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逸楓十六柄飛劍迅速飛出,對上了二十四顆佛珠。同時丟出摺扇將梵明的佛珠給砸回去。而他則借力再往另外一個方向遁去。

結果冇飛出多遠,前方站著嚴陣以待的南宮兄妹,南宮雪冷哼一聲道:“淫賊,你也有今天!受死吧!”

兩人同時出手,一道道碧綠蕭影笛影向他劈來。揮動間還帶著刺耳的鳴叫,讓蕭逸楓頭痛欲裂。

蕭逸楓納悶得吐血的心都有,自己還是托大了。

這些傢夥每一個都並不是他的對手,但卻兩兩聯袂出現。

自己隻要一停頓,就會被其他人包圍。自己又無法迅速突破兩人的封鎖。

他渾身魔氣翻滾,硬接下這一擊,轉向其他方向逃去,想找個軟柿子捏一下。

這個方向防守的居然隻有一人,那人一身紅衣,見他飛來,身上響起一聲鳳鳴,滔天的金色火焰燃起。

看見那標誌性的火焰,蕭逸楓知道那邊防守的一定是蘇妙晴,臉上一苦。

自己還是回去死磕無塵這王八蛋吧,他用出鬼步迅速折返,向無塵飛去。

“來的好!”無塵長笑一聲,手持燎原向他斬來。

“好你個死人頭!有種一對一單挑。”蕭逸楓眼見後麵幾人瞬間包圍而來,故意說道。

他一邊逃一邊與無塵交手,兩人在水麵上激烈交戰著,身邊劍氣火焰狂風縱橫,將其餘幾人都逼退。

“你們不要過來,圍住他,我不想勝之不武!他逃不了!”

無塵果然受激,要單獨與他交手。

兩人打得難分難解,蕭逸楓雖然落在下風,卻每每險而又險地躲過致命一擊。不過縱然如此,他還是渾身鮮血淋漓。

好在他肉身強大無比,每一擊都讓無塵頗為忌憚。

無塵不敢與他肉搏,倒讓他有了喘息之機。

蕭逸楓邊戰邊逃,帶著無塵回到河邊,兩人落在河麵上。

他氣勢洶洶,大喝一聲:“無塵,接我一擊!”

他身後巨浪掀起,氣勢磅礴,無塵不由凝神以待,一臉期待。

隻見那巨浪裹挾巨力拍下,彷彿水漫金山一般。

無塵全力出手,卻輕易打穿巨浪,那巨浪軟弱無力,真的就是一股普通的巨浪。

而蕭逸楓早就趁巨浪吸引眾人目光的時候,留下一道水分身站水麵上,本尊遁入水中,瘋狂逃遁了。

無塵苦笑不得,自己在期待啥呢?這傢夥真是冇底線,浪費表情。

蘇妙晴幾人冇料到這傢夥竟然還有一個水屬性,都愣了一下。

他們費經心思才布的局,豈能容他如此逃跑,紛紛用出各種手段打入水中,卻打了個空。

無塵冷笑一聲:“他跑不掉。”

眾人順著水流緊追而去,蕭逸楓有水屬性,但他實在不是特彆擅長水屬性功法,速度雖然不慢,卻甩不掉幾人。

蕭逸楓架不住上麵幾人窮追不捨,一咬牙,從水麵飛出,往萬妖山脈深處逃去。

如今眾人所交手的地方,隻不過是萬妖山脈的中部,越往深處跑,裡麵的妖獸會越來越強大。

眾人遇到的妖獸越來越多,開始出現了不少元嬰期的妖獸,甚至遇到了元嬰巔峰妖獸。

蕭逸楓繼續一股腦往裡麵衝,而其他幾人也不肯放過他,繼續窮追猛打,這讓蕭逸楓極為納悶,你們這些傢夥就不怕死的嗎?

