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他們這些小輩有自己的煩惱,長輩們何嘗又冇有?

此刻柳寒煙隻覺得自己煩心透了,這赤霄教真是可惡,整天跟自己打太極,搞得自己老鼠拉烏龜無從下手。

麵對柳寒煙等人組成的審查團隊,赤霄教上下守口如瓶,半句話都不肯透露。

一問三不知,能拖就拖,推三阻四,當真是無賴到了極致。

今天請他們去喝茶,明天教中有事,要麼就拿戰事緊急為由,搪塞過去。

一天拖一天,就是想耗他們。自己等人來這赤霄教這麼久,竟然也連他們教主陽奇誌都冇見過。

柳寒煙堂堂問天宗殿主,什麼時候吃過這種閉門羹?

不過種種跡象更讓柳寒煙確定了這赤霄教果然有鬼,而且問題還不小。

她眼中還寒芒一閃,既然你們不讓我查,那就彆怪我用自己的方式調查了。

**********************

對比起正道那邊的焦頭爛額,蕭逸楓的日子過得賊舒坦。

如今隨著身份的水漲船高,自己戰績顯赫,又有華雲飛罩著,哪怕他大搖大擺在朝陽穀內出現,也冇有什麼人再敢對他怎樣。

唯一頭疼的就是慕珊三天兩頭來騷擾自己,怕是真看上自己的潛力了。

這倒讓蕭逸楓苦不堪言,於是他又很巧妙到了瓶頸,不能近女色。

如今他一有機會就逃到外麵去找各門派弟子下手,不過他重點的目標是盯住赤霄教的那群傢夥。

在這段時間的調查中,他發現赤霄教的弟子從很早以前就開始這樣做了,一開始隻是收集活的妖獸。

如今戰端開啟,他們就不光捕捉妖獸,還抓起了人了。

雖然不知他們都想拿來乾些什麼事情,不過蕭逸楓覺得絕對不是什麼好事就是了。

他不由仔細思索了起來,上一世,赤霄教暗中投靠了星辰聖殿,前麵一直冇什麼異常。

直到第三次正邪大戰,才突然背刺了正道一擊。

而赤霄教教主陽奇誌一直冇出麵,自己成為副殿主以後,多次拜訪赤霄教,也緣慳一麵。

自己一度還以為這傢夥早已經隕落了呢,直到聽到了從赤霄教下方傳來陽奇誌的傳音。

不過奇怪的是,姚若嫣始終對赤霄教有幾分忌憚。

這赤霄教水很深啊,自己得找個機會混進去赤霄教。

這段時間蕭逸楓也參加了一回,華雲飛的天權閣聚集,與在此處的其他天權中人碰了一下頭。

華雲飛也在會上直接了當跟眾人透露了,此次戰役預計會持續個一年半載,不會這麼輕易落幕。

而目前他們星辰聖殿此時是有些劣勢的,因為魔教隻是一個個桀驁不馴,不服管教。導致白白送了不少人頭。

而星辰聖殿上麵給的指示是繼續與正道周旋,可以敗,但不能敗得太快。

蕭逸楓心中聯想到姚若嫣正在閉關突破,莫非這就是在為她閉關爭取時間,迷惑視線嗎?還是說有更深層次的目的?

這一日,他跟林蕭等人說了一聲,獨自一人行動,林蕭等人還以為他嫌棄自己等人拖後腿,也就冇好意思阻攔。

畢竟這段時日,蕭逸楓展示出來的戰鬥力和戰鬥意識遠在他們之上。

蕭逸楓也冇多解釋,畢竟他有自己的目的。

出了朝陽穀,他小心翼翼穿梭在林間,尋找赤霄教弟子。

他打算找個人大打一場,而後趁機失蹤。自己則李代桃僵,混進赤霄教。

繼續在萬妖山脈意義不大了,畢竟自己又不是為星辰聖殿打天下來的。

突然遠處有聲響傳來,他發現玄奕這小子正追著幾個星辰聖殿的弟子,閒庭信步,遊刃有餘地追著那幾人。

蕭逸楓見他獨自一人,身邊冇有蘇妙晴跟著,不由微微一笑。

玄奕!之前打你這麼多次,這個疑是擊殺葉辰的好名聲就送你了!

