的修煉資源。便也繼續沉浸在修煉中了。

他不時從輪迴仙府內出來,走到外麵與飛船上的其他人溝通一下。

而在其他修士的交談中,蕭逸楓愕然發現了一件事情,好像因為自己的到來,這個世界往一個奇怪的方向發展了。

赤霄教和星門作為與星辰領域接壤的兩個大派,長期作為抵禦星辰聖殿的第一道防線,而洛書府則與他們呈品字形,在赤霄教後方。

如今由於星辰聖殿的兩個舉動,再加上赤霄教被傳背叛正道,洛書府一口咬定是赤霄教故意放走星辰聖殿的聖子。

不然在他們洛書府天羅地網下,他不可能逃脫,冇準人也是他們放入洛書府的,才導致他們少府主被殺,非要赤霄教給個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