在追逃之間,一行人越來越深入萬妖山脈,裡麵開始出現些氣息極為強大的妖獸,開始有人放棄。

因為蕭逸楓在林間和水中不斷穿梭的詭異手段,南宮兄妹和玄奕率先掉下隊來,冇有追蹤上。

梵空兄弟倆則繼續深追了一段距離才停下來,無塵也因為不擅長追蹤,而丟了他的蹤跡。

最後就隻有蘇妙晴還一直死咬著蕭逸楓,蕭逸楓現在恨的不得給自己兩巴,冇事教蘇妙晴那麼多追蹤手段乾什麼?

這下好了吧?自己都甩不掉了。果然是教會徒弟,餓死師父啊。

蕭逸楓知道自己甩不掉蘇妙晴。而且如今隻剩自己兩人不宜繼續深入,萬一遇到強大的妖獸,自己兩人就要栽在此地了。

當下他直接回身,手上一甩,十六柄飛劍同時飛出,劃出一道道詭異刁鑽的角度斬向蘇妙晴。

畢竟對手可是如今實力大漲的蘇妙晴,不由他留情。

蘇妙晴迅速素手微動,身邊凝聚出一群火鴉,齊刷刷飛向那些飛劍。

蕭逸楓一腳踏出,用出鬼步迅速衝向蘇妙晴,蘇妙晴的戰鬥意識可不同以往,身上火焰一揚,包裹周身。

灼熱的氣息讓蕭逸楓都受不了,自己若強行與她近身搏鬥,恐怕都還冇近到她身,就要先被燒掉一層皮。

蕭逸楓隻能憑藉手中摺扇跟飛劍與她交著手,蘇妙晴實力漲幅之大,讓蕭逸楓都難以置信。

蘇妙晴的火焰更是恐怖異常,蕭逸楓目前能用的兩種屬性根本就不是她的對手,被死死壓製住。雖然說不至於落敗卻壓力倍增。

就在兩人交手正酣,突然一聲暴吼傳來,山林間突然竄出一隻七八丈高的猿猴,怒目圓睜,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拳砸向兩人。

兩人大吃一驚,這竟然是一隻出竅初期的妖獸。兩人不敢硬接,同時往後飄去。

而那妖獸雖然靈智不高,但卻憑藉本能迅速判斷出蘇妙晴更具威脅,咆哮一聲,拔出一顆巨樹當棍子,一棍敲向蘇妙晴,顯然是要將她擊斃於此。

蘇妙晴背後火焰雙翅一展,顧不得危險,迅速沖天而起,卻不料那巨猿將樹木一扔,抓起旁邊的巨石,一顆一顆往上砸。

巨猿彷彿正在打小鳥的小孩子一樣,但每一顆石頭中蘊含的力量不容小覷,被砸中恐怕不死也得脫層皮。

蘇妙晴在天空中如同火焰精靈一樣,以詭異的角度躲開一顆顆石子。但那巨猿的頻率越來越快,讓她也頗為狼狽。

而那巨猿甚至還有時間向蕭逸楓砸出幾顆石子,把他也逼的上躥下跳。

如果蕭逸楓真的是葉辰,看見蘇妙晴被那妖獸給纏住,早就興奮的拔腿就跑了。

但可惜的是他是蕭逸楓,他不可能讓蘇妙晴出事。因此他不能袖手旁觀。

他手中摺扇內十六柄飛劍同時飛出,從四麵八方插入地底,瞬間布成一個陣法。將那出竅期的妖獸困在陣中。

蘇妙晴見狀,迅速的雙手高舉,火靈力迅速彙聚,一個巨大的法陣在天空中迅速鋪開。

她手向下一壓,一塊塊帶著金黃火焰的巨大的火球,從天空中的陣法飛出,像是流星隕落一般,傾瀉在那出竅期的巨猿身上。

雖然蘇妙晴修為不高,但她的火焰是不死鳥的火焰,這火焰等級極高,這一下連那巨猿也吃痛,咆哮不已。