他飄然飛起,向玄奕飛去,玄奕見他飛來,臉色微變。

玄奕迅速全身泥土覆蓋,揮手數道藤蔓向他捆來,而後掉頭就跑。

蕭逸楓一愣,怒道:“玄奕,你小子哪裡逃!快跟你葉辰大爺我大戰三百回合。”

我這是給你送戰功和好名聲來了,你跑什麼跑!

玄奕冷笑道:“你一個金丹中期欺負我一個金丹初期,你也好意思!”

蕭逸楓心裡吐槽,當年你金丹初期冒充築基欺負我,你就好意思?

兩人一追一逃,很快飛到了一條山脈間的大河處,玄奕落了下來,笑盈盈地看向他。

蕭逸楓咯噔一聲,暗道不妙。隻見河的對岸站著一個身著天藍衣裳的男子,向自己看來。

那男子迎風而立,眉心那鮮紅如血的火蓮印記格外明顯,正是問天宗太極殿的無塵。

無塵看向一臉戒備的蕭逸楓,笑了笑道:“葉辰,我等你好久了。”

蕭逸楓哪裡還不知道這是陷阱,隻見無塵手中那柄燎原仙劍紅光大放。

無塵一劍向他斬來,劍光化作鋪天蓋地的火焰。

蕭逸楓知道這傢夥早已結嬰,自己並非他的對手,不過逃跑之力應該還是有的,隻希望他們冇有其他埋伏。

他反手摺扇一扇,狂風掀起一道數丈高的巨浪向火焰蓋去,而後一彈摺扇,十六柄飛劍同時飛出,隱匿在水中飛向無塵。

兩人隔著一條河,隔空交手起來,隻見一道道飛劍和火紅劍氣在河麵之上穿梭著,激起河麵上浪花翻滾,波濤洶湧。

蕭逸楓雖然境界稍遜一籌,局麵卻冇有一麵倒,反而有來有回。

這讓無塵有些驚訝,看來盛名之下,並無虛士,這葉辰還真有兩把刷子。

他不再猶豫,手中長劍迅速在半空中刻畫著,很快一朵火紅的紅蓮被他以劍施法用出,帶著千鈞之力向蕭逸楓落來。

蕭逸楓不敢硬接,他迅速一腳,重重踏下,激起河麵上的巨浪,一把把飛劍旋轉起來。

飛劍帶動水花形成了一個水漩渦,將來襲的火蓮吞了進去,而後整個河麵突然炸起,火焰水氣同時籠罩四麵八方。

蕭逸楓並不想與無塵過多交手,趁此良機,迅速飛逃,而無塵早已經鎖定他,緊追其後。不時用瞬移來拉近距離。

蕭逸楓全力飛逃著,前方林間突然冒出了梵明梵空兩人,兩人白色僧袍飄動,相貌一樣,如同水中倒影一般。

梵空冷笑道:“葉施主,又見麵了。此路不通!”說著,他手中二十四顆佛珠一顆顆向蕭逸楓飛來,封鎖四麵八方,想定住他。

梵明也怒喝一聲,手中佛珠整串飛出,像捆仙繩一樣,想捆住他。

蕭逸楓暗歎,看來自己真的落入了他們的圈套之中。

這下子真是吃大虧了,玄奕這小子真能演,把自己都騙過了。

果然乾完這一票就收手這種話不能隨便說!絕世高手往往就死在退隱之前!

自己上一世就是這樣死的,現在剛想讓葉辰暫時隱退,就一堆仇家找上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