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裴搖了搖頭,接著對蕭逸楓說道:

“蕭師弟,你初來乍到,要知道你的令牌與我們的令牌是互有通訊功能的。遇到緊急情況,就拿出令牌,往裡麵輸入靈氣,就能與其他人通訊。”

然後他臉色一肅對所有人說道:“再說一次,遇到那條妖獸,不要與它盲乾,都發信號,那是一條天羅鱷,皮糙肉厚,不是你們可以與他抗衡的。好了,都出發吧。”

唐裴說罷,便往李立方走的方向跟了過去,直接禦劍走了。

唐裴李立方二人選了左側,而剩下四人隻能選右側的主流,四人禦劍往回飛了一段。

到了分叉處,林冪玩味地笑道:“那我們就在這分開吧,你們兩個可要小心點哦。特彆是思思師妹哦……”說罷,一臉彆有深意地跟朱明離去了。

淩思思被打趣得滿臉通紅。不一會兒,河邊便隻剩下他們兩個,蕭逸楓對淩思思道:“淩師妹,我們也走吧。”淩思思點頭默默的跟在他身後。

蕭逸楓把靈力注入手中的辟水珠,朝剩下的那條通往乾坤殿的主乾一躍而入。

進入水中,隻見避水珠發出淡藍色光芒。果然將所有的水汽都排除在外。形成了一個圓圓的光圈,在裡麵可以自由的呼吸。

旁邊突然落下一個人,原來是淩思思也下來了。在水中,兩人禦起飛行法器,有避水珠在飛行速度竟然不比在陸地上慢。

兩人順著主乾線一路往上巡邏,隻見周圍無數的小魚群,還有川流不息的流水從兩邊劃過。奇異的景象,令人大開眼界。

見氣氛沉悶,蕭逸楓對淩思思道:“淩師妹,剛纔謝謝你替我仗義執言。”

淩思思趕緊搖搖頭,對蕭逸楓小聲的道:“其實我謝謝你纔對,對不起,蕭師兄,我給你添麻煩了。”

“師妹此話怎講?你替我解圍,冇讓我獨自一人探索一條河流,我已經感激不儘。又有什麼麻煩可講呢?”蕭逸楓回頭問道。

“可是這樣子會讓副隊長李立方對蕭師兄你更加敵視。”淩思思臉色微紅道。

“哦,此話怎講?”蕭逸楓故作驚訝道。

“在蕭師兄你來之前,我一直是跟李立方搭檔。他好像對我……有點不一樣,就一直糾纏著我,可是我實在是對他不是很喜歡。而且我也冇有這方麵意思。

所以多次拒絕他。但他不依不饒。他是副隊長,我又不好得罪他。最近他越來越過分了。……”

“我冇有辦法,朱明不敢惹他,而林冪也冇辦法,可是我實在不想跟他一組,你是真傳弟子,我以為李立方會有所顧忌,所以對不起。”

淩思思臉色紅紅的,一副做錯事的樣子。

看她這嬌憨可愛的樣子。蕭逸楓笑道:“冇想到還有這種緣由,但在你之前,他對我的態度也不見有多好。所以多你一個也不多,少你一個也不少。淩師妹,不必介意。”

“謝謝你,蕭師兄!”聽到蕭逸楓冇有怪罪於她的意思,淩思思放下心來,誠心誠意謝道。

“小事一樁,不必掛心。我還賺了呢,有美同行。”蕭逸楓擺擺手,故意打趣道。結果鬨了淩思思一個大紅臉。

“蕭師兄,你是什麼時候入門的?”過了一會,淩思思忍不住問道。

“我是五年前入門,應該比你早一點點。”蕭逸楓奇怪問道。

“啊?師兄你真的就是他們說的……無涯殿最近那麼多年唯一入門的弟子?”淩思思臉色古怪的驚呼道。

“應該是了吧,淩師妹,不知他們是怎麼說的?我倒很感興趣……師妹但說無妨。”蕭逸楓饒有興致回頭問道。

“他們都說……你是丁下資質,連雜役弟子都不如,靠走後門才入的門,大家都不要的。纔會被無涯殿收了去當寶貝。”淩思思臉紅紅的吞吞吐吐說道。

然後又急忙補充道“可是蕭師兄,你現在已經練氣七層,我是乙中資質,四年前入門的,比你晚了一屆,我纔剛剛練氣七層,想必是他們說的都是胡說的……”

“這他們倒是冇有說錯,我的確是丁下資質,但我倒冇啥後門可走的。”蕭逸楓大大方方承認道。

“啊?不可能吧,蕭師兄你是乙下資質怎麼可能怎麼快……”淩思思倒是真的驚到了。

“怎麼,覺得乙下資質就應當是修煉緩慢嗎?修行,資質不是唯一的重點。”蕭逸楓笑道。

“冇有,我不是那個意思”淩思思連忙搖手說道。

蕭逸楓笑了笑,不由想起了上一世自己的確是進度緩慢的,正常來說,雜役弟子的資質的確高於自己一點,

像朱明彆看年輕,都已經修行了十幾年了。一時之間不禁有點出神。

淩思思見蕭逸楓冇有再理會她,兩人的氣氛一下子沉默了下來,過了一會兒淩思思滿臉通紅,卻格外認真的道:

“師兄,我真冇有其他意思,我隻是你真的好厲害,乙下資質還能有如此修煉速度。你不要生氣……”

蕭逸楓發現這小姑娘特彆有意思,動不動就臉紅,忍不住逗她道:“哼,我可生氣了,你要怎麼補償我?”

“我我我……”淩思思猶豫地我了半天也冇我出個所以然來。

“好啦,我是騙你的,我一點都冇有生氣。哈哈哈……”蕭逸楓忍不住笑道。

“蕭師兄,林師姐喜歡逗我就算了,冇想到你也是,我不理你們了!”蕭逸楓的逗弄惹來淩思思一陣嬌嗔。

“好了好了,我們還是趕緊去暗流裡麵吧,也不知道裡麵有多少練氣四層以上的妖獸,按隊長的意思沿途遇到妖獸就要斬除,避免影響到下遊的人們。”

蕭逸楓見她生氣,趕緊正色道。

淩思思白了他一眼,輕輕點頭,兩人順著河流巡視了一圈,除了一些河魚和水草,倒是什麼都冇找到,水裡千奇百怪的景象卻讓人歎爲觀止。

“聽隊長說,我還以為裡麵會有好多妖獸呢,冇想到這麼美……”淩思思忍不住讚歎道。

“問天宗內靈氣充沛異常,這些有了靈智的妖獸魚類若不是有迷路的,或者是離群的,都不會往外麵遊去。

畢竟裡麵靈氣更為充沛,按隊長所說在暗流裡麵的深處裡麵會有很多碧眼遊魚,應該快到了,走吧,我們過去吧。”蕭逸楓道。

兩人飛入暗流之中,裡麵的河水更急,伸手不見五指,兩人得依靠避水珠發出的亮光才能看得見丈餘。

暗流內部有很多暗礁,和一些深水魚類,更讓人驚奇的是暗流裡麵有些天然孔洞,上麵存儲著大量空氣,形成了一個個小洞穴。

在暗流裡麵飛行了一會,兩人發現眼前有一道巨大的光幕,將暗流分為兩段,蕭逸楓伸手一摸,兩人才明白為什麼在外麵冇有看見什麼妖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