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逸楓苦思冥想,必須得有一件武器,又能跟蕭逸楓的身份區分,讓人聯想不到,又能發揮自己所長。

五行術法等法術自己是必須捨棄的了,不然容易觸發四重奏,暴露自己的身份。

思來想去之下,他還是選擇了摺扇,從輪迴仙府掏出了十四把極品飛劍,將之煉入到摺扇的扇骨之內,兩側的大骨用兩把下品仙劍煉製。

他又拿出一幅下品仙器的山河畫,硬鋪在這上麵作為扇麵。經過他的一番煉化,手中的摺扇已經是下品仙器。

蕭逸楓想了想,將就用著吧,差強人意,由奢入儉難啊。

他去看了看顏天琴,見她氣息穩定,看來突破就在近期了,而靈兒那丫頭,也在努力修煉著。

見兩人安然無恙,他出了輪迴仙府,大搖大擺地飛回朝陽穀口,在那大笑道:“想殺我的,儘管來!本公子等你們!”

喊完這威風凜凜的一嗓子,他掉頭就跑,裝完逼就走,真刺激。

不少人追了出來尋找他的蹤跡,但他速度極快,一下子將眾人甩在身後,迅速隱匿進了萬妖山脈之中。

蕭逸楓隱匿在山林之間尋找著獵物,如今攻守互換,他是獵人。

很快他就找到了一個獵物,那就是無相寺的梵明,你哥之前想打我,現在就該由你來還債了,反正你們兩兄弟也差不多。

他此刻帶著無相寺的幾名弟子正在搜尋。蕭逸楓冇有猶豫,直接突然從林間飛出。

蕭逸楓手持剛煉製的摺扇一甩,摺扇化作飛輪斬向梵明。梵明本來是在尋找魔修,猝不及防下一個身影向他飛來。

他不愧是無相寺的傑出弟子,雖驚不亂,瞬間反應過來,手中佛珠在身前一橫,為他擋下了這一擊。

摺扇倒飛回去被蕭逸楓接在手中,他一揮手中摺扇,數把飛劍從扇骨中飛出,帶著無數劍氣襲向梵明。

梵明怒吼一聲,用出佛門獅子吼,將這些劍氣給徹底打散,他渾身金光渡上,迅速接近蕭逸楓,跟他近身肉搏。

梵明本以為他是個法修,誰料,蕭逸楓肉身竟然比他還強,自己跟他比拚起肉身竟吃了個大虧。

蕭逸楓本身修為就比他強,換他哥梵空來還差不多,他被蕭逸楓打得鮮血直吐。

而蕭逸楓得理不饒人,魔氣沸騰,彷彿要將他就地格殺。

蕭逸楓自然不可能真殺了他,之所以選他當對手,自然是因為附近有正道的人。

果然很快就有人聞訊趕來,聯手護住了梵明,蕭逸楓則瀟灑的一收摺扇,飄然離去,遠遠傳來一句話:

“無相寺梵明也不過如此,盛名之下難副其實。在下落楓穀葉辰,有膽量便來找我找回場子。”

其他人追上前去,卻不見他的蹤影,裝完逼就跑的蕭逸楓用各種遁術逃到不遠處,潛伏起來。

很快聞訊而來的李迪等人便與梵明等人撞在一塊,雙方戰作一團,好不熱鬨,彼此丟下一兩具屍體才各自退去。

接下來一段時間,蕭逸楓就像一根的攪屎棍一樣,時不時出現跟對方大打一場,打的對方鼻青臉腫,而後揚長而去。

他背後一般吊著星辰聖殿不少年輕高手,雙方撞一塊,讓他們打也不是,不打也不是。

這一天,蕭逸楓走在林間,突然之間看見前方有一對男女聯袂飛來。

兩人男俊女美,氣度不凡。一人腰間彆著一支玉笛,一人腰間彆著一支玉簫。

蕭逸楓頓時一臉笑意,迎了上去。見蕭逸楓一襲白衣,手持摺扇,緩緩向他們走來,兩人露出凝重之色。

那男子冷聲問道:“在下玄月宮南宮傲,不知閣下是誰?”

蕭逸楓輕輕打開摺扇,上麵寫著幾個大字,摘花聖手!

他傲然道:“我冇興趣與你說話,今天來隻為觀賞一下南宮仙子的美貌。南宮仙子真是讓人失望,名過其實了,入不得在下法眼。”

南宮兄妹兩人臉色同時微變,冇想到眼前這人就是葉辰。特彆是傾國傾城的南宮雪,還是第一次被人這樣踩,還是個淫賊。

南宮雪冷哼一聲,說道:“你這淫賊竟然敢調戲到我身上來了,找死!”說罷率先出手,拔出玉簫化作道道蕭影向蕭逸楓攻來。

蕭逸楓哈哈大笑道:“你這等蒲柳之姿,哪怕是送上門,本公子也是看不上的!”

他手中摺扇輕彈,十六道青光從扇骨中迅速飛出,化作一道道淩厲的飛劍。

兩人目瞪口呆,這十幾柄飛劍竟然都是極品飛劍,劍氣森森,令人不敢攝其鋒芒。

十幾把飛劍同時攻向南宮兄妹倆,兩人冇想到眼前這淫賊如此狂妄,竟然以一敵二。

南宮傲冷哼一聲:“雪妹,無需你出手,我一人就收拾了他!”

他手中劃出一道道玄奧的符文,當中一點,數十道符文沖天而起,將十幾把飛劍打飛出去。

他從儲物戒中拿出一個碧綠的小印,往天上一扔,那小印迅速放大,如同小山一樣向他印下。

卻不料蕭逸楓直接施展出摘星手,一隻如玉的魔手,將那小印收在手中,滴溜溜的轉了起來。

蕭逸楓將這小印鎮壓,隨手掛在摺扇上,如今這摺扇連裝飾用的掛墜,都是塊下品仙器翻天印,這摺扇武裝到了牙齒。

他笑道:“南宮兄一見麵就送禮給我,莫非是想將南宮仙子嫁我不成?”

南宮傲嘗試回收那小印,卻發現早被斬斷了聯絡,他冇想到是這樣的結局,一時之間也呆在原地。

自己的兵器居然被對方輕鬆收走,這是什麼詭異的手段?

他呆愣,蕭逸楓可不會呆,用出鬼步,迅速接近他,一摺扇劈去。

“小心!”南宮雪臉上凝重幾分,迅速向前手中玉簫連連揮動,化作無數翠綠的蕭影圍住蕭逸楓。

蕭逸楓且戰且退,以摺扇護住周身,無數狂風帶著水氣將她的攻擊一一擋下,而後迅速接近她,毫不手軟的摺扇脫手,化作鋒利的金輪斬去。

南宮雪有些狼狽地躲開蕭逸楓的攻擊,南宮傲回過神來,玉笛橫在嘴邊,迅速吹奏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