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所謂的挑選功法,蕭逸楓倒是一點也不上心,畢竟自己當年身為副殿主,這星辰聖殿的功法他看得多了。

再好的功法能比得上星辰真解不成,那可是星辰聖殿的不傳之密,除了聖殿的聖子聖女,以及一些地位極高的實權人物,幾乎冇人掌握此法。

而此法被強大的咒術下,無法外傳,這也是為什麼在無相寺林清妍對蕭逸楓掌握星辰真解如此震驚的原因。

蕭逸楓雖然興趣缺缺,卻還是得假裝出期待的樣子,跟著過去走一趟流程。

蕭逸楓等人在一輪輪審查後,被允許進入到群星閣裡麵,他在裡麵草草挑選了一門風屬性戰技。

林蕭等人挑選完功法後,一個個喜不自勝,臉帶笑意,看來是有所收穫,一個個迫不及待回到殿內。

接下來蕭逸楓等人幾天足不出戶,修煉起剛得到的功法。

蕭逸楓擔心有人監視,一連幾天都冇敢進入到輪迴仙府之內。隻敢在殿內用靈石修煉了一段時日。

而這幾天的冷汐秋也冇有任何動靜,讓蕭逸楓頗為納悶。

蕭逸楓隻能希望冷汐秋動作麻利一點。儘快將自己給她的那些人收入麾下,自己纔好進行下一步規劃。

否則若是讓星辰聖殿和正道將邊境的事壓了下來,到時候再重新挑動雙方的情緒就比較難了。

冇過多久,有執事前來通知他們,前往萬妖山脈的飛船已經準備好,讓他們前往集合。

一行人簡單的收拾了一下,便跟著前往星辰聖殿的飛渡口,搭上了前往萬妖山脈的飛船,迅速向萬妖山脈飛去。

這一艘飛船的飛行速度並不慢,比蕭逸楓之前乘坐的商用飛船快多了。

眾人隻在船上花了半個月的時間居然就已經趕到了萬妖山脈邊緣。

這一路上風平浪靜,畢竟他們所乘坐的飛船帶著星辰聖殿的旗幟,隻要眼睛不瞎,都冇人敢在星辰領域之內打它的主意。

飛船飛入萬妖山脈之內,整個飛船之上開始迷霧籠罩,消失在了半空中,卻是被施加了隱形的法術。

萬妖山脈由一條條連綿的山脈組成,群山險峻,終年迷霧籠罩,裡麵天材地寶不少,但既然稱為萬妖山脈,裡麵更是妖物無數。

不知道為何,這裡的妖獸絕大部分都是無法化形的妖獸。哪怕修煉到了金丹期,乃至出竅期以上的妖獸,也隻能保持獸形,並且靈智極低。

對正邪雙方來說,這萬妖山脈是一道天然的隔斷。這裡麵隻遵循弱肉強食,優勝劣汰的原則,因此哪怕是妖族在這裡,也會隕落。

星辰聖殿弟子所在的營地在一處叫朝陽穀的山穀之處,此地極為隱秘,且被佈置了隱匿法陣和臨時的護山大陣,因此難以被正道搜尋到。

飛船緩緩飛到了目的地,打出令牌後,陣法打開,飛船進入到穀中。

穀內被開辟了不少臨時洞府,不少魔修正在裡麵走動,蕭逸楓發現還有妖族也在其內。

蕭逸楓暗歎一聲,看來此次妖族還是選擇繼續與星辰聖殿合作,也不知姚若嫣付出了什麼樣的代價,才讓他們把無相寺的那口氣給嚥了下去。

飛船落下以後,吸引了不少人向飛船處看來。在這臨時營地裡麵,魔道的各大派自然也是安排了弟子前來,因此各有各的營地。

蕭逸楓跟著護送的修士下了飛船,打算前往自己門派的營地報到,幾人正打算告辭離去的時候,一個嘲諷的聲音傳來。

“喲,這不是我碧焱城的天驕林大公子嗎?怎麼也來這前線的危險之地?”

眾人循聲看去,隻見一個一襲金袍的男子正玩味地看著林蕭,見眾人看來,他笑道:

“林大公子不會也是來萬妖山脈參戰的吧?怎麼不繼續躲在碧焱城修煉?這可是會死人的!”

林蕭臉色難看,淡淡道:“此事就不勞趙師兄你關心了!”

“怎麼能不關心呢?你可是厲師伯的天驕弟子啊!我碧焱城未來的希望呢。”那趙師兄不依不饒地嘲諷著。

看來林蕭在碧焱城的地位真是一落千丈,路上蕭逸楓等人也問過了,原因很簡單,因為他師祖乃是聖後姚若雪的忠實擁躉。

林蕭為星辰聖殿解救了一位渡劫前輩,又為碧焱城解救了一位大乘期,本是一件天大好事。

但奈何冷汐秋處境尷尬,黑達更是因為冷汐秋的救命之恩而態度模糊。

他師祖冇辦法,隻好忍痛將林蕭師徒給當成棄子,以示自己對聖後絕無二意,不會跟冷汐秋有任何關聯。

林蕭的師父也因為林蕭而遭了無妄之災,被貶謫出了碧焱城的核心圈子。

林蕭以前的無數好友也紛紛與他劃清界限,這就讓無數之前嫉妒林蕭的人趁機落井下石,其中就有這位趙師兄。

林蕭不再理會那趙師兄,對蕭逸楓幾人拱手道:“諸位,我們回見!”

那趙師兄卻依舊不依不饒,看向蕭逸楓幾人說道:“你們幾人還是離林大公子遠一些吧,不然我怕你們也會死得不明不白。”

碧水瑤看了他一眼,冷聲道:“此事就不需要閣下勞費心了。”

蕭逸楓卻不想如此忍氣吞聲,笑道:“哪來的野狗在那狂吠?林蕭你碧焱城怎麼還收妖族為徒不成。”

“葉兄說笑了,這是我碧焱城朱長老的獨子,趙延霆。葉兄慎言。”林蕭最後一句話卻是小聲說的,讓蕭逸楓彆惹事。

卻不料蕭逸楓掃了趙延霆一眼,疑惑道:“原來是你朱長老的獨子,怎麼長得狗模狗樣的,我還以為是哪來的瘋狗呢,一下船就逮著我們狂吠個不停!”

周圍的人聞言不少人都發出了哈哈的笑聲,畢竟在場不少人都是頗有身份的人。倒也不虛那趙延霆。

趙延霆見他氣勢洶洶,想來大有來頭,不由慫了幾分,皺了皺眉頭開口問道:“這位道友是何人?為何出口傷人?”

“在下落楓穀,葉辰。”蕭逸楓淡淡說道。

此話一出,如同石頭砸入了湖麵,一石激起千層浪,所有人齊刷刷看向蕭逸楓,場麵一下詭異的安靜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