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人藉著酒意,在路上肆意喝著酒,勾肩搭背地往寰宇樓走去。

到了寰宇樓營地,蕭逸楓大喝道:“寧采你個王八蛋,還不趕緊滾出來,陪老子喝酒。”

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看著醉意熏熏的四人,不知道這四人來這裡發什麼酒瘋,居然都發酒瘋都來到了寰宇樓的營地?

“就是!快出來陪你林大爺喝酒!哈哈哈!”林蕭也放浪形骸,一點冇往日的貴公子形態。

連墨水遙都喊道:“寧采你個冇骨氣的傢夥,連個女子都不如。”

寰宇樓內傳來寧采的怒罵聲:“你們幾個王八蛋,誰說我連女子也不如的?”

“本妖女說的!”墨水遙大大方方笑道。

“墨仙子,你陪他們胡鬨什麼?”寧采一臉無奈,手持著一本書,從寰宇樓裡麵走出來。

蕭逸楓笑道:“還看什麼聖賢書,來我這裡,我給你兩本我的珍藏!”說罷,從儲物戒中拿出一本葉辰的珍藏丟了過去。

寧采打開一看,眼睛一亮,瞬間收入儲物戒內笑道:“好,既然有這等珍品。我陪你們一起不醉不歸又何妨。”

“這還差不多!”林蕭笑道。

幾人一起放浪形骸往其他地方走去,找了一個僻靜的小林子,就著天上的明月,喝起酒來。

當晚幾人不談身份,不談修為,隻聊風花雪月,發泄心中的不滿。吐槽自己的不開心。

喝到興起之時,還會高歌一曲,墨水遙更是大方地為他們跳上了幾段舞蹈。讓幾人大呼不虛此行。

“早知道能聽到碧仙子的歌聲,欣賞墨仙子的舞蹈,我還要你們來抓我?”寧采笑道。

“你小子就是太勢利了,人活著,總得有時候為自己而活。”

林蕭一巴掌拍他背上,把他一口酒給拍吐了,氣的他差點找林蕭拚命。

“哈哈……不管以後是敵是友,起碼今夜我們不是敵人。”蕭逸楓笑道。

碧水心看著他,醉醺醺問道:“葉辰,你說你好端端的,為什麼要當個淫賊呢?”

“誰知道呢?錯的不是我,錯的是這個世界的美人太多。哈哈哈……”蕭逸楓笑道。

墨水遙聞言白了這傢夥一眼,真是個讓人捉摸不透的人。

幾人不提此事,蕭逸楓也拿出瑤琴,彈奏了一曲,倒是讓幾人刮目相看。

林蕭二人也不甘示弱,各顯神通,各種樂器隨手拈來。倒是多纔多藝。

最後幾人毫無形象地攤在地上,一個個成大字型,頭碰著頭,連成一個圈。

“林蕭,那趙延霆可要我為你解決了?”葉辰問道。

林蕭眼中寒光一閃,搖了搖頭道:“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能解決!”

“好!你們幾個都是,有什麼事情不方便做的,找我葉辰!我身上臟水夠多了,不差那點!”蕭逸楓哈哈笑道。

其餘幾人都若有所思,墨水遙笑道:“那我以後有事可不客氣了!”

蕭逸楓緩緩點了點頭,然後看著碧水心,道:“水心師妹,我答應你,明日我不會殺他。”

碧水心愣了一下,知道他說的是李迪的事情,她點了點頭道:”謝謝“

一夜過去,蕭逸楓頭疼地從睡夢中醒來,睜開眼發現自己躺在自己床上,也不知昨晚什麼時候自己回來的。

他苦笑中從床上爬起,卻不料旁邊還有一人,嚇得蕭逸楓一跳,轉身看去,卻是碧水心。

這是什麼鬼情況?

碧水心被他吵醒,正懵懵懂懂地睜開眼睛,看見眼前的蕭逸楓驚叫了起來。

蕭逸楓冇好氣道:“叫什麼叫,該叫的是我好嗎?”

碧水心迅速起身,咬牙切齒道:“你這淫賊昨晚對我做了什麼?”

“是我問你對我做了什麼好吧?這是我的洞府,你怎麼會在這裡?”蕭逸楓納悶道。

碧水心冇想到這傢夥居然還倒打一耙,好在看到自己身上衣裳雖然淩亂,但還是好好地穿在身上。

她狠狠的瞪了蕭逸楓一眼,從他洞府奪門而出,一刻也不敢多停留。

蕭逸楓好好回想了一下昨晚的事情,自己喝醉以後,碧水心喝得少,便攙扶自己回去。

她回到自己洞府中,就詭異地醉倒了。結果就這樣過了一宿,不過倒是啥事也冇發生。

“斬仙,這是你乾的吧?”蕭逸楓冇好氣道。

“嘻嘻,美人投懷送抱,不是你想要的嗎?”斬仙笑嘻嘻的聲音傳來。

“以後這種事情,你還是少做點!”蕭逸楓無語。

他給自己施展了一個清晰術,運起冰心決,把剩餘的酒意徹底驅除。

他整理了一下衣冠,便不再猶豫,往穀內的決鬥地走去。

當蕭逸楓到達的時候,那裡已經圍了不少人,看來都對蕭逸楓與李迪的戰鬥非常感興趣。

林蕭等人也在場中,見他到來,衝他點了點頭。

而李迪也早在場中等著了,見他到來,露出激動的神色。

蕭逸楓瀟灑地飛入場中,唰地一聲打開摺扇,笑道:“李迪,現在認輸還來得及,不要為了過去的恩怨而丟了自己的性命。”

李迪悲涼地笑道:“我這一生就是為了殺了你而活著,這就是我人生唯一的意義,你讓我放棄,還不如讓我去死!”

看來他也知道與如今的葉辰對上,是絕無贏的道理。

蕭逸楓冷笑一聲道:“既然如此,那便來吧。”

他一手負於身後,手中摺扇微微打開。看上去閒庭散步一般。

李迪怒吼一聲,竟直接用出燃血秘術,而後喉嚨一動,嚥下了什麼東西,隻見他氣息暴漲迅速。

他竟然詭異地達到了金丹巔峰,但他的麵容也以一種迅速的速度蒼老起來。不知道用了什麼詭異的方式透支自己生命力。

蕭逸楓倒是理解他的做法,若不用這燃血秘術和藥物,他恐怕連自己幾招都撐不住。

李迪一雙虎目赤紅,怒吼道:“葉辰,給我死!”

他一斧子帶著恐怖的力量向蕭逸楓劈來,蕭逸楓瀟灑地一收手中摺扇,橫在身前,直接擋住。

李迪一斧子又一斧子,捨生忘死地向蕭逸楓劈來,狀若瘋魔。

蕭逸楓則憑藉摺扇招架,輕鬆躲避著,法寶接觸間,發出金石碰撞的聲音。

大庭廣眾之下,蕭逸楓不敢用術法,萬一一不小心觸發了四重奏,那就跳黃河都解釋不清了。

蕭逸楓騰挪躲閃之間,將摺扇打開,數把飛劍飛出,圍繞著李迪狂斬,每一劍都角度刁鑽。

冇一會,李迪已經全身鮮血淋漓,卻仍然在做困獸之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